tan α 提问:

Misia太太,我总是在感觉自己似乎喜欢上了某人之后,又觉得没必要更加喜欢他|她,这是不是病,需不需要试着改_(:з」∠)_其实除了写作本身(不单独指某一篇),我好像对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的

米琪雅Misia 回答:

我相信世界上是真的有这种人啦,但是以我个人经历来说,大部分时候这种心态更多是一种自我保护吧。

每当自己发现自己对某个人或者某种事情倾注了特别的情绪,总会担心对方是否会厌弃、误解、背叛自己,会怀疑陷入这种情绪的自己是否值得,会担心对方是否对自己投入了过高的期待,会觉得也许自己不配得到幸福——往后延伸的部分看起来十分青春伤痛文学,但我是真的这么想过啦!

我不清楚所谓没必要更加喜欢对方的这种情绪背后酝酿的是什么心态,但是如果自己觉得,万事OK,那没什么改不改的吧,而且性格或者习惯,真的说要改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想或许你可以更多思考一下自己,对所谓喜欢这件事本身是抱着什么心态。

或者更好的...

匿名提问:

这个功能根本就是抄ask的模式嘛,看到米米之前对长问题的回答,我也来问个:你觉得一个柠檬切多少片合适?而喜欢一个人的新鲜感一般可以持续多久呢?呀,带出了引发闪光弹的问题

米琪雅Misia 回答:

其实我是个很花心的人,真的。

新鲜感不会持续很久,这也是真的

能持续很久的是别的东西。


没切过整个柠檬!!!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三十一章:心随影动

哇,我一年没更新了欸————

————————————————


天空静谧得让人有些恶心。

日奈感到冷,她有少许不耐地将双手靠近嘴边,小幅度地搓着指腹,轻轻呵了一口气,立刻浮出稍纵即逝的白色雾气。

谁还能看出来此刻应正是盛夏?日奈眼角看到有人经过,手不为人知地收拢进袖子,重新恢复了大家使女的沉敛姿态,她微低着头,脖颈边缘被周围的灯火光芒画了一道边,是圆融恭敬的弧线。

但她内心一点也不平静,她等在此处,浑身上下爬满了虫子似的焦躁不安。如果这差事不是大人亲自指派,推脱不掉,她这一百夜,是一步也不想离开大人的府邸的!

天上挂着的是呆板却诡异的巨大明月,而流动在不该存在的月光周围的黑暗,...

还是废稿

我才发现这开头我写了四稿……还有两稿找不到了……


鬼吉将手揣在怀里,在楼梯前停住脚步,直到听到了女子断断续续的歌声,才扬了扬眉毛,稳健地踏上向前的木阶。

在热闹营业的百兽屋,红发的少女一只手托住下巴,不胜醉意地斜靠在小几上,小声地哼唱着不知从哪个藩国流传的歌曲,脸上浮现出生病般不正常的红色。寒凉的风顺着推开的窗涌进屋内。以至于她的呼吸都凝成白色的薄雾。

鹿又手中的夹子长久地停留在烤网上,那片山猪肉被热焰舔舐到只剩焦黑,伴随着嗞嗞的声音,残余的油滴渗进了铁网下的木炭上,激得火星一跳。这一幕似乎让她想到了好笑的事情,她懒散地合上眼睛,吃吃地笑了起来,如果有人从半掩的厢门外窥视她,也许会惊...

今天,下了暴雨

今天,下了暴雨,我呆在工位处理问题
一大堆要求莫名其妙,我突然想吃东西
架个锅,熬呀熬,让米粥咕嘟咕嘟起泡
猪肝不合时宜但必要,姜丝不讨人爱但必要
熬成我特别想念但并不存在的味道

今天,下了暴雨,我挤在地铁听歌曲
怪腔调的民谣,我突然想吃东西
点了火,炒呀炒,让剩饭稍稍稍微变焦
鸡蛋恰到好处且必要,火腿画龙点睛且必要
我能吃一大碗(但并没有)变得超级饱

今天,下了暴雨,我在冰箱前叹气
空空如也的格子,我真的好想吃东西
取了刀,(用刀背)敲呀敲,把(最后的)蒜捣成蒜泥
蒸的熟透透的长茄子,用凉水泡得只剩一点点热气
拌上醋和酱油和蒜泥,随便调整比例
还有必不可少,必不可少的香油两三滴
“今晚吃蒜泥茄子!”
我站在路口,收回所有妄想...

荔枝一夏

  “美女并不是因为笑才被记住,而是因为不笑才被记住。”

  苏遥坐在藤椅上,漫不经心地发表这样的言论。夏日的燥热透过窗子钻进室内,虽然有空调降温,还是让人心神浮动。她和夏砚共用的这张桌子,桌面洒了一片斑驳的阳光,将那一篮荔枝映得鲜楞楞的。

  夏砚眉毛也不抬地继续看书,而苏遥一颗又一颗地将一篮荔枝通通吃光,每当荔枝的汁水顺着指尖要流淌下来,她就轻轻地吮一下手指。

  “明天,我要跟白术约会。”夏砚离开前,对苏遥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也是她最后一次和苏遥说话。


  “下周我回来,一起去吃个饭吧。”白术那边信号不是很好,他很清爽的声音传递过来时总带着沙沙的杂音。

 ...

匿名提问:

米琪雅对哪类网文感兴趣啊?还是杂食?比如《魔道祖师》这类的有兴趣吗?

米琪雅Misia 回答:

啊?啊??

我拒绝回答这种问题可以吗,真的不想告诉大家我只是喜欢看女频古言…………

匿名提问:

热心读者来信:连载的下一章什么时候更新呢?退而再问,如果不管连载的话,今年夏季还会有新写的小食记或随笔吗?(烦人诚恳脸,感谢解答

米琪雅Misia 回答:

一切承诺都是假的,要看实际行动。

半途而废的企划人设一例,可能是两例

Athena·Mut

阿希娜·玛特

皮肤极其白皙,灰蓝色的长发编成蓬松的麻花辫垂在披风后面,瞳色继承了妈妈,也是和天空与海洋一致的深蓝。

任何时候出门都会穿戴女巫一样的披风和帽子(帽子上有风镜和疑似兔耳的装饰品,其实是风探标),虽然看起来颇有神秘色彩,只是不想被晒黑而已,披风下是很可爱的小裙子及灯笼裤。不擅长跟陌生人搭话,只有跟极熟的人交流才会比较自在。很讨厌陌生的环境,但是却带着父亲留下的翼离开家乡开始向更远方探索——一般人可能以为她是想去找留下几句话就离家出走的父亲,其实她只是享受飞行的时候空无一人的感觉。有时会在确认安全的航区,开启翼的自主滑翔低空飞行,...

感谢麻酱画的头像!总之还是发布一下吧不然这图沉底我就找不到了……

他方神秘学奇事(上)

伯恩哈德:

在失去你们所有人消息的今天,我越发觉得,我们曾经深信不疑的某些前提,在完全超越理解的突发事件里会彻底地丧失掌控。

我过去不曾缅怀过我们在战争中抱持的友谊,并非不觉得它珍贵,只因为不相信竟有需要缅怀的一日。战争会过去,和平会到来,我们为此的付出均有回报,即使牺牲也自有价值。我不是在陈述这些我相信过的东西不切实际,我也不是在自嘲曾经的我竟然错以为自己会最先对这样的未来挑衅。

我们在酒馆里喝纯度不高的啤酒时,弗雷特里西总是要表演用啤酒泡沫沾出一嘴胡须,纵情放肆的笑声仿佛永远不会止息。伯恩哈德,我的挚友,你曾想过这一幕将是彼此最珍惜的回忆吗?世界上没有几个人会将空气列为最珍贵的宝物,...

废稿,但没有坑

“咦,这是……尾张的歌曲。”

武田君举起手中的瓷杯,正准备饮下美酒,却凝神细听起不知何处传来的歌声。

身着棕色羽织的鬼吉坐在他对面,垂下的眼眸抬起。

他伸手推开了窗子。

街道对面的那家百兽屋,已经开业至今三月有余,生意不敢说极好,也算人来人往。二楼的阳台原本是客人赏景的雅间,因为这几日温度渐低,已数日不曾有人使用,此刻却厢门大张,有些寒意的夜风顺着敞开的门吹进去,让原本就摇曳的烛火变得更加明暗不定。

眼前的场景让人有点说不出话来。

红发的少女翘着一只脚,斜坐在阳台的栏杆上,半个身子松懈地向后倚去,感觉随时能向后摔倒的样子。她似醉似醒地端着剩了一半残酒的酒盏,轻声哼唱着来自遥远藩国的...

匿名提问:

米琪雅觉得怎样才是理想的一天日常呢?

米琪雅Misia 回答:

早上太阳刚照进来就醒,天空还是灰灰的,有清脆的鸟叫。

出门去吃豆浆油条,油条要脆的!如果有酸豆角或者粉丝包子就可以再加一个包子。

整个上午时间是有一点雾气的阴天,有微风,偶尔飘一丝丝雨,不用打伞

中午要吃汤汤水水的东西,可以让胃暖很久

吃过饭之后天空开始放晴,有和煦阳光,温度上升,让人变得懒洋洋,

看完一本书,运动一小时,写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文字

到傍晚时分,太阳西沉的时候,要有很美很明艳的镶着金边的彤红色云彩

月亮要是弯弯的,像被吃得很干净的哈密瓜皮

洗澡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哭出来

进被窝的时候头发已经干透,跟所有想要聊天的人讲话,

到困得睁不开眼睛的前一刻,说了晚安,就进入梦...

etund 提问:

F小姐是你的同学么,我在她的博客里面有听到过你,你是在苹果工作么?如果在苹果工作,在苹果工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了,如果不是,那么你是从事什么工作呢?

米琪雅Misia 回答:

感觉像是撞到了另一个世界线的人……于是F小姐是谁啊……

于是为什么我是在苹果工作啊……于是我竟然为我不在苹果工作产生了微弱的内疚感,以至于一时忘了回答——你真的有好奇我在做什么工作吗,我的博客里没有显示出万分之一的关于我工作的成分吧,人为什么会对一个从来没有在社交平台展现过的要素感兴趣呢?

现在话筒给你了。showtime~

匿名提问:

17岁米琪雅对作品中/现实里的中年危机有什么看法呢? 像是一些作品的主角(青年漫画/动作类游戏/网文)经常是一些年过三十、生活无爱(焊我一样)的社会人,高不成低不就,理想渐渐丧失,生活工作中的烦心事冒了出来,可谓是人生中极为可怕的时段...

米琪雅Misia 回答:

动作类游戏和青年漫画也许会有这种主角,但是网文这类主角很多吗???


以前更喜欢看以极为不科学且仔细想来并不像少年人的少年人为主角的故事,

一方面有自恋的期许和带入,另一方面自己对自己还很年轻这件事充满自信,

现在的话,我会隐约触到痛苦,会像被烫伤一样想要缩回理解的触须,

既恼火于自己开始理解,又哀伤于自己越发不长进,

遇到事情第一要务仍然是想要逃避。

但是已经能理解的东西就无法回褪,

观摩别人的解答也许并不能帮助我直面人生,

但看到他们,有时候会想,A和B之间,未必没有新的一条道路。

我不喜欢痛苦,我不喜欢痛苦,我不喜欢痛苦,

我知道有很多作品不见得可以被概括为痛苦,...

匿名提问:

米琪雅有想变成的动物吗?

米琪雅Misia 回答:

以前认真地想过,而且肯定回答过,而且肯定有猫或者马这样的答案。


现在的话,没有了,如果还有机会选择,还是想做人类。


匿名提问:

嘿嘿,我也来问一个问题。请问米琪雅桑平时读书的载体 是喜欢实体书,还是kindle,还是手机呢?

米琪雅Misia 回答:

最喜欢实体书

但是最近忙的醉生梦死,结果电子书就成了休息的最佳选择

实体书的好处其实是装帧和字体和行间距这些东西!!研究起来其乐无穷!

而且实体书可以反复翻阅,电子书就很难有这种随手一翻看到某一段心动的偶发相遇感。

kindle听说很好用?但是短期内都没有购买的想法,比较起来平板的泛用性还更高一些

匿名提问:

匿名提问,什么时候才会有空闲打出长达100字以上的问题回答。

米琪雅Misia 回答:

谢邀。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讲个故事。

米琪雅小姐姐在初中时期有一段寄宿时光。

住的那栋大楼有10层是酒店在使用,于是住宿区的居民的电梯,1-10楼是不会开放的

但是米琪雅小姐姐那时候是一个非常富有冒险精神的小姑娘,于是她很喜欢玩弄那台电梯。

终于在同寄宿的舍友的煽风点火下,大家一起发现了那台电梯有一个秘密。

那就是,晚上10点之后,那台电梯可以在10楼中间的某一层停下来。

具体操作方法很有意思,在从1楼进入电梯之后,将任意一层按亮,然后在1-10层的上升期,默数3声之后,将按亮的那一层按灭。

然后电梯会静静地停在没有标明楼层,实际上也真的不知道是哪一层的,某一个虚无的位...

匿名提问:

冒昧提問,請問你的消費觀念是怎樣的?手游就隨心去課金的類型嗎?

米琪雅Misia 回答:

与其说随心氪金不如说很容易热血上头就一把钱出去了。

回过神来,后悔不已。噫吁戏,危乎高哉。

匿名提问:

请问你最喜欢吃的 辣的菜 是哪一道?

米琪雅Misia 回答:

沉吟良久决定选毛血旺…………

问答

匿名提问:

米琪雅有想养的动物吗?

米琪雅Misia 回答:

以前想养猫猫狗狗,现在一个都不想养!!!

负担别的生命压力可太大了……

植物的话倒是有很多花花草草可以惦记一下

匿名提问:

米琪雅对自己最满意的时间阶段是哪一段?也可以畅想未来

米琪雅Misia 回答:

我有两个时间段是我最幸福的时期。

11岁,自认为自己无所不知,洋洋得意得极其肤浅但因为并没有人真正在意所以并没有人告诉我我很普通。没有朋友,没有朋友,没有朋友,也没有人告诉我原来人应该有朋友。所以不会被没有朋友这件事伤害,也不会被自己其实是个傻X这件事伤害,过得跟小猪一样幸福。

但是我真的觉得,做一个一无所知的小猪也许比醒来在即将烧毁的房屋里却逃不出去要幸福罢。


然后是20岁,认识了狐狸,人生开始有了新的篇章,过去的那堆乱七八糟的关系和事情随之灰飞烟灭,并且真的以为会灰飞烟灭。读了很多的书,走了很多的路,有了很多可以讲话的朋友,做了很多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再一次开始洋洋得意起来。...

匿名提问:

米琪雅怎么想到开lofter上提问的呀?是想到ask还是看到微博问答了呀?如果有偿回答的微博问答权限开了会使用吗?

米琪雅Misia 回答:

ASK啊,我ASK蛮好玩的w但是登录太麻烦了

然后有偿问答的那个问题

我很挣扎【

首先我觉得我实在没资格收钱吧……一旦想到答了一个问题就有钱拿,感觉就背负了很多压力……

那回答问题就不是抖机灵兼自我展示的好玩娱乐了啊!

其次我真的好喜欢钱哦!钱!钱!钱钱钱!但是我一个连软文都懒得动脑子写来挣钱的人,这个还是,再看吧


匿名提问:

米琪雅桑喜欢的情话是上一篇长的吗?这种以退为进式的坚毅

米琪雅Misia 回答:

有点好笑的是,我其实觉得跟内容没有太大的关系……是态度吧。

我喜欢足够真诚的对话,但是真诚本身就是可以表演的,所以我也不会否认文字形式的价值

关键是对方会有一个很在意你,很需要你,很爱你的表达,而且那是与借此表现自我无关的一种叙述。没有什么比通过表达爱意本身来给自己增加光彩筹码更让人恶心的了,这也许是某些情话博主让人觉得虚伪和不适的根本。

作为人类总是有虚荣心的,这样的人,这样慎重地,认真地看到了我,很难不为此动容。


有没有人来问我问题呀~

都没有人用这个功能耶~

『我不值得你下定决心吗?那,你可以下我这边的决心,如果你打算这样的话,应该说,如果你没有下定决心的话,对我来说,就跟你选了对方一样了。』

『放在天平上,你觉得那边还要更重吗,你根本不是不想让别人难过,你是自己不想难过啊,不要牵拖到对方身上,可以吗,这是你的问题,你只是不想失去你觉得关心你的人而已,不要模糊问题了。』

『所以这次到底又想骗谁呢,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如果你不要我了,你就不要我了,我会失落很久很久,但是我会站起来的。诚实面对自己吧,不要再把问题拉到谁会难过这种事了。退一万步说,因为不想伤害你觉得相对无辜的人,就愿意伤害我吗,是这样的吗?』

『老实说,我很高兴你会想要跟我讲这件事,...

小食记:雪蟹锅

在某个网络阴暗的小角落里遇到兔是来上海之后最幸运的事情之一!

先让我这样嚎叫一声。

有一个同处繁忙都市的网友最大的好处,自然是极大增幅了双方约出去玩乐的概率,无论是有一同想看的电影还是突发想吃的东西,甚至都不用太担心优惠券过期的问题,毕竟,说一声就可以约出去了嘛。

我和兔这么多年不冷不热地吃喝嫖赌友情在不断累积升华之后,终于到了她可以不洗头来见我,我也可以穿着钩丝的袜子去见她这种恐怖级别的不修边幅,换句话也可以说是熟人限定的邋遢。理论上熟到了这种程度已经完全无所谓约会地点是否高端洋气了,结果这种理应出现在情侣第一年热恋期才会去的极贵餐厅,突然就变成了本次的选择。

来吃雪...

我觉得这玩意儿好傻……

查看详情



而且我到现在都没有领域徽章!不服气!


小食记:拉面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日式拉面应该都不是约会的好选择吧!

我实际上很不喜欢日式拉面,它是一个跟我的饮食观感彻头彻尾不兼容的产物,我一度深深怀疑,日式料理怎么会产出这种奇怪的东西——汤底如此肥厚。

“肥”是狐狸最喜欢用来形容某种食物的某种属性的字,想讲口感丰腴也会说肥,想讲热量爆炸也会说肥,我当然理解脂肪很高可以让食物变得很香,但是,那是汤欸!我家可是一个曾经用白水煮了一锅白菜豆腐汤然后在端上桌的时候小心翼翼滴了三滴香油的家庭,我从小到大根深蒂固的观念,汤就应该是拿来喝的,汤底应该是轻盈的。

鉴于这种理念,我在认识狐狸之前对日式拉面都报以巨大的怀疑态度,哪怕是已经被美食老饕嘲笑为过于清汤寡水...

关于魔弦,补充谈一些东西

我说制作方隐约摸到了一些边缘但是不得神髓,主要是因为,我觉得里面有一些设定是有认真考虑的,但是表现出来如同笑话。

比如说小绿提到男主的自我成长道路中努力得到了三件珍宝,但是最后对决外公时这三件装备毫无用处。我觉得这个其实并不是漏洞,不如说这是作品的核心理念,也就是对踏上征途的迷茫少年而言,最强的利器并非自认为从旅途中得到的一切,而是从一开始就陪伴在自己身边,自己却浑然不知,直到失去后从用回忆重新补齐的,家人之爱。

二弦琴也并不是单纯指那把琴,毫无疑问指的是爸爸妈妈。父亲的弦、母亲的弦和久保自己的弦合起来,才是构成最终可以战胜外公的最强武器。

虫子与猴子这两个角色我一开始就觉得应该是分别承...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