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我对此毫无信心,可我想看看我能不能跨过那片海,我不想再听到它随血液流动而涌起的潮汐。”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

韩圈改文的臭毛病到底怎么回事

.Catch me |chapter② 黄桃罐头

上一章: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eea6f3a0


       “安德森先生。”考文内尔医生坐在他对面,十指交叉,露出标准的笑容,牙齿洁白,感觉刚刚做了新的磨洗上色。

       “您的复诊报告书,这里请您签字。”

       医生的手指都这么洁白干净得惹人厌吗。安德森眯起了眼睛,伸手拿起了钢笔。无论来几次他都不太喜欢这...

同居自宅懒饭:牛排和咖喱

       “听说我去北京出差之后你就一直肚子痛啊。”

       我对狐狸这样说。他非常高频地在聊天窗口反驳:没有没有没有。

       “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那顿牛排。我就说还有血水不能那样吃啦,下次我一定会用力煎个五分钟煎到熟透透。”

       狐狸飞速地回答:不要随便冤枉牛排!!...

仍有锋芒

       我对近几年的皮克斯其实很有意见。

       虽然不好说被迪士尼收购后就收敛了锋芒,但以10年作为分水岭来看的话,迪士尼做出了魔发奇缘(我认为被低估的作品)、无敌破坏王、冰雪奇缘(我认为被高估的作品)、超能陆战队、疯狂动物城等口碑和票房双丰收的动画长片,而皮克斯从10年后的表现就只能用磕磕绊绊来形容:11年的赛车2,虽然有着流畅的节奏但看后毫无印象,12年的勇敢传说,缺乏力度,13年的怪兽大学,同赛车2一样(但我很喜欢),15年的头脑特工...

选择哪个方向的台阶,西面南面还是北面?

       从大巴车上下来的时候,榎本看向天空,轻薄的天之穹顶像是用水彩淡淡上了一层古典灰。有点晕车。她皱起眉,竭力忍耐引起作呕感的不适,同时架起了女高中生的傲慢,立刻讨厌起九份的一切。与日本相似的有些湿意的空气,逼仄精致的石板巷道,店门口挂起的红色灯笼,来自无聊观光客的熙熙攘攘,讨厌,太讨厌了。

       与此同时,杉野在她斜前方不远处,抱着双臂打量着四周的异国景观,轻声说:“真好。”...


看到有人点坑文的热度就心虚

很简单的道理,天才当然无需指点。但需要指点的人,总还是要一道目标的,如果真的只是随便下笔,那被人说两句不认真又有什么问题,本来就不是认真的啊。“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这种问法,也是蛮好笑的啦……

.Catch me | chapter① 暴雨中的塞壬

       左侧破败的商店橱窗突然炸开。

       一只明显进入死循环的清扫机器人以超快的速度不停挥舞着手中的擦窗铲,一往无前地朝着街道另一头持续前进。身后是四只疯狂笑闹发出仿真鸣叫的家养电子狗追赶着它,如果不考虑狗崽身上大块剥落的皮毛和裸露在外的机械骨架,还是能感受到这套产品刚出厂时以可爱为卖点。这热闹的组合差点被一辆醉醺醺的货车撞飞,但无论清洁机器人还是电子小狗都对司机的咒骂无动于衷。商店警报声在玻璃炸响的瞬间哑着嗓子有气无力地嚎了两句,随即变...

         我两年前还是会为了挽回什么在深夜里奔跑跑到最后在台阶上哭这样的多情少女(要愿意管这个叫戏精我也是不反对啦),一边哭一边自以为清醒地想,已经错过了,那就这样吧,破碎的东西不会重新还原成最初的状态。
        后来又想,回不去又有什么了不起,难道我就和一开始一模一样吗?不是的,我变了太多太多,我和你之间横亘着一条浸泡苦味稻叶和发黄苇杆的河流,它极清极浅,河底铺着圆圆的小粒白色石头,我朝那个方向看,你的影子拉长着投映在我的脚边,我...

山中岁月长

同样开端于17年的龙生企,结束于18年的龙生企

https://chaohaoji2018.wixsite.com/epsilon2018/blank


我朝山上走的时候,看到站在台阶上的小白。

他手里拎着一条腌渍风干的咸鱼,正对着光线仔细审视,我一时间怀疑,如果没有人盯着他,他会将咸鱼放入口中。

没错,像妖怪似的,一大口咬下去。

我曾经工作过的荞麦店里,我见到过一只叫小白的狗,它的主人是位不苟言笑的高傲的优雅女性,如果有人想通过她的爱犬向她搭讪,问一些傻乎乎的问题,例如“为什么给它取名叫小白”,那位女性就会冷淡且敷衍地说“因为它又小又白”,大部分搭讪者便知难而退,不再试图寻找...

他方神秘学奇事(完稿)

17年的龙生日企划写了上半部分,18年的龙生日企划下了下半部分。我也是延期脱稿的小能手了吧!当然我知道我还有时日更久的坑……

希望19年还能有新的产出吧!

https://chaohaoji2018.wixsite.com/epsilon2018/misia


伯恩哈德:

在失去你们所有人消息的今天,我越发觉得,我们曾经深信不疑的某些前提,在完全超越理解的突发事件里会彻底地丧失掌控。

我过去不曾缅怀过我们在战争中抱持的友谊,并非不觉得它珍贵,只因为不相信竟有需要缅怀的一日。战争会过去,和平会到来,我们为此的付出均有回报,即使牺牲也自有价值。我不是在陈述这些我相信过的东西不切实际...

你们知道,如果一个人很久不登录,

就会

很不想……

登录。


无声无息就1000粉了,记得半年前(。。。)许下豪言壮志说满千粉就点文玩,那请大家点填坑以外的题目吧【


没人玩就过一个月删掉!

如果是三年前的我看到的话

       ——可能会深夜里一边无声爆哭一边狂灌三得利啤酒。

       但现在已经不会这样了。

       说的是已经过时了的宫九剧《宽松世代又如何》

       找到工作之前真得很迷茫,所有面试都没有做过准备,完全本色出演,用一种你要是看得上我就用看不上就算了的心态去和面试官陪聊,与其说是“找个能找到...

其实妖猫传看完最触动的竟然是白居易那几句话,我觉得是陈凯歌特意放进去 ,就那种创作者对天才的凝视。我与那个绣口一吐隔了三十年的距离,但我觉得此生也许都无法跨过那道沟壑。

我知道我写不出云想衣裳花想容,但你不能说我的长恨歌是假的。

我想这也是陈凯歌对很多问题的回答。

匿名提问:

米 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米琪雅Misia 回答:

天真残忍,聪明迷茫,叩问自我,在某些地方有所执着。


以前的话还要加一个不爱我。


小食记:玛莎(?)百货M&S广告

       不是吃了什么是看了什么。M&S的食物广告合辑,短短7分钟看得我神魂颠倒,点了重播无数次还兴高采烈贴到其他群安利。

       其中贴到某个群的时候,A桑说:看到第一部分觉得很有创意,但是后面就是不断的自我重复了,精致感有所欠缺,感觉最终没有到艺术品的程度。

       我已经被这广告迷上啦,完全容不得有人说不好,立马反驳:吸引人的地方不就在于它并没有完全用艺...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三十三:五色令人盲

       淡青色的影子像大鸟般无声地滑翔。

       宗像淡漠的瞳中,映出雪绪灼烧一样浓烈的红发,他平静地看着少女自怀中抽刀,她的刀迅如疾雷,却毫无声势,安静敛在大厅诸人的一呼一吸之间,快得让人错以为这里没有谋杀、突袭、暗算这样的字眼哐当落在地面。

       是个好猎手。

       宗像抬了抬眼睛...

我还是很佩服那些随时仍有动力和能力去说几句的朋友的。

仍然敏锐,仍然坚持,仍然痛苦。


朋友们,我们大概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再会。

贰零壹柒年尾十五夜初自饮高糖抹茶偶有得

       是芝士奥利奥抹茶奶茶,四分之三糖热饮。刚入口的口感还好,有抹茶的绵厚的苦味,糖加多了,喝第四口开始奥利奥和芝士双重存在就变成了腻味。

       于是用这个做开场白,榨取难喝饮料最后的剩余价值。

       酝酿要写点东西是从周一就开始的想法,跟做工作汇报一样拟了四五个正经的项目,分析了需要呈现的内容和可能的阅读感受之后,我团在铺好了电热毯的被窝里丧得心情恶劣,心想...

突发奇想,千粉的时候来个点文好了【

炼金术师与弟子

       风毫无变化地刮了两百多年,在毫无变化的山崖前制造出空空的回响。有时风里能传来一些不太一样的声音,但渡鸦很早就学会了不去倾听,那是种恶毒的幻觉,对他来说,他见过有人持续地追寻风里的那点不同寻常,然后摔死在塔下陡峭的山崖。

       渡鸦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前方,将脚下的一枚石子踢落,他侧耳倾听,等了很久,不知最终在风里听到了什么,满意地合了一下自己的喙,发出呱嗒的声音。...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三十二:影与隐

       东谷山并不高,却很深。从清州城最高的钟楼上往东谷山的方向看过去,能看到深翠到几乎发乌的密林,沉默地卧伏在伟岸的山脊。

       在十月尾和十一月初,偶尔能看到极罕见的风光。温和明丽的黄叶,红到耀眼的红叶,和哪怕到了深冬也依然苍翠的绿叶,叫得上叫不上名字的各类树木,在东谷山的山头汇聚一片,呈现出人力无法描摹的华彩。若寒风从北方而来,气温骤低,山顶会洒一层薄雪,莽莽无垢的白,仿佛充满爱意地在华彩上留下一点痕迹。...


全人类齐心协力的错乱幸福


—您别告诉我关键字真是这几个?

tan α 提问:

Misia太太,我总是在感觉自己似乎喜欢上了某人之后,又觉得没必要更加喜欢他|她,这是不是病,需不需要试着改_(:з」∠)_其实除了写作本身(不单独指某一篇),我好像对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的

米琪雅Misia 回答:

我相信世界上是真的有这种人啦,但是以我个人经历来说,大部分时候这种心态更多是一种自我保护吧。

每当自己发现自己对某个人或者某种事情倾注了特别的情绪,总会担心对方是否会厌弃、误解、背叛自己,会怀疑陷入这种情绪的自己是否值得,会担心对方是否对自己投入了过高的期待,会觉得也许自己不配得到幸福——往后延伸的部分看起来十分青春伤痛文学,但我是真的这么想过啦!

我不清楚所谓没必要更加喜欢对方的这种情绪背后酝酿的是什么心态,但是如果自己觉得,万事OK,那没什么改不改的吧,而且性格或者习惯,真的说要改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想或许你可以更多思考一下自己,对所谓喜欢这件事本身是抱着什么心态。

或者更好的...

匿名提问:

这个功能根本就是抄ask的模式嘛,看到米米之前对长问题的回答,我也来问个:你觉得一个柠檬切多少片合适?而喜欢一个人的新鲜感一般可以持续多久呢?呀,带出了引发闪光弹的问题

米琪雅Misia 回答:

其实我是个很花心的人,真的。

新鲜感不会持续很久,这也是真的

能持续很久的是别的东西。


没切过整个柠檬!!!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三十一章:心随影动

哇,我一年没更新了欸————

————————————————


天空静谧得让人有些恶心。

日奈感到冷,她有少许不耐地将双手靠近嘴边,小幅度地搓着指腹,轻轻呵了一口气,立刻浮出稍纵即逝的白色雾气。

谁还能看出来此刻应正是盛夏?日奈眼角看到有人经过,手不为人知地收拢进袖子,重新恢复了大家使女的沉敛姿态,她微低着头,脖颈边缘被周围的灯火光芒画了一道边,是圆融恭敬的弧线。

但她内心一点也不平静,她等在此处,浑身上下爬满了虫子似的焦躁不安。如果这差事不是大人亲自指派,推脱不掉,她这一百夜,是一步也不想离开大人的府邸的!

天上挂着的是呆板却诡异的巨大明月,而流动在不该存在的月光周围的黑暗,...

还是废稿

我才发现这开头我写了四稿……还有两稿找不到了……


鬼吉将手揣在怀里,在楼梯前停住脚步,直到听到了女子断断续续的歌声,才扬了扬眉毛,稳健地踏上向前的木阶。

在热闹营业的百兽屋,红发的少女一只手托住下巴,不胜醉意地斜靠在小几上,小声地哼唱着不知从哪个藩国流传的歌曲,脸上浮现出生病般不正常的红色。寒凉的风顺着推开的窗涌进屋内。以至于她的呼吸都凝成白色的薄雾。

鹿又手中的夹子长久地停留在烤网上,那片山猪肉被热焰舔舐到只剩焦黑,伴随着嗞嗞的声音,残余的油滴渗进了铁网下的木炭上,激得火星一跳。这一幕似乎让她想到了好笑的事情,她懒散地合上眼睛,吃吃地笑了起来,如果有人从半掩的厢门外窥视她,也许会惊...

今天,下了暴雨

今天,下了暴雨,我呆在工位处理问题
一大堆要求莫名其妙,我突然想吃东西
架个锅,熬呀熬,让米粥咕嘟咕嘟起泡
猪肝不合时宜但必要,姜丝不讨人爱但必要
熬成我特别想念但并不存在的味道

今天,下了暴雨,我挤在地铁听歌曲
怪腔调的民谣,我突然想吃东西
点了火,炒呀炒,让剩饭稍稍稍微变焦
鸡蛋恰到好处且必要,火腿画龙点睛且必要
我能吃一大碗(但并没有)变得超级饱

今天,下了暴雨,我在冰箱前叹气
空空如也的格子,我真的好想吃东西
取了刀,(用刀背)敲呀敲,把(最后的)蒜捣成蒜泥
蒸的熟透透的长茄子,用凉水泡得只剩一点点热气
拌上醋和酱油和蒜泥,随便调整比例
还有必不可少,必不可少的香油两三滴
“今晚吃蒜泥茄子!”
我站在路口,收回所有妄想...

荔枝一夏

  “美女并不是因为笑才被记住,而是因为不笑才被记住。”

  苏遥坐在藤椅上,漫不经心地发表这样的言论。夏日的燥热透过窗子钻进室内,虽然有空调降温,还是让人心神浮动。她和夏砚共用的这张桌子,桌面洒了一片斑驳的阳光,将那一篮荔枝映得鲜楞楞的。

  夏砚眉毛也不抬地继续看书,而苏遥一颗又一颗地将一篮荔枝通通吃光,每当荔枝的汁水顺着指尖要流淌下来,她就轻轻地吮一下手指。

  “明天,我要跟白术约会。”夏砚离开前,对苏遥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也是她最后一次和苏遥说话。


  “下周我回来,一起去吃个饭吧。”白术那边信号不是很好,他很清爽的声音传递过来时总带着沙沙的杂音。

 ...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