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今天也要好好吃饭》

阅毕。

对这本书产生兴趣主要原因不是蔡澜也不是食物,是因为AZ(????)

这部当年虚渊玄挂名上半部的可以和罪恶王冠迷家等知名动画作品相提并论的名作,我虽然没看过,对里面一些经典桥段也在几家粉黑掐架里知之甚详,但说到底,这部片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最后戴着眼罩的伊奈帆对已经成为阶下囚的斯雷因说,就算是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

所以才看了这本书。

一翻就知道,多半是蔡澜把专栏作品重新编辑了一遍而已,很多细节也是陈词滥调,不过读起来还是好玩,都知道写食物讨喜,重点不是写了食物,重点是写得勾人有趣,不然还不如去翻食谱。狐狸以前对蔡澜姓甚名谁一概不知,陪我去医院的路上看了几小段,立刻对蔡大师的食...

小食记:不喝酒上什么居酒屋

话虽如此,但我真的不在居酒屋喝酒。

小时候对日料有盲目崇拜的时候,总心心念念着有朝一日要去居酒屋,点烤串点茶泡饭,要刺身要芥末,要吃出点幽深奥妙,不然就算白来。

后来真的吃了几顿日料,才慢慢发现日式饮食里很多细节与个人口味的偏差,那种冷调的底色决定了大部分居酒屋,对,特指居酒屋,只能吃吃瘾头,真的要吃爽吃high,不是件容易的事。哪怕吃得肚子撑撑,连口乌龙茶都下不去,不一定就真的吃出了米饭炒菜那种实打实的饱足感,后来想明白这点,还自我感慨一番中国饮食偏好深植我心。

前段时间和重要的大家人生第三度相聚上海,惯例吃了momo和旭日屋。momo暂且先不讲,旭日屋大概能算是日料居酒屋的自助变体。...

食帖三连:读图时代的难以心平

食帖这个品牌一直以来都流传有恶霸欺压旗下员工的恶名,而它家的书总是在我明知买回来也很可能不会认真去阅读的前提下,以美貌打动我,进而驱动我的手指按下加入购物车。

买了三本,分别是早餐、便当和蔬菜。可能有肉的那几本有价值的内容会更多,起码这三本以我现在的阅读喜好来说,文字的部分完全不值。基本是以同主题做关键字索引,延伸出三到四个分区版块,再努力往里填充一些自认为可能可以糊人的东西,如各行各业不同领域的人物访谈(之所以说失败就在于,我作为读者看完,既没有对这个人物产生兴趣,也没有对他访谈的主题产生兴趣)。食谱的实用性并不高,延展内容的阅读性也不高,但是书籍装帧的趣味和审美真的很有意思,我买回来的三...

超喜欢神宫司的丈夫——读0807

超喜欢女主的,老公


——读0807


我看着标题的问题发言露出邪恶微笑。虽然本书重点绝对不是这个啦!


日本作家的作品,评价里两极得很明显,一说真实感人,细节丰富,一说啰啰嗦嗦,不知所云。总会有人说这本写出了过于真实的可怖感的同时,有人会觉得一派胡言矫揉造作。


大部分时候我是前者。


但我也不认为“真”是一本书最高的价值,很多时候我更在意作品的 真 与现实不一样的那些部分。寻找那种细微的人工雕凿的细节,一边看一边思考作者这样写作的手法,是我近几年来看书的另一种享受。


辻村深月是我近几年非常喜欢的日本女性作者,不同于宫部美雪有时候越写越累赘,...

十九年谋杀小叙,真的是那多顶好的一本爽文了

其实我觉得就算是搞了一次送书测评活动,也不要强行规定格式啊,这样这本书一拉下来全是格式书评不是显得很硬吗!?

我反正对这个要求很不懂啦。

很早之前申请了参加,但是当时豆油抽风把我的私信塞到异次元,搞得我一直以为我没被选上,结果一个月过去突然发现前台角落里有放置了很久的快递,拆开就是这本十九年谋杀小叙。

第一反应,我都没热情了突然给我?第二反应,坏了,别让人以为我是骗书逃跑吧。

拿回家兴高采烈地拆封看了,结果一口气看得背后直冒凉气,估计看书时候脸上表情被狐狸收入眼底,他装作不在意地凑上来问我这书是什么,我瞥了他两眼说,不行,你看会被吓到。

第二天他悠哉游哉地跟我说,我熬夜看完啦!

厚...

【荒野之息】与奇迹的三次相逢(上)

虽然写着(上)但本篇可以当做独立的一篇看

非常我流,有部分自设

结果最后公主和骑士也只是出了一下下场而已



       人的一生与奇迹有三次相遇。父亲在我记忆中遗留的那丝淡薄的影像里,他背着快睡着的我,一边轻轻摇晃,一边手脚麻利地帮母亲洗碗。虽然我前面已经有三个姐姐,可是他还是只会用讲了好几遍的老套故事哄我。特别是一旦讲到他和母亲的那些过往,这句话便是他固定的开场白。

       他常挂在嘴边的名言从此与收敛的水声一起成...

最近疯狂刷林克,本来还想写一篇四英杰相关的感想但是……

在照耀海拉鲁的光芒下再会

有剧透,谨慎阅读。

 

 

        荒野之息通关后,整个人虚脱一样瘫倒在床上,再打开存档,虽然与之前相比只是多了一颗星星,在海拉尔王城的顶端捏到一只呀哈哈之后,怅怅地关上了机子。心里只觉得自己的公主已经和林克准备重建灾后的世界,而这里是林克孤单奋战的最后一个倒影。

        大概沉迷时间一个月左右,不好说以后会不会继续玩,但想来心情必然和过去沉迷时期截然不同。总觉得这样一部作品一定要说些什么留下...

合集啊,我能搞的大概也就,吃吃喝喝一个集,影评书评一个集,原创小说一个集,同人小说一个集

山光乱我

祸在河流中露出修长的腰,她像一条长长的鱼,在清澈的河水中翻转了身体。

楚仰起头,看向更远处的山峦,看浓缩的四季如颜料一般从夕晖的缺口里漏下,整座山巅的命运随着他们的到来摇摆不定。粗暴的白雪骤然落下,他抖掉衣襟上的寒意,在祸的注视下开始生火。祸赤着脚踩在灰色的鹅卵石上,有苍绿的苔草在她踏过的石头上生长,她斜靠在楚铺好的软垫上,打了个巨大的哈欠,露出苍白的小小的虎牙。

楚打开行囊,取出腌渍的肉干递给祸,祸细细咀嚼起来。在干燥的松烟味中,他看到地面有米粒大小的红花顶开了薄雪。

只要他们离开,这座错乱的森林就会恢复原状。楚刀刻般的唇紧闭,如不动地藏,固执的下颌被火光投来的阴影反复勾勒。

他们在...

韩圈改文的臭毛病到底怎么回事

.Catch me |chapter② 黄桃罐头

上一章: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eea6f3a0


       “安德森先生。”考文内尔医生坐在他对面,十指交叉,露出标准的笑容,牙齿洁白,感觉刚刚做了新的磨洗上色。

       “您的复诊报告书,这里请您签字。”

       医生的手指都这么洁白干净得惹人厌吗。安德森眯起了眼睛,伸手拿起了钢笔。无论来几次他都不太喜欢这...

同居自宅懒饭:牛排和咖喱

       “听说我去北京出差之后你就一直肚子痛啊。”

       我对狐狸这样说。他非常高频地在聊天窗口反驳:没有没有没有。

       “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那顿牛排。我就说还有血水不能那样吃啦,下次我一定会用力煎个五分钟煎到熟透透。”

       狐狸飞速地回答:不要随便冤枉牛排!!...

仍有锋芒

       我对近几年的皮克斯其实很有意见。

       虽然不好说被迪士尼收购后就收敛了锋芒,但以10年作为分水岭来看的话,迪士尼做出了魔发奇缘(我认为被低估的作品)、无敌破坏王、冰雪奇缘(我认为被高估的作品)、超能陆战队、疯狂动物城等口碑和票房双丰收的动画长片,而皮克斯从10年后的表现就只能用磕磕绊绊来形容:11年的赛车2,虽然有着流畅的节奏但看后毫无印象,12年的勇敢传说,缺乏力度,13年的怪兽大学,同赛车2一样(但我很喜欢),15年的头脑特工...

选择哪个方向的台阶,西面南面还是北面?

       从大巴车上下来的时候,榎本看向天空,轻薄的天之穹顶像是用水彩淡淡上了一层古典灰。有点晕车。她皱起眉,竭力忍耐引起作呕感的不适,同时架起了女高中生的傲慢,立刻讨厌起九份的一切。与日本相似的有些湿意的空气,逼仄精致的石板巷道,店门口挂起的红色灯笼,来自无聊观光客的熙熙攘攘,讨厌,太讨厌了。

       与此同时,杉野在她斜前方不远处,抱着双臂打量着四周的异国景观,轻声说:“真好。”...


看到有人点坑文的热度就心虚

很简单的道理,天才当然无需指点。但需要指点的人,总还是要一道目标的,如果真的只是随便下笔,那被人说两句不认真又有什么问题,本来就不是认真的啊。“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这种问法,也是蛮好笑的啦……

.Catch me | chapter① 暴雨中的塞壬

       左侧破败的商店橱窗突然炸开。

       一只明显进入死循环的清扫机器人以超快的速度不停挥舞着手中的擦窗铲,一往无前地朝着街道另一头持续前进。身后是四只疯狂笑闹发出仿真鸣叫的家养电子狗追赶着它,如果不考虑狗崽身上大块剥落的皮毛和裸露在外的机械骨架,还是能感受到这套产品刚出厂时以可爱为卖点。这热闹的组合差点被一辆醉醺醺的货车撞飞,但无论清洁机器人还是电子小狗都对司机的咒骂无动于衷。商店警报声在玻璃炸响的瞬间哑着嗓子有气无力地嚎了两句,随即变...

         我两年前还是会为了挽回什么在深夜里奔跑跑到最后在台阶上哭这样的多情少女(要愿意管这个叫戏精我也是不反对啦),一边哭一边自以为清醒地想,已经错过了,那就这样吧,破碎的东西不会重新还原成最初的状态。
        后来又想,回不去又有什么了不起,难道我就和一开始一模一样吗?不是的,我变了太多太多,我和你之间横亘着一条浸泡苦味稻叶和发黄苇杆的河流,它极清极浅,河底铺着圆圆的小粒白色石头,我朝那个方向看,你的影子拉长着投映在我的脚边,我...

山中岁月长

同样开端于17年的龙生企,结束于18年的龙生企

https://chaohaoji2018.wixsite.com/epsilon2018/blank


我朝山上走的时候,看到站在台阶上的小白。

他手里拎着一条腌渍风干的咸鱼,正对着光线仔细审视,我一时间怀疑,如果没有人盯着他,他会将咸鱼放入口中。

没错,像妖怪似的,一大口咬下去。

我曾经工作过的荞麦店里,我见到过一只叫小白的狗,它的主人是位不苟言笑的高傲的优雅女性,如果有人想通过她的爱犬向她搭讪,问一些傻乎乎的问题,例如“为什么给它取名叫小白”,那位女性就会冷淡且敷衍地说“因为它又小又白”,大部分搭讪者便知难而退,不再试图寻找...

他方神秘学奇事(完稿)

17年的龙生日企划写了上半部分,18年的龙生日企划下了下半部分。我也是延期脱稿的小能手了吧!当然我知道我还有时日更久的坑……

希望19年还能有新的产出吧!

https://chaohaoji2018.wixsite.com/epsilon2018/misia


伯恩哈德:

在失去你们所有人消息的今天,我越发觉得,我们曾经深信不疑的某些前提,在完全超越理解的突发事件里会彻底地丧失掌控。

我过去不曾缅怀过我们在战争中抱持的友谊,并非不觉得它珍贵,只因为不相信竟有需要缅怀的一日。战争会过去,和平会到来,我们为此的付出均有回报,即使牺牲也自有价值。我不是在陈述这些我相信过的东西不切实际...

你们知道,如果一个人很久不登录,

就会

很不想……

登录。


无声无息就1000粉了,记得半年前(。。。)许下豪言壮志说满千粉就点文玩,那请大家点填坑以外的题目吧【


没人玩就过一个月删掉!

如果是三年前的我看到的话

       ——可能会深夜里一边无声爆哭一边狂灌三得利啤酒。

       但现在已经不会这样了。

       说的是已经过时了的宫九剧《宽松世代又如何》

       找到工作之前真得很迷茫,所有面试都没有做过准备,完全本色出演,用一种你要是看得上我就用看不上就算了的心态去和面试官陪聊,与其说是“找个能找到...

其实妖猫传看完最触动的竟然是白居易那几句话,我觉得是陈凯歌特意放进去 ,就那种创作者对天才的凝视。我与那个绣口一吐隔了三十年的距离,但我觉得此生也许都无法跨过那道沟壑。

我知道我写不出云想衣裳花想容,但你不能说我的长恨歌是假的。

我想这也是陈凯歌对很多问题的回答。

匿名提问:

米 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米琪雅Misia 回答:

天真残忍,聪明迷茫,叩问自我,在某些地方有所执着。


以前的话还要加一个不爱我。


小食记:玛莎(?)百货M&S广告

       不是吃了什么是看了什么。M&S的食物广告合辑,短短7分钟看得我神魂颠倒,点了重播无数次还兴高采烈贴到其他群安利。

       其中贴到某个群的时候,A桑说:看到第一部分觉得很有创意,但是后面就是不断的自我重复了,精致感有所欠缺,感觉最终没有到艺术品的程度。

       我已经被这广告迷上啦,完全容不得有人说不好,立马反驳:吸引人的地方不就在于它并没有完全用艺...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三十三:五色令人盲

       淡青色的影子像大鸟般无声地滑翔。

       宗像淡漠的瞳中,映出雪绪灼烧一样浓烈的红发,他平静地看着少女自怀中抽刀,她的刀迅如疾雷,却毫无声势,安静敛在大厅诸人的一呼一吸之间,快得让人错以为这里没有谋杀、突袭、暗算这样的字眼哐当落在地面。

       是个好猎手。

       宗像抬了抬眼睛...

我还是很佩服那些随时仍有动力和能力去说几句的朋友的。

仍然敏锐,仍然坚持,仍然痛苦。


朋友们,我们大概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再会。

贰零壹柒年尾十五夜初自饮高糖抹茶偶有得

       是芝士奥利奥抹茶奶茶,四分之三糖热饮。刚入口的口感还好,有抹茶的绵厚的苦味,糖加多了,喝第四口开始奥利奥和芝士双重存在就变成了腻味。

       于是用这个做开场白,榨取难喝饮料最后的剩余价值。

       酝酿要写点东西是从周一就开始的想法,跟做工作汇报一样拟了四五个正经的项目,分析了需要呈现的内容和可能的阅读感受之后,我团在铺好了电热毯的被窝里丧得心情恶劣,心想...

“尽管我对此毫无信心,可我想看看我能不能跨过那片海,我不想再听到它随血液流动而涌起的潮汐。”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