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废稿

我才发现这开头我写了四稿……还有两稿找不到了……


鬼吉将手揣在怀里,在楼梯前停住脚步,直到听到了女子断断续续的歌声,才扬了扬眉毛,稳健地踏上向前的木阶。

在热闹营业的百兽屋,红发的少女一只手托住下巴,不胜醉意地斜靠在小几上,小声地哼唱着不知从哪个藩国流传的歌曲,脸上浮现出生病般不正常的红色。寒凉的风顺着推开的窗涌进屋内。以至于她的呼吸都凝成白色的薄雾。

鹿又手中的夹子长久地停留在烤网上,那片山猪肉被热焰舔舐到只剩焦黑,伴随着嗞嗞的声音,残余的油滴渗进了铁网下的木炭上,激得火星一跳。这一幕似乎让她想到了好笑的事情,她懒散地合上眼睛,吃吃地笑了起来,如果有人从半掩的厢门外窥视她,也许会惊奇地留意到,她那种笑容会露出尖利的犬齿。

“看来你过得不太好。”

突兀的话语遭到了同样突兀的对待。在对方开口的同时,鹿又手中的长柄烤夹已经迅捷地掷向挺直腰杆屹在她厢门前的鬼吉。只不过,来人似早料到有此一招,候在鬼吉身后的年轻人面不改色地抽刀一挥,夹子落在门前,发出“叮”的一声。

“不好意思,鬼吉。”鹿又合着眼睛,“最近难免有些神经过敏。”

她像是看不到化野最常见到的那两位身手极好的随从刀已出鞘,依然只维持着最低限度的恭敬。

化野的头领长久地凝视着她,像是从她面上看到了什么怀念的影像,稍后才悠悠地呼了口气。

“如果不是年龄对不上,我又知道妙鉴那女人有那种疯病,是决计不会生小孩的话,我真会怀疑你是他们的孩子。”

鹿又睁开眼睛,瞥了他一眼。

“您何必千方百计诱我回想这件事?我不觉得让我想东想西有助于解决当前的棘手呢。”

鬼吉大笑了起来。

“听说此地有一间萤者开的食肆,口味相当特别,特意来体会一下。不小心打扰到针屋,请别介意。”

就丢下这么一句话权当解释了来意,鬼吉悠闲地向鹿又隔壁的厢房走去。不多时,能听到宁宁慌慌地提了食单上楼的声音。

鹿又冷淡地看了一眼被貌似无意地丢在厢门口的信封,再度阖上了眼睛。沉默了不长不短的一段时间后,她继续低声唱起刚才的歌。


评论
热度(4)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