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我对此毫无信心,可我想看看我能不能跨过那片海,我不想再听到它随血液流动而涌起的潮汐。”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

如果是三年前的我看到的话

       ——可能会深夜里一边无声爆哭一边狂灌三得利啤酒。

       但现在已经不会这样了。

       说的是已经过时了的宫九剧《宽松世代又如何》

       找到工作之前真得很迷茫,所有面试都没有做过准备,完全本色出演,用一种你要是看得上我就用看不上就算了的心态去和面试官陪聊,与其说是“找个能找到的工作”,不如说根本找不到也无所谓。NEET对我来说既不陌生,也不羞耻,讲道理可能是因为父母长久以来对我包容太过,让我产生不用长大还可以再做十年白日梦的错觉,可以继续随心所欲地写一些别人看不明白的东西,并且随心所欲地把最喜欢的部分放到最后食用。

       且这错觉直至今日仍然延续。而这样的我,一旦抓到什么被认可的东西,就会狠狠地攥住不放,直到那点辉光被自己扼死为止。

       那时候看的话一定很被触动吧,一定会哭着原谅自己。

       对所有人都用毫不讲究的那一面去应付,直到有一天发现这样糊弄不过去了,才开始不真诚地反思,结果恰好这时侯天降一般梦幻地给了我一份并不在预期内的工作,于是这一年我长大了。

       不是说别的,这种成长的直接后果是,对某些情境的忍耐力突然降到极低了。

       真得很看不惯欸,完全搞不明白这种片子拍出来想要做什么,废物到让人想唾弃的男主,一点点压力就能在萍水相逢雇来的大叔面前嚎啕大哭的男二,打死不肯在职场暴露恋爱关系的神秘女性角色,毫无职业道德轻忽散漫欠揍到极致的后辈,还有莫名其妙就哭起来引人误会,把责任推给别人自己一脸无辜的白莲花,这些都什么玩意儿啊,能不能考虑一下,辛苦工作了一天的上班族并不想看到这种东西吧。

       所以先鼓掌一下,本片第一集有幸成为我看得最痛苦的一集日剧,我来回努力了六次么七次,才终于勉勉强强看完了。

       (更不要说神烦有人催债,完全是被催一次就加倍不想看一次)

       是了!我写这篇的主要初衷就是狠狠骂一下第一集和债主,用深夜街头酒后狂喊大胸美女的气势一字一字地怒斥:这!都!什!么!东!西!啊!

       以下海量剧透阅读请注意。

       千万分艰难地跨过了第一集之后,百万分艰难地跨过了第二集,后面的部分就破罐破摔地容易看进去了,多少有一点“我都把那么无聊且惹人激怒的前两集看完了,怎么也得支撑一下看看后面有什么”的心态。

       姓名就暗示着仍在路上的三核架构里,马里布应该是最容易讨喜的类型,因为对比另外两位的绵软,马里布保留有最初的犀利和凶狠,骗你的时候就毫不客气,答应了会用光优惠券就老老实实地坐在吧台点啤酒烤串度过一百日,把人际交往之间的那点互相容让的空间压榨干净,强迫每个人直面自己内心想要回避的话语。哦还有一点,眼睛亮亮的时候很帅。

       十佳镜头一定有对着麻生先生挥拳的那部分吧,大喊着作为孩子的自己没有选择啊,一边朝老爹挥舞拳头,其实就是想听到对方说,都是你自己的错,是你自己做得不对。但是真的听到了迟来太久的作为家人才有资格讲出的责备的话语,涌上心头的是更多的愤怒和伤心。但怎么说呢,太完美了,伤仲永式的天才少年,在父母失衡的爱与疏忽中变成了规则外的存在,却又在喝醉酒后跟大家传教一般地念叨:坂间和小山这种规则内的人,我更希望成为这样的人啊。太完美了,我不喜欢,所以格外无感,他更接近不真实的那一面,更多的时候出来救场的任务就落到他身上,撕破众人面具的话语一定从他口中说出,是因为他够强啊,可本作是一个弱者与垃圾的故事。

       坂间的部分让人讨厌的地方就多到讲不完,所谓“轻易塑造出了让人失望的男性”这一点我双手双脚赞成,进入职场七年了,依然浑浑噩噩到被各事业部踢来踢去还搞不清楚原因,还觉得自己可以时时刻刻在家人面前撒娇,本质上也是因为很清楚自己可以有退路吧,反正可以回自家的酒窖做少当家,是不是呢,一开始下到地方分店的时候也,做什么都笨手笨脚,真得让人看得心头火起。我已经没有心情怜悯职场上的那一点笨拙和无能为力啦!因为谁又来体谅我呢?

       特别是关于忍耐的部分,日本人的哲学真的让我很搞不明白,儿子因职场压力而跳轨自杀的那位太太,希望坂间忍耐山岸,我简直想要跳起来问她凭什么啊。你不能因为在你最失控的时候有人因为无用的温柔向你伸出了手,你就无止境地要求他接纳更多的不公平。为什么做错了事情的人可以更嚣张,没有做错事情的人却因为笨拙要承受更多呢?笨拙难道是一种罪责吗?

       但这是有关成长的故事,对吧,所以有从倒数第一的分店一跃成为业绩前三的传奇,从被控告职权骚扰到几乎永远不能返回营业部到年底述职被直接钦点地区经理,我是很想冷笑哪有这样的好事啊,可是他从一开始弄错了酱汁和盐慌张到要用自来水去冲洗,发展到皮笑肉不笑地跟马里布推销烤串的时候旁敲侧击地问他有没有跟妹妹分手,这个过程竟然显得自然。好像人就是这样被搓摩着就会强大起来,他就慢慢一点点走上了不一样的路。

       山路的话就更纯良无害一些,他看似和坂间有着类似的人设,但其实他很擅长教书呢,可能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其实他对这份工作是有热情的,并不是所谓的“因为是可以找到的工作于是就去做了”,话又说回来马里布这话真是傲慢啊!你以为反复刷关就很容易吗,那你这种根本逃避刷关的人就有很了不起哦!如果用一种不伤大雅的轻微乙女视角去看三人,假如马里布是乍一看颇有吸引力但是了解了内心后却又感觉有所缺失的仰慕对象,坂间是始终长大不了让每一个女朋友最终都熬干成了妈的男朋友or丈夫,山路是可以放心倾诉的友人,小茜能在室内攀岩馆和山路毫无芥蒂地成为了朋友,跟他的这个特质有关。

       搞不懂日本人对童贞啊处男之类的疯狂嘲笑,这到底是什么民族文化啊。但是会为这件事惊慌失措的山路也很有让人眼前一亮的魅力,不过还是不够的,是远远不够的。有时候我都想跳进屏幕里用力摇晃山路的肩膀:你清醒一点啊!!!!你自己为什么做了一个处男29年自己都不明白吗!!!

       啊,但山路给人印象最深的部分和工作什么的无关,说来有点好笑,他让我看得最着迷的部分是爱情。

       因为注意到他在工作上会发散的光辉,所以才在私下酒会中几近恶毒的攻击山路吧,因为映照到了自己身上有所缺失的那一块,才更加用力地否认让自己感受到这一点的人,不管怎么说,悦子小姐你还真是个贱人呢。不过山路在我心中的最佳镜头终究和悦子小姐有关,不是他有些颤抖但认真地对悦子小姐说,希望你起码做一个善良的人,也不是他被悦子小姐露出的天使微笑所迷惑,然后被紧紧抱住,而是什么呢,是SP中他刚刚被坂间猫咪拳打到头破,然后去曾经约会过的地点试图向悦子小姐做最后一次努力,然后被无情地,超强冷酷地拒绝了。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不把话说到这种程度就不会明白啊!已经结束了!已经没有了!我们之间曾经的,所谓的感情的那一部分!!已经没有了啊!”可能其他人不是很能理解吧,我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心里非常地感激她这样讲了出来。因为对啊!山路就是这样的人啊!就是不把话讲到这种程度就不会明白,永远怀着看不清前路的雾气一样的希望,这样的烂好人啊!!!是一个负责任的,但可能不会被人寄托以幸福的超级无敌烂好人!!!!

       然后镜头给到他有些错愕,有些迷茫,有些难过的脸。

       这里是我心中山路的第一名镜头,与坂间的猫咪打架和与苍井优手牵着手笑着私奔在我心中颇为纠结了一番到底哪个排第二。

       不想花很多篇幅写小茜,太多人讲过了,真的很赞。这里只想提一个点,和上司一夜情的那晚,两个人在酒吧喝到微醺,小茜将头埋在吧台上,上司情不自禁地揉了揉她的头。

       因为太可爱了吧!太坦率了所以难以拒绝,不管事后有多么后悔多么尴尬,换我是老板我也会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就义无反顾地走进情侣宾馆的。

       坂间的哥嫂从我的视角看也是很神奇的一对,每次的重大家庭会议上感觉都在为整个家族拼命努力,可是每次最后下定决心说出口的又都是很不负责任的突发决定,从一下子想要去北海道当农民,又一下子因为怀孕了所以必须继续扛起酒厂,很奇怪啊,这种任性是坂间家的传统吗?换我是小茜也要气到中伤了。

       另外就是麻生先生和便当加工厂的那位老先生,两个人都一定程度上担当了人生导师这种类型的角色吧,只不过大家从一开始就知道麻生先生是个西贝货,是个看起来会讲一些很正确的话其实根本没有意义的这样的人,是一个可以很迅速地毫无诚意跪下认错的人,很狡猾呢,是最会保护自己,最爱的也只有自己的那种浪子老混蛋,而便当加工厂的那位老先生,让人完全想不到吧,怎么会这样呢,引导者不是应该一直保持光辉形象吗,怎么会是这种为了欧派就放弃底线,又为了利益而勉强自己在大众面前说谎的角色呢,就算是想要表达误入歧途也太过了吧,不过,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很容易接受这一点了,因为这部剧就是这样了,所有人都会有突然仿佛有光罩在身上的那个瞬间,但所有人也都有另外的让人厌恶的那一面,自私也好,软弱也好,笨拙也好,就是会有那一面的。能把如此众多的线索密密地排在剧本中,并且让每条线索彼此相连,怎么说呢,很了不起。

       我好像前面有说我最喜欢的食物会放到最后才吃吧,那么本文的最后,是我心中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的部分了。

       反复被啤酒冰到手的镜头,和一开始将酒瓶打翻的镜头反复叠在一起,中间还有小茜与山路在室内攀岩里互相碰到手的瞬间,这组镜头本身就让我很喜欢,它当然充满了很多讲出来就不过如此的暗示,但是光是这样机械式地剪在一起,就让我产生很奇异的感觉,命运般的故事,命运般的重叠。坂间逃跑时候说的话真是suck,强词夺理地说什么呢,但我能理解他那个逻辑,还真的是这样,如果就这样忍耐下去的话,不就显得只有你受伤了吗?小茜也是明白的吧,所以才要傻傻地在婚礼前的最后一刻讲出来,因为不讲出来就没办法破除这片阴云,所以坂间要堂而皇之,蛮不讲理地逃跑。

       但就算逃跑你们也是注定要在一起的!所以才有神思恍惚的坂间,在餐厅里和另一处时空的小茜三三九度杯,太浪漫了吧!浪漫到必须让人相信命运。

       最后用SP的结尾来做结尾吧,那真是深得我心,非常渡边流的结尾,曾经相遇的三人,在又一次突然重聚后,平静地彼此道别。

       然后各自转身,向着不明的前路走去。


评论(1)
热度(8)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