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琪雅Misia

“尽管我对此毫无信心,可我想看看我能不能跨过那片海,我不想再听到它随血液流动而涌起的潮汐。”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

荔枝一夏

  “美女并不是因为笑才被记住,而是因为不笑才被记住。”

  苏遥坐在藤椅上,漫不经心地发表这样的言论。夏日的燥热透过窗子钻进室内,虽然有空调降温,还是让人心神浮动。她和夏砚共用的这张桌子,桌面洒了一片斑驳的阳光,将那一篮荔枝映得鲜楞楞的。

  夏砚眉毛也不抬地继续看书,而苏遥一颗又一颗地将一篮荔枝通通吃光,每当荔枝的汁水顺着指尖要流淌下来,她就轻轻地吮一下手指。

  “明天,我要跟白术约会。”夏砚离开前,对苏遥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也是她最后一次和苏遥说话。

 

  “下周我回来,一起去吃个饭吧。”白术那边信号不是很好,他很清爽的声音传递过来时总带着沙沙的杂音。

  “再说吧,我不确定我有空。”夏砚又随口问了些有的没的,两人互道了晚安,然后结束通话。

  过于平淡的对话,以至于既不像六年挚友之间的交谈一样亲昵,也不像分手后的情侣之间的对话那样充满棱角,明明跟白术交往了两年半呢,居然一次撕破脸都没有发生过,连分手都是那么平淡无波,亏友人还以为他们之间有多大的龃龉。

  白术的名字与那味药是一样的,术做竹音,苏遥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很不客气地念错了,白术当时略微有些尴尬地想要指正,而夏砚轻轻松松地念出正确的发音,白术便笑了起来,干净利索的男生,笑起来总是好看的。夏砚低着头,强装镇定地不去看他,苏遥毫不在意地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大方地道歉:“真是不好意思,我确实不知道应该这样念。我叫苏遥,她是夏砚。老师叫我们来找你一起去办公室整理开学考试的卷子。”

  跟白术交往半年后,他还会提起这次初遇,他握住夏砚的手,笑着讲述当时看到羞涩的夏砚低下了头,露出雪白的颈子,虽然面无表情,那个瞬间却让人怦然心动。夏砚默默地抱紧面前这男人的身体,脑海里闪过的却是那时光彩照人的苏遥。

  微卷的褐色长发,湿润灵动的眼睛,白皙灵巧的手指,大方坦荡的语气,站在这样的苏遥旁边的,是学生时代畏缩、木讷、完全不擅人际交往的自己。

  苏遥是夏砚遇到的第一个说“小夏好可爱”的人。

  “被人搭讪就会很紧张,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脸也会发红,真的好可爱。”苏遥在教室里帮她把因为午睡而弄乱的头发扎起来,梳子的力道很温和,也很舒服。“而且,小夏是个美人。”

  夏砚当时,扭过头狠狠地瞪了苏遥一眼。

  就算是只要被夸奖就会开心的儿童时期,她也清楚地知道与苏遥相比,自己不美,孤僻的性格更是不讨人喜欢。她甚至一直有产生“这个人只是为了找个陪衬才来接近我”这样的想法。

  苏遥在她锐利的眼神下毫无畏惧,弯起眼角笑起来,说:“乖啦,再乱动又要重梳。”

  那已经是,十年前的景象了。夏砚在蚊香的气息里睁开眼,辨别不清此时此刻,是十年前与苏遥一起要背着书包上学的自己,还是六年前撞见白术的自己,又或是,苏遥车祸之后,义无反顾逃离的自己。

  手机里白术发了短信:下次去见你,我会带荔枝来。

 

  每到夏天的时候,夏砚的妈妈就会在她书包里装荔枝带到学校去,理由是补充营养。夏砚一直觉得这行为很窘,当着大家的面拿出来荔枝在课间吃什么的,感觉好奇怪。

  但是认识苏遥之后,这种奇异的不快感就被消除了,因为苏遥很喜欢吃荔枝。

  她会欢快地出现在夏砚的桌子前,拿出自己带来的苹果梨子之类与夏砚交换,然后叽叽喳喳地和她聊天,直到下节课的预备铃响起,再带着一手甜甜的汁液回自己的座位,细心地掏出湿纸巾把手擦干净。

  夏砚第一次知道任何事情都做的得体周到的女性原来是这样的。

  她几乎没怎么排斥就接受了跟苏遥成为朋友的事实,可是她心里始终都觉得奇怪,为什么这样的女孩子要跟这样的自己成为朋友。

  讨厌苏遥,这样的话,说不出口。

  但是,夏砚讨厌苏遥。

  不是因为她性格不好,不是因为她别有用心,恰恰是因为她真的一片纯白一样完美无瑕,学习成绩好,外貌好,性格好,同时,是夏砚的好朋友。

  自己居然憎恨自己的友人这种罪恶感,加倍地助长了这种憎恨,可是除了苏遥,夏砚确实无法依赖别的人。她经常渴望苏遥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她经常期待苏遥真的是抱有什么目的才来接近她,如果真的有这样不为她所知的苏遥,夏砚或许反而能在瞬间松一口气。

  这样扭曲着与梦一样完美的女孩共处的日子,终于在白术出现的那年动摇了。

  “小夏,我喜欢白术哦。”苏遥把脸搁在自己的书本上,慢慢地讲了这句话。

  夏砚攥紧了拳头,手心里的纸条是上次白术递给她的电话号码。

  我也喜欢他。夏砚在心里慢慢地重复这句话。

  我们公平竞争吧。

  她抬起头看着苏遥,还是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那,你加油吧。”

  夏砚在听到苏遥的下一句话后就后悔了。苏遥递给她一个信封。

  “小夏帮我交给白术,好不好?”

  她心里对自己友人多年来积压的黑暗情绪,被这句话瞬间点燃了。为什么你要自顾自地闯进我的人生,明明你那么完美,为什么一定要在我身边让我自惭形秽,为什么你这么聪明却看不出来我跟你抱有一样的想法呢,为什么你要让我做这样的事情呢,你很信任我么,你很信任我么,你知道我多少次真诚地在深夜里祈祷,希望你遭遇不幸么?

  夏砚接过了那个信封。

  两天后,她发消息给苏遥:对不起,白术说,他喜欢的人是我。

  打下这段话之后,她觉得手掌心有股甜甜的黏腻感,像是和苏遥分享的那些荔枝的汁液。夏砚做了两个深呼吸,然后一个人背起书包去上学。

 

  美女是因为不笑才被记住。最早听到这句话是在苏遥家看电视的时候,她指着屏幕里那些万年不老的女明星讲的。

  “你看,虽然大家都说笑起来的女孩很好看,实际上,真正的美女,如果一直笑,就会有笑纹,反过来一直冷冷不笑的美女,就会因为这种不笑将美丽留存得更久。”夏砚打心里觉得这话哪里有问题,但是仔细想想似乎也无法反驳。

  “再比如,褒姒是因为不笑才被周幽王喜欢的,因为不笑,所以希望她笑,笑容的价值就被提高了,西施因为有病痛,所以不笑,那么她的笑容也成了夫差想要得到的宝物,嫣然一笑让人惊艳的,除了长得好看之外,很少笑也是个重要的条件吧。”苏遥一边剥着荔枝一边讲,而夏砚终于抓到可以反驳的说法,“杨贵妃就不是个冷美人啊,她喜欢笑,又活泼,还是很讨人喜欢,皇帝才千里迢迢快马加鞭替她运荔枝。”

  苏遥便给她大大的笑容:“所以杨贵妃是古代美女里非常有个性的存在呀。荔枝有个品种就叫妃子笑呢。不过,果然还是有些独特的女孩子更容易被人记住。”

  夏砚心里轻轻紧了一下,而苏遥继续说了下去,“小夏你很好看,却一直很神秘的样子,反而吸引了很多注意力呢。”

  “我不需要这种东西。”夏砚闷闷地反驳了一句,然后拿起遥控器换了台。

  什么不笑才被人注意,她也想像苏遥一样,可以随时随地笑起来,像个普通女孩子一样明媚啊。她并不是为了得到注意,才这么,这么必须依靠苏遥。

  她没有把信封交给白术。

  然而奇异地是白术真的喜欢她,在跟白术约会的日子里,她不止一次地听到白术说,“虽然不笑却很可爱”,然而每一次她都会想起苏遥说过的那段话。

  她再也没有和苏遥说过话,与苏遥的断交像是让她减轻了必须面对太阳的负担,心里的空洞却慢慢扩大,她竭力克制自己不去跟苏遥解释,也竭力克制自己不去寻找她的笑容。

  在毕业典礼之后,她看到照片上苏遥还是那样大大方方十分坦率的笑容,她意识到,自己憎恨的,还是这个会憎恨苏遥的自己。

  会过去的吧,她抱着这样自欺欺人的想法,在一年后知道了苏遥车祸的消息。

  彼时是夏日,蝉鸣如荔枝一样甜腻缠人。

 

  苏遥,我讨厌你。 

  非常非常讨厌你,非常非常羡慕你,非常非常,嫉妒你。为什么要跟我做朋友,为什么要跟我喜欢一样的人,为什么从来没有做过对我不好的事情,却要强迫我面对那种选择呢。我真的,非常,讨厌你。

  夏砚看着旁边白术送来的包裹,知道里面又是本季的荔枝。他带来照例的寒暄和问候,礼貌的退让和回避,以及一个她曾经想过,却不敢证实的消息。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啊,苏遥。

  她拨通了那个电话,对面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夏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甜美干净又落落大方,这个声音她听了很多年。

  “我讨厌你。”夏砚拿着电话笑了起来,“我想说这句话很久了,本来以为没有机会对你说了呢。”对面的声音稍微愣了一下,然后也笑了起来,“是小夏啊,我也以为,没有机会听你对我这样说了呢。”

  “为什么要骗我。”夏砚捏着手机有点用力。

  “并不是故意的,只是当时伤势真的很严重,加上我家很快就搬走了,所以并不想特意通知过去的同学。”

  “就这样而已?”

  苏遥的声音甜美动人,“嗯啊,就是这样而已。”

  又是许久的沉默。

  “我,没有把你的信交给白术。”

  “嗯,我知道哦。”

  “但是我也没有做更多别的事情,白术当时,确实对我告白了。”

  “小夏。我啊,并没有记恨这件事情。”

  “你为什么不记恨呢!”夏砚的声音陡然大了起来,“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你依然是正确的,依然是纯白的呢!你应该记恨我啊,这样,这样我就知道,我们是同样的啊!我最讨厌你这一点了,永远都是这样,从来没有出错,从来都体谅别人,从来都会原谅我,可是,我最讨厌你了啊!”

  “……小夏还是这么可爱啊。”苏遥在话筒那一边,像是在玩弄人心一样地说出这种话来。“让你这么痛苦,真的对不起。但是,有件事我一直很羡慕你哦。”

  “小夏你,真的是那种因为不笑而让人印象深刻的可爱的女孩子,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很羡慕你了,不,或者说嫉妒吧,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也学着你的样子,跟周围的人保持距离的话,是没有小夏这样吸引别人目光的能力的,我只能拼命笑着,拼命把一切都做到最好,这样才会有人留心我,才会有人在意我。”

  “不是这样的啊!你做什么都那么完美……”

  “是的,我现在知道并不是这样的了,但是小夏,你现在也应该知道,你并不是那样的了,你并不是一个人,你也并不是坏人。我和你一样,都是有缺点的笨蛋而已。”

  苏遥啊。夏砚无力地念出她的名字,“为什么到这种时候,还是你来安慰我呢。”

  “真的很抱歉……”

  “不过有件事情,你是错的。”

  “诶?”

  “我一点也不喜欢荔枝,所以,别再托白术带这种东西给我了。”

  苏遥在电话那边笑了起来。

  “那,再见了。”

  夏砚闭上眼,轻轻合起了手机,像是多年想要发泄的东西已经倾倒完毕,从此可以真的走上远离苏遥的人生。

  夏天到了。

 

——————

????这篇我没发过吗,起码四年前的了,现在看我感觉脸在激烈发烧……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