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户百夜鹿鹤诳言:更新太慢的话想到的梗就会被人抢先所以手速是很重要的

嗯嗯……其实我很心虚……

紙飛行機:

字太多了百合脑修罗场单独发一篇正好混个热度我长大了我会用下划线了




在无尽的深夜里故乡的气息反而异常的近。石板铺成的小路明明潮湿而温和,却能感到马车跑过黄土的驿路时扰乱了夏末午后的热气流,干燥空气夹杂着郁金香的气息一同飘来。已经到了花期的尽头,微微泛起不那么令人愉快的腐烂气息。不远处的中年妇人在喊自己很久没被喊起的名字,嗓音粗粝奔放,只是听到声音就能回忆起她健壮结实浑圆如木桶的身材——她也正是以箍木桶的技术闻名——与磨起茧子的掌心。


“快点!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太过琐碎又太过无趣,身处其间时从未想过有一日会去回想的场面。而此刻这一切仿佛就藏匿于身后的长夜,只要愿意,就可以转过身伸出手投身重返业已生疏的生活之中。


绝对不能回头。




“……公告里说是叫影祸,会变成你心中想到的人然后缠上你,回避的方法也有,就是千万不要和他们说话,一句话也不要说。”趁店里人少,藤原店主讲起了新张贴出的通告,说着朝夫人转过身去,“所以老太太,这几天我要是不理你,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安全起见,我总得花点时间,才好确认到底是不是真的你在和我说话。”


   老板娘把手中的账簿朝桌上重重一放,眼睛都没抬起来地哼了一声。


“我这样的老太太有什么值得你想的。依我看,你要么是会遇上当年隔壁茶馆的阿仙小姐,要么就是初来江户时见过的那位千花大夫吧。”


店主竟显得有些慌乱,挥动双手语无伦次地说着些“阿仙小姐岂是我能追求的,当年她的倾慕者可是在门口围了三层”之类的辩词,不知为何涨红了脸。夫人见到,脸上的神色愈发轻蔑了起来。店里的几位顾客显然也听了一字不差,低头轻笑起来。与他们同住的一年多里,不知为什么两人每次拌嘴都有不同的旧事可以清算。以这两人的年纪来讲,记性似乎好得过分了点。


    “……影祸现世百夜危险,酉时之后避免出行……三越屋长女成亲……”


    店外传来兜售瓦版报的声音,听到的都是些早已熟悉的消息,夹杂着些不认识也没兴趣的人和事。


  “……丹吹和夜最新小说付印,丹吹夜话第四卷出版……”


   藤原十五夜把手中的托盘放到柜台上冲到店外,太过激动以至于险些撞翻桌子。老板娘“啊哟小心点”的抱怨还没散去,藤原十五夜就又原路冲了回来,抓起钱袋朝店内众人摆出夸张的笑,又原路冲了出去。




    丹吹和夜,丹吹老师近几年颇受赞誉的怪谈小说家。他的怪谈并不是总有胆颤的恐怖展开,有时甚至连明确的结局都没有给出来,却胜在细节渲染得细致得惊人,字里行间营造出压倒性的真实感。小说明明是刊载在瓦板小报上,却喜欢使用生僻的词语与复杂的长句,这一习惯在他的读者间褒贬不一——而藤原连普通的日语都读得不甚顺畅,读起长句来更是半懂不懂,一半靠文本一半靠猜测的阅读方式反倒强化了小说奇异的气氛。与丹吹鲜明的个人风格一同被提起的是他惊人的写作速度:丹吹老师自出道以来,一直保持着每周至少三次更新连载、差不多一两个月就集结成一卷单行本的频率,简直是在把亲身经历一件一件讲给人听一样。更与众不同的,是丹吹老师几年间从未现于人前。无论是作者们的忘年会还是风流雅士组织的酒会,丹吹老师全部毫不客气地冷淡回绝。身为以喜好热闹著称的江户人,这种性格实在是非常难得。


    这样一位丹吹老师,在进入百夜后创作热情却显著地下降了。说来奇怪,其他作者因为出门受限,在百夜之中得以留在家中全心全意地写作,因而更加活跃起来。唯有丹吹老师从每周三次降到每周两次又降到每周一次,而今天的更新距离上一次已经十余天了。忠心读者如十五夜,不由得担心起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然而翻遍町内公告的每一个角落,也看不到“青年小说家遇袭身亡”一类消息。莫非是趁着百夜间妖异现世,去外出取材了?这样大胆的想法连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好在今天苦等很久的新单行本终于出版了。




  “而赤足的少女轻轻摇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面露悲戚地浅笑了起来,在温柔而寒冷的月光之下,投身消散于椿花的漆红海洋之中。”


    奇怪。


  “对方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零也走进了花海。怀着致哀般的神情从地面拾起一朵花紧握在胸前,在树下无言地站了一会,把花朵收入浴衣的前襟,独自离开了。”


   太奇怪了。


   十五夜从柜子里翻出另一本书,书脊与封皮都磨损严重,封底用毛笔规整地写了编号,书里小心翼翼地夹着押金凭证。这本《良夜奇诡本纪》是她本周刚从借书铺借来的怪谈小说,作者相对没有名气,但从借阅登记来看,流通范围也颇为可观。本来只是随便读一读,但同样是看起来平凡的恋人实际上是花鬼,在相约一同离开本地到他处生活的深夜表露身份,还有恋人带走花朵作为信物——不管怎么说,《良夜》的情节与刚刚买到的丹吹夜话第四卷也太过相似了。


    更严重的是,《良夜》的发行时间比丹吹夜话早了整整一周。十五夜虽然相信丹吹老师不会也不屑于做出抄袭之事,但无论怎样也想找到当事人问个究竟。


 


借书铺的老板爽快地告诉自己丹吹老师的代理人是针屋的鹿又,这个时间去百兽屋就能找到。虽然并没想过代理人会是和自己有一面之缘的人,但想到初遇时那位鹿又小姐无所不知的样子,就没那么意外了。与上一次路过时相比,百兽屋变得更热闹了一些。还隔着半条街就听得到店内饮酒喧哗的声音。店门口也重新修整了一番,窗框与门槛仔细地重新漆过,门口也挂起了新的灯,灯下似乎站着什么人——之所以说似乎,是因为那人的身影太过虚幻,十五夜离她只有几米之隔,却不敢确定那是真实存在的人还是自己眼花看到的幻影。老板娘总警告自己怪谈看得太多脑子会变得不清醒,该不会她说的是真的。这样胡思乱想着,十五夜走到了店门口。


“欢欢欢欢迎光临!”


距自己半步之遥的幻影喊出了意料之外的迎客语,又像是意识到自己太唐突一样忽然推后一步,面前的幻影小姐有着黄绿相间的奇异发色,身材娇小,服装也不似本地人。十五夜正在猜测她究竟是外国人还是又一位萤者,对方就先于自己发出了感叹。


“好大!”


周遭一片寂静,十五夜正想在周围找有没有巨型山猪出没,以确定这句好大不是在说自己之外的任何人,对方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脸色通红地道起歉来。


“对、对不起!”


不幸她鞠躬太过用力,一头撞进自己怀中,氛围变得愈发尴尬起来。



转载自:かみひこうき  
评论(2)
热度(3)
  1. 米琪雅Misiaかみひこうき 转载了此文字
    嗯嗯……其实我很心虚……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