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我对此毫无信心,可我想看看我能不能跨过那片海,我不想再听到它随血液流动而涌起的潮汐。”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

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二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二章:“暴君”桐皇的美味休憩

 

夏季是让人又爱又恨的季节。

当然,对学生来说,这个季节的到来意味着可以松懈下来,尽情懒惰。

现东大一年级生今吉翔一在草地上伸了个懒腰,看似被阳光晒得睁不开眼睛的他,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这个状态。看起来就让人不舒服的狐狸状狡猾笑脸,是他过去在篮球场上用以激怒对方的最为稳定的表情。如今他已经不再是桐皇篮球队的队长,但这副表情惹人厌恶的程度并没有下跌。

诱人的烤鳗鱼香味持续传来。

今吉斜后方的草地上,简易野外烤架已经工作很久了,娴熟地烤着鳗鱼的茶色头发的少年,是桐皇学园二年级的樱井良,他最后一次确认了鳗鱼的状态,然后将鳗鱼浇上了蒲烧汁。还没等他招呼,一双大手已经飞速地抄走了樱井刚刚完成的鳗鱼盖饭,随后便传来含糊不清的扒饭的声音。

“若松前辈……”樱井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这孩子每次稍微遇到什么事情就会露出这种表情道歉个不停。大口吃着饭的若松大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没有立刻说出蒲烧汁感觉有点淡这件事情。

若松孝辅,现桐皇学园三年级学生,同时也是篮球队的队长。他一边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口饭,一边带些嘲讽意味地说:“幸好没有叫青峰那家伙啊,不然樱井做的饭肯定又是被他消灭光了。”

“你可不是只因为这个原因才这么说吧。嘛,假期也联系不到他,大概又跟桃井在哪里溜达,或者干脆在家里睡觉。但就算这样,青峰还是最棒的呀。”关西腔是前队长今吉的另一大标志,或许是出于刻板印象,用这种腔调讲话的人总会让人觉得意味深长,哪怕他只是随便讲点什么。

前队长从草地上爬起来,悠闲地拿了一碗鳗鱼饭,看到樱井还是那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及时地对他进行表扬:“很棒的料理,过去一年在篮球部的日子里,饮食方面真是被樱井拯救了。”

按道理合宿训练之类,负责伙食的应该是经理人,但是桐皇学园的经理人桃井五月,虽然在预测对手能力和搜集资料方面聪明能干,在料理上面的天赋却只能用灾难来形容。而将队员们从诡异食物深渊里拉出来的樱井,收获了饱受摧残的桐皇篮球部的集体感激。

“诹佐前辈不来一起吃么?”樱井向坐在石桌前奋力写着什么的高大男人递去了一碗鳗鱼饭。对方沉稳地应了一声,将正在写的一摞卡片收进包里。这个给人感觉非常踏实的男人,是与今吉同在东大上一年级的前桐皇篮球部7号球员诹佐佳典。

“诹佐前辈在写什么?”面对学弟的询问,诹佐有些腼腆地挠了挠头:“最近在跟全国各地的明信片爱好者交换明信片,高中的时候就很想试试但是一直抽不出时间,现在已经收集了一小箱了。”

“我也给诹佐寄了一张哦~”今吉抱着手伸了个懒腰。

“给我富士山的明信片我很感谢啦,但是今吉,下次别在上面画意味不明的小人了,真的好难看。”

诹佐随口发出一击必杀,使今吉发出极短促的轻微恼火的吸气声。

这四个人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曾经在桐皇学园篮球部奋斗过。

而将这四个人集合起来的理由,其实只是前队长今吉的暑假稍微有些无聊了。

这个在球场上以善于观测对方心理活动而著称的人,平时打发时间的手法却是悠闲地钓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钓鱼这个活动本身就与他谋划战术的步骤吻合,观察对手,埋下诱饵,收获成果,今吉非常享受这一过程。

同理,在他担任队长的日子里,桐皇虽然攻击力十足,却并非随意胡乱发挥的队伍,因为今吉这点恶意的狡猾,对手们都吃了不少苦头。

昨天和前天为了打发时光他在多摩川钓了两天的鱼,在苦恼如何处理的时候,与诹佐打电话时对方提到有点怀念过去打篮球的日子,想到自己还有可爱的学弟,于是就顺势约大家一起出来小聚。

桐皇是强调个人风格的队伍,单打独斗的作风已经强烈到了足以被称为“各自心怀鬼胎”的地步,但共同战斗过的情谊,并不会比别的球队薄弱。这一点,不论是前队长今吉,还是现队长若松,都不会否认。当然,时常作为队内矛盾根源的青峰,出于这样那样的理由,没有出现在小聚的邀请名单里。这并不是因为不喜欢他,只是为了保证彼此的悠闲时光而做出的决定。

今年八月不知为何,东京以这条街道为核心筹备了一个巨大的夏日祭——栞祭。

一个月前周围的各个商店就在为今天造势,推出了不同的宣传活动。这间公园的视野非常好,可以明显看出周围的大楼也多多少少挂出了广告牌宣传栞祭的活动,这其中,对面那幢大楼就显得非常显眼——悬挂在楼体表面的,是海常高中的王牌黄濑凉太的广告,摆出一副潇洒的万人迷表情,可想而知能招来多少女性的目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非常讨厌。今吉笑了笑,对这广告不予置评。他对作为对手的黄濑凉太非常尊重(“但最强的还是我们的青峰啊”),对作为模特的黄濑嘛,就是两回事了。

不过看到了黄濑的海报,今吉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询问樱井:“话说,与栞祭同在今天的活动,还有哪些来着?”

樱井飞快地从随身包里掏出水蓝色外壳的小记事本,紧张地进行确认,然后大声回答:“是,是!有清川杯将棋赛,在松之雪馆有融化之夏群星LIVE,晚上还会有烟火大会!对不起!”

“不要那么紧张啦樱井。”对樱井这种随时随地道歉的个性真是感到苦手,今吉朝他轻轻挥了挥手,“话说融化之夏群星LIVE的节目单你有么?突然想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接过樱井递过来的本子,今吉“啊~”地轻笑了一声,掏出手机发了一封邮件。

有趣有趣。

这家自助烧烤店虽然只是公园里的小店,但也参与了栞祭宣传活动,所以今吉预定的时候,价格非常划算。

这样看确实稍微有些在意,这个栞祭背后是哪个企业在投资?竟然搞这么大手笔……

今吉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刚刚对这个话题展开一点思考,思绪就被一声小狗的叫声打断了。

狗叫?

一只黑白色的柴犬,穿着红黑白相间的衣服,非常乖巧地坐在离他们不远的草地上。

“啊!”率先对这只小狗的出现做出反应的是樱井,他几乎本能地转身做出要逃跑的姿势,被若松一把拉住。这只狗是诚凛的柴犬,好像是叫哲也二号?曾经在比较有趣的场合得知了这条类似诚凛吉祥物的小狗的名字。今吉推了推眼镜,露出惯常的笑容。说起来,那蓝色的眼睛确实跟诚凛神出鬼没的黑子哲也非常相似呢。

去年,桐皇篮球部曾经在公园做休闲式练球,樱井的球不小心砸到了这只柴犬,当时就是樱井冲上去鞠躬道歉了好久,让周围的人都感到无奈了。想不到今天他看到二号还是会这个反应。

“樱井,这只小狗好像很想吃烤鳗鱼的样子啊。”若松靠近二号,蹲下来揉了揉这只不怕人的柴犬,二号发出舒服的叫声,然后舔了舔若松的手掌。一向习惯炸毛的若松也不由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樱井,它居然舔我!”

“完全不理解你那欣喜若狂的语气,难道说若松平时是不受动物喜欢的体质?”今吉清清淡淡地吐槽了昔日队友的失态。“而且鳗鱼上也浇了酱汁,人类的食物不能随便给动物吃吧,听说狗吃了咸的东西会掉毛。”

“但是,为什么这只狗会在这里啊……这难道不是诚凛的狗么?”樱井犹豫着发出了自己的问题。

众人围着二号,一起沉默了三十秒。

并没有一个蓝色头发的存在感薄弱清秀少年向他们跑来表示“二号给你们添麻烦了”。

“这倒是有点奇怪呀,难道说是自己走丢了?若松,你有诚凛随便谁的E-mail么?”今吉推了推眼镜,习惯性地对学弟们发出指令。

“我怎么可能有!只有青峰那家伙和桃井会有吧!”虽然这样讲,看着舔了自己手掌心的小狗殷切地盯着他,若松还是掏出手机确认了一遍。

“樱井呢?”看着柴犬活泼地摇动尾巴,露出惊惶表情的少年摇了摇头。

“诹佐?”

掏出手机翻了很久的诹佐突然发出“啊”的一声,看着大家朝他投来的目光,然后摇了摇头。“曾经存过木吉铁平的邮件地址,但是看起来好像已经更换了。”

“这可有些伤脑筋,总不能放着不管。”难道要亲自送到诚凛去?真是有点不想做这件事呢。今吉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开口,“那还是给桃井说一下吧”。

在手机里翻找桃井五月的电话时,今吉习惯性地扫了一眼周围。给桃井讲电话的时候要怎么解释这件事呢,关于背着青峰搞聚餐什么的……总之还是先确定一下位置。咦?

黑白色的诚凛柴犬不见了。同时消失的还有一块已经烤好但还未抹上蒲烧酱的鳗鱼。

“啊!”率先对这只小狗的消失做出反应的还是樱井,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茶发少年的脸上写满了佩服。“不知不觉就消失了,好厉害!感觉确实很像诚凛的11号球员啊,好厉害呀!”

确实。今吉自己也感觉非常惊讶,虽说刚才注意力不集中,但是一瞬间就从大家的视线下逃走了,该说物随主人形,是吧。

“所以我们还要给桃井同学讲这件事么……”依然是樱井犹豫着问出关键问题。

今吉笑着推了推眼镜。

看着今吉开始按动手机键盘,大家都略微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让今吉来通知桃井的话,大概可以滴水不漏地把聚餐这件事跳过去,不管如何,告诉桃井大家背着青峰出来玩总有点小小的内疚感,即使时常脱队独自行动的其实是青峰。

提到青峰。

今吉半睁开左眼,瞥了一眼身后还在东张西望试图寻找柴犬的若松孝辅。

将队长这个职位交接给若松之后,也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呢。

“若松,你现在跟青峰的关系如何?要是还像以前一样不对付,可有点难办呀~”

现队长面对前队长有些故意刁难的提问并没有露出为难的表情。

“我本来也以为非得被他气出胃病来不可,结果,正如前辈所说,一旦自己做了队长,意识到球队未来三年都将围绕那个自以为是、散漫无纪的家伙打球,不知不觉就想到了很多办法。咳,总之目前还是能让他正常训练的。”保持着队长的风度讲完这段话的若松转过身的时候现了原型,他用力握紧拳头,鼻子快要冒出烟一样地说:“实在不行还可以暴打他一顿。”

那个稍微有些尴尬的“咳”自然没有逃过今吉的耳朵,但他笑了笑,并没有追问若松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对若松之后的威胁话语也不予置评。

若松是现在的队长,人员换血之后,桐皇虽然仍然会保持重个性的进攻方式,但整体氛围也会变化,今吉还蛮期待若松手里的桐皇会怎么成长呢。

威胁再不来训练就烧巨乳模特的写真或者用比赛中体力耗尽而失败这件事来激将青峰,做得很聪明,但是日子久了成功率还是会下降。想出如何讨人嫌的手段,大概还没几个能超过今吉的。如果有朝一日若松真的束手无策,他可是很乐于提供一些合理有效的方法哟。

毕竟,青峰是最强的嘛~

身在远方,不,其实大概就在离这里两条街道的地方,正在陪桃井逛街的青峰打了个寒颤。

 

 

——桃井,好久不见,不知你暑假过的如何?听若松说你们似乎找到让青峰乖乖训练的办法了,可喜可贺,毕竟只要他肯投入,青峰可是最强的呀。刚才发现诚凛的狗好像在这里走丢了,虽说不关我们事,还是通知诚凛的人一下比较好吧,这就拜托你了。

发件人:今吉翔一        收件人:桃井五月        已阅读

——哟笠松,上大学之后再也没见过面了呢,不知道学业如何?哎呀不是故意要说这种讨人厌的话题的,其实是刚才看到今天在东京的融化之夏群星LIVE,好像有你非常喜欢的组合表演,希望你不要错过呀。

发件人:今吉翔一        收件人:笠松幸男        已阅读


评论
热度(26)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