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三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三章:【前辈的海常】与【海常的黄濑】

 

能在日本见到ONFIELD 本尊,这真要感谢这个今年突然决定举办的栞祭。

笠松幸男沉静下来的时候,给人感觉非常踏实。他面容说不上帅气,但非常端正,在海常高校做篮球队长的时候,正是这种稳扎稳打的气场鼓动着全队。此刻他抱着手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紧紧盯着前方,像是要透过那道墙壁看到前台的状态。

其实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掌中紧攥着的吉他拨片上。

这枚材质很普通的塑料拨片,曾经留下过ONFIELD吉他手的签名。那还是初中的时候,拜托在美国的朋友为他带回来的,虽然他想尽了办法保留那个签名,也想过干脆将这个拨片搁置起来不要使用,但还是抱着“只是因为留有签名就不能被用来尽情演奏的拨片未免太可怜了”这种有些感性的想法,好好使用到了今天。

自然,签名已经磨光了。

今年八月突然在东京举办的夏日祭典,因为背后貌似有实力雄厚的财团在推广,作为推广活动的一部分,邀请到了ONFIELD来东京表演。笠松注意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兴奋得跳了起来。

这种天降之福的喜悦心情,大概仅次于在球场上赢得一场胜利。

海常高等学院篮球部的队友们大都知道,前任队长笠松幸男,除了篮球之外最大的爱好是吉他。

去年入学时升入的“奇迹的世代”之一黄濑凉太,最喜欢在训练间隙向笠松队长提出“前辈来表演一下给大家鼓劲”的建议,尽管黄濑的笑容爽朗迷人,足以让守候在篮球馆外面的女性粉丝们成片尖叫,对笠松来说,那笑容只是导致他下手痛揍黄濑的信号。

从各种角度上来说,黄濑凉太这个后辈,真是无意识地释放出让人想要揍他的烦人气息。

这也是为什么仅仅坐在这里,就已经让笠松感到有些烦躁。

他正在后台休息室等黄濑的宣传活动结束。

手机发出邮件到达的提示音,笠松端正的面容在看到发件人的时候露出有些惊讶的神色,然后若无其事地回复回去:多谢关心,今晚的LIVE我会好好享受的。

什么“不是故意要说这种讨人厌的话题”,今吉那个性格恶劣的家伙,在讨人厌方面很少有对手吧。

笠松差点就错过这个LIVE了。

知道消息的日期已经太晚了,虽然ONFIELD是相对小众的民谣乐队,但在松之雪馆举办的“融化之夏群星LIVE”可不止请了ONFIELD一个组合,听说有最近人气颇高的少女偶像以及唱到高兴就会踩音箱的歌手等艺人参与,所以票在一周前就售罄了。正想着实在争取不到就放弃的时候,他那个已经半年多没见的后辈黄濑凉太,兴高采烈地打了电话。

“笠松前辈,公司里送了我两张栞祭当天的表演门票欸,我本来想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听的,但是一看,哇,ONFIELD,是前辈最喜欢的乐队是吧!所以所以,笠松前辈,这张票送给你!”隔着电话都能感觉他那股清爽的笑飘了过来,过于爽朗过于大方,毫无防备兴高采烈地把票送给了笠松,这让笠松也没办法再吐槽他。

之前也想过要不要拜托黄濑,出于学长的自尊心等微妙的原因他没有主动去找他,可是……

“前辈!没想到前辈还在这里等我,我好感动!你看你看,这是我的新海报,是不是很帅!”休息室的门突然打开,已经换回常服的黄濑像得到老师表扬的小学生一样朝笠松挥舞着手里的宣传海报,喜气洋洋地朝笠松跑来。

果然还是觉得这家伙笑得蠢乎乎的让人很不爽。

笠松幸男迅速地站起身,用完全不逊色于高中时代的速度抬起脚来。

“好痛啊!!不要一见面就踹我啊前辈!!”趴在地上的黄濑一秒切换回了篮球部训练时期的求饶哭闹模式,可怜兮兮的像个简单的帅脸少年。“所以不要一见面就做会让我踹你的事啊!”笠松眼睛一立,毫不客气地朝黄濑吼了一句。

假装自己在抹眼泪的黄濑闻言笑了起来。

“还真是怀念的感觉啊,笠松前辈,像回到了去年似的。”同时身兼模特和海常高校王牌选手的黄濑凉太,用左手撩起自己一侧的头发然后放开,露齿一笑的同时轻轻地甩了下头。

笠松报之以毫不客气的铁拳。

“就说不要一边说这种话一边耍无意义的帅,还有你身上是什么味!”

“因为这次是香水广告啊!!”

揉着头做出很痛很痛姿态的黄濑和笠松并肩走在人行道上,夏日中午的阳光明亮爽利,晒得人舒服极了。值得注意的是,周遭确实到处可以见到跟栞祭有关的活动宣传和广告。这次主办方的气势很足嘛,笠松观察着四周,暗自思考着。

一如往常,身边有一个不知该说因为天然而烦人还是生来烦人以至于显得天然的家伙持续干扰着他。

“呐呐前辈,你看那里!那个大楼那里挂着的就是我的海报啊,怎么样怎么样,很帅气吧!”

“大过头了吧,有长眼睛都能看到。”

“古董店也放了新的广告牌啊,真是夸张,这种店大概只有小绿间才会兴致勃勃地来逛吧……”

“不要一边这样说一边自己趴在玻璃上看啊喂!”

“前辈前辈。那本杂志的封底也是我哦!”

“不买那种杂志。”

“我给小黑子小绿间他们发邮件问要不要来参加栞祭,小绿间回复了‘去死’但我已经习惯了,可是小黑子什么都没有回复啊!我被过去的队友抛弃了呜呜呜呜呜。”

“你这家伙吵死啦,我现在也很想抛弃你。 ”

“前辈前辈,刚才经过的女生在偷偷用手机拍我哦!我是不是应该帅气地对她微笑一下。”

“这种事情不要问我啊?!”

感觉越来越想当街殴打他了,不管被踹过几次,怎么还是不懂偶尔闭上嘴会让形象更潇洒呢?让人窝火得要死。自从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虽然海常高校在今年的IH上表现不错,但几次比赛的时间都错过了。于是这是半年来第一次见面。

不过老实说,黄濑这家伙。

笠松斜眼瞥了身边那个黄毛活力小子一眼。黄濑这家伙,感觉成长了不少。

不再是因为初中无败而潇洒的居高位者,也不再是因为失败而不自觉地哭鼻子的不甘心者,而是一步一步,逐步成为名副其实的队伍核心力量的人。去年再早些时候,因为败给桐皇体力耗尽而在地板上咬牙哭泣的黄毛小子,现在已经变成可以自己爬起来从头再来的人了啊。

看他的比赛报道时发现,球风更加沉稳了。黄濑的名技是“复制”他人的行动和能力,曾经被桐皇嘲笑为没有自身特色的技能,但只要是球员都应该能感受到这孩子飞速成长的压迫感,黄濑自身的体系开始成熟。

笠松多少有些自嘲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曾几何时,还是这双手将那个一输就会哭的聒噪小鬼从地板上抱扶起来,托着他完成赛后对对方队伍的列队敬礼,现在,也已经不被需要了吧。

有时候不是很想去在意这种事情,那就是,对自己离开的队伍,自己究竟抱持了什么样的心情呢?

希望海常的成绩越来越好,这是当然的吧,却也,不希望太好。

这或许是他有意无意回避海常比赛的原因之一。

海常可以在今年IH拿到第三,对他来说,就好像在宣告离开了自己的那支队伍反而变得更强了一样,即使拼命提醒自己每年各校随着人员加入和退出,实力都会产生不同的变动。但这种事情,任何一个有自尊心的球员都会心情复杂起来。

一直非常活泼状走在前方,偶尔会被认出的粉丝索要签名的黄濑,在和笠松走过半条街之后,静静地开腔了。

“老实说之前也一直想联系前辈来着,但是怎么说呢,”笑得有点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脸颊,黄濑语气还是之前那种稍微有些撒娇的烦人腔调,“稍微有点不敢用篮球相关的事情去联系笠松前辈。”

“嗯?”笠松扬了扬眉毛,半晌:“今年的比赛,感觉怎么样?”

“前辈应该有看比赛录像吧,虽然前辈不在,但是就感觉跟前辈还在一样非常努力地练习。长期被当作殴打对象示众的我都没有懒散,大家自然更加努力了。教练也跟要整死我们一样地上训练量,如果不是他为了表示决心开始减肥了,我都想造反了呢。”揉着脖子,像是只要说起来就会想起可怕的训练,黄濑眯起眼睛,有些困扰地这样讲。

“喂,黄濑。”

小模特转过身,用那种疑问的神色看过来。

笠松指了指黄濑的膝盖:“没问题了么。”

“完全没问题哦!现在能跑能跳,还能跟上恐怖教练的训练节奏,我的身体素质可是大大提高了,前辈如果跟我一对一说不定会大吃一惊……好痛!不要突然打我啊!”

笠松击在黄濑腰部的拳头没有移开。

“不要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白痴。”如果腿真的伤了的话,作为篮球运动员的生涯就断送了。有时候会很担心这家伙,感觉他一旦没有人提醒就会胡来。

黄濑的手按住了笠松的拳头。

“老实说,刚受伤那会儿,我也很害怕。”虽然听起来换了严肃的声音,语气里却还是有种莫名的欢跳感,这家伙,大概以后都是这德行了。“笠松前辈,我也见过太多运动员因为负伤而退役的事情了。我打从内心深处不想发生一样的事情,明明还想要打球,却要因为身体原因而无法坚持下去,那真的是太可怕的事情了。不参赛的那段时间,每天都在思考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我身上,要怎么办才好。”

“但如果真的发生,我也无能为力吧,小绿间最喜欢说,尽人事听天命,想明白这点之后,一味滴害怕受伤这件事情的发生,也不会有意义。所以说,比起身体的崩溃,精神的崩溃对我而言,更为可怕。而我精神崩溃的时候,是笠松前辈,将我扶了起来。”

那是,去年跟桐皇的那场对决……啊,那场比赛,黄濑哭得很不像话啊,简直跟个孩子一样,连说话都充斥着抽噎声。

“是笠松前辈在我受挫的时候对我说,一切才刚刚开始,也是笠松前辈在失败之后喊出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全国八强。我知道笠松前辈很不甘心,我也一样,但是能这样坦荡地承认失败并从头再来的勇气,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拥有的。今日的海常,是因笠松前辈你的鼓励和参与而完成的作品。不要再有那种,什么缺少自己的海常变得更好啦,是不是意味对自己的否定啦这种奇怪的想法了。你是海常不可代替的一部分啊。而我,是海常的黄濑,是因为有前辈而成就的,属于海常的黄濑。

“下一次大赛的时候,前辈,请一定来看我们的比赛啊。我有好多好多,想让前辈看到的进步,有好多好多想让前辈感受到的努力啊。说是虚荣还是什么也好,如果前辈不来看的话,我会很失落的。”

说什么失落这种软绵绵的话,太没气势了。笠松抱起手,安静地看着黄濑,有意思,黄濑果然还是察觉了嘛,自己在心里在意的事情。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家伙是不是觉得只要把别人的心事讲出来,一切就可以化解了啊,这种天真浪漫的劲儿是怎么回事啊。

这半年分离,他眼睛里闪闪发光,头发也剪短了,外形变得更有朝气,内在却沉淀起来,看起来可以背负起更深更重的东西。海常的黄濑?是呀,这家伙,开始展现出作为一个队长的潜质。以前可从未期待过黄濑可以作为队长的未来。

他果然还是,变可靠了吧。

笠松咧嘴低声笑了一声,然后伸出手想拍拍黄濑的肩膀。

这是作为一个将接力棒交托下去的前辈的肯定,以及对未来的期望。

然后笠松抬起了头。

他看到了一个眼冒金光帅气十足也蠢气十足的黄濑,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在说什么真挚的话语,只顾着兴高采烈地望着自己身后的某个位置。

“前辈!看你身后!那是诚凛的柴犬吧!好可爱啊啊!不过为什么会在这里啊,这里离小黑子家很远啊?难道是走丢了?是走丢了吧!”突然就兴奋起来的黄濑一脸想要马上捉住柴犬蹭蹭摸摸的表情,感觉发梢都快要发金光了。

笠松准备拍他肩膀的那只手,瞬间转换成了攻击模式。

“再这样下去我身体崩溃的原因会变成前辈啊!”

“这都承受不了的话你身体活该崩溃!”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

——小黑子~栞祭不出来玩吗?我感觉这次布置得好热闹!如果小黑子来这边可以看到我很多海报哦。刚才看到二号了。是叫二号吧,是叫二号么?总之是穿着诚凛队服的柴犬啦。小黑子不在它身边,是走丢了吧,要不要我给你送过去呢?不用太感谢我哦~

——……十分抱歉,大概是跟前辈讲话的时候分神了,小狗它就跑掉了……十分抱歉!!

——我会帮着找的!

——晚上我跟前辈在ONFIELD表演的松之雪馆那里哦,小黑子要是有空也过来玩嘛。

发件人:黄濑凉太        收件人:黑子哲也        未阅读


 
评论
热度(23)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