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五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五章:附着了心意的幸运物

 

久莲堂的细川嶋绪已经正式参与工作半个月有余。她对这个多少有些奇怪的工作抱着别人不太能理解的热情。每天都是最早来店里将各类商品都清洁一遍,走前锁门的时候还会对着这些物品合掌告别,在前辈们眼里,这个新入职的小姑娘有点诡异。

“真是的,如果不是抱着喜爱这些东西的心情,怎么能做好这份工作呢?”曾经被经理试探着询问,她却推了推眼镜,非常干脆地反问了回去。

没有比附着了特别历史和信念的物品更值得珍惜的了。

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让人们“转移”自己曾经拥有过的物品,也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让人们相信这些东西会拥有让人幸运或不幸的能量,如果就这样被人们彻底遗忘,不是太可怜了吗,所以古董店的存在意义,就是保存住物品的期待心,让它们认为终有一天会被人领回去发挥作用,是很了不起的工作。

是以,细川其实很不满店里为了配合栞祭而做出的宣传活动。她觉得,为了什么优惠才进来逛逛的人都不够真诚,更别说今天早上还看到有黄色头发的男人像看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趴在玻璃窗上往里看,如果不是那人被同行的人一把拽走了,她可能还会出门去好好教训他一顿呢。

虽然那个男人长得挺帅的。

门口传来一阵喧哗,细川一边整理着物品清单一边抬起头。

她微微睁大了眼睛。

大概是四年以前开始,在东京的古董店同行中默默流传开一个规矩,所有新入职的员工都会得到一张照片,上面写着“重要的客人”。

照片上是个不定期会来东京各大杂货古玩店扫荡的高个男人,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他绿色的头发和时刻缠满左手手指的胶布。细川在入职之前,就听前辈在聊天时提过这个人,前辈这样评价:说是男人,只不过是学生,虽然带着眼镜非常儒雅的感觉,但是一说话就让人觉得有些可爱的别扭。除了最特色的发色、眼镜以及手指的胶布外,走近看可以看到他细密的下睫毛。

门外出现的那个身影,毫无疑问毋庸置疑千真万确,是这个人。

只是为什么他旁边还有一辆奇怪的板车?以及板车上还有一个看起来很聒噪的人?

看起来很聒噪但是个帅哥。

来者是客。细川嶋绪做好了面对这个最重要的客人的准备。

 

 

绿间真太郎今天心情不是很好。

一方面IH打进了前三的黄濑不断地发短信来烦他,明明回复了“去死”却还是不见效果,另一方面高尾用板车拉着他转过街角的时候,他赫然看到了蹦蹦跳跳的桃井和旁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青峰。

虽说大家都是初中就认识的老熟人,但这次的IH大赛,秀德正是败在桐皇手中。

可恶,冤家路窄。

绿间推了推眼镜,无视已经累得半死的高尾,命令他绕了个远路。

听着高尾有一句没一句的抱怨,格外迷信的最强三分射手静静地思考今天做了什么影响运势的准备。

在去东京各大杂货古董店搜罗自己所需或未来可能需要的幸运物之前,先喝一罐微热的小豆汤。

上车之前有检查一下鞋带是否系好,下次要系应该用右手。

早间占卜说巨蟹座的运气本日第三,他有带幸运物“陶瓷盆的多肉盆栽”,应该可以补足幸运值。

很好。

绿间真太郎合上双眼,然后猛地睁开,人事已尽,接下来便只听天命了。

在他帅气地睁开眼睛的瞬间,板车发出一声刺耳的吱嘎声,绿间真太郎的脸完美地撞到了前方驾驶着板车的高尾的背部。

“抱歉抱歉呀小真,刚才踩得太用力了差点错过了久莲堂,所以只好这样急刹车。小真突然这么亲密地靠着我还真是不习惯欸~”在板车驾驶座上悠然转过身来的帅气少年带着故意不看气氛的欠揍笑容,故作惊讶地看着身后面色阴暗了不止一度的绿毛小子。

秀德高校的高二生高尾和成,是秀德篮球部的王牌运动员绿间真太郎的搭档,二人被称为秀德的影和光。在赛场上,人们一般是这样认知这两个人的。

但此刻并不是赛场。

面沉如水的绿间用比平常更慢一拍的速度缓慢从牙齿间摩出前方那人的姓氏:“高,尾……”而高尾和成则立刻挤出了常见的笑脸,一只手挠着头嘻嘻哈哈地道歉:“抱歉啦小真,不,不不,等等这是个意外……这真的是个意外!”

被绿间用从自家篮筐下投超远程三分至对方篮筐的力度迅速殴打了之后,高尾眨着眼睛,露出和颜文字高度吻合的夸张表情轻声抱怨:“小真也太粗暴啦,明明拼死拼活把小真运到这里的人是我诶。”

但就算抱怨,高尾的眼睛里也还是盛满了“早就知道你要这么做”、“这么做也没关系”、“被激怒的小真超可爱”等同时包含了以上众多含义的自如笑意。推开久莲堂大门的瞬间,随着门口风铃细碎的响声,高尾聒噪的存在感就瞬间引爆了原本安静的室内环境。

“哇小真,这个不是你上次找了好久的根雕?听名字好像很夸张但看起来还蛮可爱的嘛。”

“哼。”

“真的假的哈哈哈,我一直以为除了小真家之外不会有哪里装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结果能一下子看到这么多,超震撼啊。”

“闭嘴高尾。”

“不要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臭着脸嘛小真~”高尾非常亲密地用力拍了拍绿间的后背,“IH输了我也很不爽啊,还被宫地队长用各种脏话臭骂了半个小时多欸,但是但是,已经过去好久了啊小真,这次出来不就是为了放松心情嘛,一直臭着脸的话,可是对身体不好哦~”

“你看你看,我要不要买这个毛巾送给你冷静一下脑袋?”高尾笑嘻嘻地凑到左前方的博古架(顺便巧妙地躲过了绿间的杀人视线),若无其事地指了指上面搭挂着的一条丝绸绣布,语气和表情完全一点掩饰都没有地表现为,在嘲笑绿间真太郎。

并不是那种欺负性质的嘲笑,而是那种“欺负”性质的嘲笑。

但是如果留意到从这个店里另一端射出的意味完全不同的杀人视线,就可以注意到被高尾激怒的人并不只是绿间一个。久莲堂在职职员细川嶋绪,此时在脑海里拼命呐喊着,毛巾个头啊!那个是来自中国清代的粤绣啊!不要以为你一个高中生就可以随便买得起啊!

还有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只是想哄绿毛高中生玩啊!

那个一直很聒噪的帅哥从进门之后就表现夸张地到处乱看乱摸,虽然说有不少人确实对古董店这种环境感到惊奇,但那种表现……也太夸张了吧!

细川沉着脸推了推眼镜。那个绿头发的眼镜男大概感觉不出来,但是旁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个黑发池面是为了欺负绿毛眼镜才故意表现出来的态度啊!

冷静冷静。细川清了清嗓子,开口招呼道:“不知道两位客人需要点什么?请不要随意在店里到处乱摸哦,那位先生你刚才差点推倒的根雕,初步估价是十万日元哦,还有那个被你称作是毛巾的清代粤绣片,已经被别的客人预定了,损坏的话也是要照三倍价赔偿的!”啊哦,说到最后一句还是显出了点生气的语气。

一番话就让那个肆意妄为的黑发帅哥乖乖地收敛了起来。他眉毛排成八字状,脸上也带着有些尴尬的笑意,将双手微微举起示意自己不会再做有明显危险的举动:“抱歉抱歉,这真是稍微有点超出我想象范围呐。”

“来之前我就有给你讲过这一点吧,高尾。”绿发高中生脸上表情稳定了下来,说出话却还是有点生气的意思。

“小真的话要反过来听啊。不然万一闹起别扭来可没完没了了。”黑发帅哥一边说着,一边摊开手发出隐忍的笑声。

“这种常识性的事情跟别的情况不一样啊!还有谁闹别扭了啊!”

“啊确实哦,那么除了常识性的事情,小真的话都要反着听~”

“高尾!”

细川用力拍了一下手掌用以吸引面前两人的注意力。“好了!那么这位客人——”她努力让脸上有笑容,“请问你今天想来看看什么东西呢?”

被称作小真的这个客人,名字应该是绿间真太郎,之前也在工作日志上看到过这个名字。他将一直捏在左手的多肉植物盆栽放到店里的柜台上,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一张纸递给细川。

“之前有跟店里电话确认过,这几样目前应该在店里吧。”

为什么要随身带多肉盆栽啊?细川只是朝盆栽多看了两眼,被称作高尾的那个男人就飞快地做起了解说:“小真他有每天携带幸运物的习惯,这个呢就是巨蟹座今天的幸运物啦。不过,我也觉得小真看起来知识很渊博的样子却这么迷信很奇怪哦。”

“不要再乱说话了高尾。”

真是奇怪的客人啊,哈,哈……细川内心吐着槽,然后接过清单看了一眼。

倒是比想象的要普通一些,一个大正年间的裂纹釉白瓷碟,一把算不上品质很优良的胁差,一副昭和年代的玳瑁眼镜架还有一对编织繁复的甲片笼手。确实是两天前就已经登记在库的东西。细川取出相应的文件证明交给绿间过目并要求签名,而在绿间用信用卡付款的时候,叫作高尾的那个家伙却鬼鬼祟祟藏在某个角落半天,不知道在打量什么。

细川可疑地看着对方。

意识到这边的目光之后,高尾露出了放松的笑容朝她招了招手。

将交易的物品从库柜里取出并交给绿间仔细检查的时候,细川移动到了高尾所在的那个货架前面,她压低了声音跟面前这个感觉很不好对付的帅哥说:“虽然你是跟本店最重要的客人一起来的,可不代表我会一直容忍你做出奇怪的举动。”

高尾睁大眼睛露出一副天真无辜的神色:“不要这样紧张嘛小姐,我只是想要问一下,这个东西大概多少钱呢?”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指了指货架某个方向。

那是一枚小小的蝴蝶琥珀,品相不算太好,外形没有经过特别的打磨加工,显得有些粗糙,但是质地相当温润,而且颜色不是常见的蜜蜡色或者赤红色,而是非常非常淡的绿色。种种因素总结起来价位处在中等,大概正好是高中生努力打工一段时间可以买得起的价格。

细川瞥了一眼高尾:“想不到这位客人对古董也会有兴趣呢,由于现在是栞祭的活动优惠期,这枚琥珀,大概是——”她低声告知了对方价格。

高尾发出了有些惊愕的吸气声,就在细川心想他果然买不起的时候,对方迅速地递出了储蓄卡,然后笑眯眯地对细川说:“成交。于是这里是我小小的请求,请不要告诉小真哦。”

啊嘞?

就在高尾身后不远处,已经检查好商品的绿间真太郎,朝这边微微偏过了头,像是想知道到底在讲什么但是碍于自尊心又不想主动过来看的样子。察觉到细川投过来的目光,绿间迅速转过身,推了推眼镜,拿起了吉祥物多肉植物盆栽。

“走了,高尾。”

“OK~”

将这两个非常微妙的客人送出门后,细川已经不想追究谁更奇怪这个问题了。如她所料,这两个客人一走出店门,就恢复了吵吵闹闹的相处模式。

“小真,话说晚上你真的不来栞祭玩吗?不说晚上,现在那条街就有好多有意思的活动哦。”

“说了很多次不要了,你太烦人了,高尾。”

“诶?前辈他们可是会在那边摆水果摊哦,不去捧场一下不好吧~”

“……”

“反正小真永远都会说不去然后偷偷搞蹩脚的变装过去,早就习惯啦。”

“那是比赛的时候啊!”

两人突然同时停住了脚步,低头望向板车内部。

他们过来时乘坐的那辆板车,似乎出现了什么状况的样子,一直勉强克制自己的绿间终于爆发出来怒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高尾!为什么这里会有诚凛的狗啊?!还有它怎么又尿尿了!”

身旁的高尾则终于放肆地大声笑了起来,然后在抓狂的绿毛眼镜要将车里的黑白色柴犬扔出去的时候及时解救,或者说,及时地添油加醋:“哈哈哈小真,小真你跟这只狗还真有缘啊哈哈哈哈不如收下自己养算了啊……”

看着门外的客人喧哗了很久,细川揉了揉头,扭开了收音机。

收音机里传出了新推出的占卜节目主持人活泼的声音:“虽然比不上早间占卜的热度,但是今天也会为忠实的听众播报哦~昨天让大家猜测蝴蝶琥珀是属于哪个星座的幸运物,给出的提示包括这个星座外壳看似坚硬内心却很敏感,时常口是心非但经常表现在脸上,坚韧不屈勤奋上进,不知道有没有听众猜到呢?对啦,就是巨蟹座哦——”

细川想到了点什么,稍微有些目瞪口呆地望着门外那对还在喧闹的客人,然后轻轻捧住了脸。

“真是的,男生这样,有点可爱啊。”

 

 

——听说今天你有比赛,对你来说应该不成问题吧,我今天也会经过那里,祝你好运。

发件人:绿间真太郎        收件人:赤司征十郎        未阅读

——管好诚凛的狗啊!

发件人:绿间真太郎        收件人:黑子哲也          未阅读

 


 
评论(5)
热度(25)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