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琪雅Misia

“尽管我对此毫无信心,可我想看看我能不能跨过那片海,我不想再听到它随血液流动而涌起的潮汐。”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

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七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七章:“都是室仔不对啦。”

 

 

紫色中长发的高个男子在浅草寺熙熙攘攘的游客中间非常显眼,他左手手腕系着一条紫色的丝巾,臂弯里揣着一大兜零食,手里还拿着刚买的炸糕和丸子,专注地咀嚼的同时,他很慵懒的眼睛在看右手拿着的观音签,不过看他表情,似乎完全不想思考签文的意思。

“啊啦啦,室仔,是半吉哦。”他用两根手指将签翻转过来给他左侧的人看。对方微笑着把签文接过:“半吉虽然不是大吉,但只要认真遵循本心,就会有好的结果。是不错的签哦,敦。”

阳泉的中锋紫原敦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像是想要对对方说点什么,对方却转过身,浑不在意一般去看起了自己的签。

非常明显,冰室辰也在用自己的方式,不动声色地放置紫原敦。

冰室辰也是那种看起来绮丽得有些过分的男性,不管在什么场合,他都属于会被人悄悄打量的类型。长长的额发盖住左眼,明明乍一看感觉很阴郁,却能轻易跟陌生人处理好关系,待人温和不失礼数,就算知道他的温和只是一种外壳,却还是会被吸引。

此刻也有不少旁边经过的女性不断对冰室投以充满兴趣的目光,甚至有些胆子大的似乎跃跃欲试想要过来搭讪。

身高超过两米的紫原应该是一个打消她们主意的重要存在。

并非人们的错觉,冰室和紫原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之间自然的融洽气氛会让人有一种无从插手的感觉,紫原或许没有感觉,冰室却很清楚这一点,或许他也正是利用这一点来回避一些麻烦也不一定。

但在敦的心里,自己大概只是一个大部分时候很温和,有时候很强硬,强硬之后会给好吃零食的大哥哥吧。

冰室是这样认为的。

他对待紫原会情不自禁地宠着他。在有数个哥哥姐姐的家庭里长大的紫原,近乎本能地懂得如何适度地撒娇才能让周遭的人们原谅他的百无禁忌。何况这个巨型婴儿很好满足,新奇的小吃就可以拴住他。

“室仔,炸糕和丸子都吃完了哦……开始觉得无聊了,能不能去别的地方逛?”紫原无辜地拽了拽冰室的袖子,给他看自己空空的手掌。

可以拴住他一小会儿。

冰室低头无奈地笑了一下,抬起头时却恢复了往常的扑克脸,也没有轻声哄着紫原往外走,只是随手又给他买了一份小吃,这时,冰室脑子里浮现的还是昨天的场景。

昨晚和诚凛全员一起给大我过生日,冰室玩得很累,到睡觉的时候却快乐得几乎睡不着。他真心将自己定位为火神的大哥,但除去短暂的打篮球的相处时间之外,在美国的岁月里竟然一次也没有跟他共同庆祝过生日。看到大我在吹蜡烛的时候笑得那么开心,自己由衷地为他高兴。

虽然看起来诚凛的教练相田丽子做出了使诚凛众人饱受惊吓的东西(“这东西的气息让我想到初中momo亲的便当”by敦),但诚凛的队长日向顺平以一种惊人的觉悟自觉在教练面前做出很好吃的样子尝了一口,然后诚凛全体偷偷将那份食物倒掉了。之后为了避免类似的意外,他和大我,还有诚凛的水户部凛之助一起准备了晚餐。

饭后的“真心话大冒险”活动中,不知为何丽子想出来的惩罚项看起来全都是日常训练的变形版,以及不知道为何日向死都不选真心话;大我的好友黑子哲也非常乐意地接受了主持捉迷藏的任命,出于公平原则他只能当“鬼”;看起来一直眯眯眼的土田同学中间遇到女朋友电话查询,作为唯一的现充被全体取笑了一顿;伊月熄蜡烛讲鬼故事的时候,用手机打灯去厨房偷吃蛋糕的敦把诚凛那名一年级的板凳队员降旗和看起来很害怕鬼故事的日向吓得差点晕厥过去。闹腾到再晚一点,诚凛教练的父亲就打电话过来催人了,诚凛的队长以护送的名义和教练先走了,随后木吉也以不能让家里的老人等太晚为由回去了,大家最后分吃了剩下的蛋糕(大我和敦消灭了大部分),在欢声笑语中结束了让人心情愉快的生日宴会。

幼年与大我初次相遇时,他还在为没有朋友而苦恼。而现在,大我看起来非常幸福。

“室仔。”身边的紫原用那种撒娇一样的语气叫他的名字,让他的思绪回来。

“室仔都不专心哦。”冰室抬起头,紫原有些不满地撇着嘴,手里向他递出一根烤鱿鱼,看起来像是痛定思痛才决定分给冰室。

“抱歉啊敦。”冰室笑着打算伸手接过,却看到紫原把烤鱿鱼拿了回来,泄愤似的大咬一口:“不给你了。”

被嫌弃了呀。冰室低下头,不为人察觉地弯了一下嘴角。

嘴巴里含着鱿鱼的紫原没有听到往常冰室会做出的回应,稍微有些困扰的样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低头问冰室:“呐室仔,你还在生气么?”一向无所顾忌的紫原做出含义不明的表情,弯弯的眼睛罕见地露出认真的神色。

这是今早的事情了。

因为太晚不方便回秋田,冰室和紫原昨晚留宿在火神的家里,冰室有一点认床,辗转了很久才睡着,只是天才刚亮,他就醒来了。

循着心里一点不安摸到餐厅,冰室看到穿着毛绒绒睡衣的紫原绝望地坐在地板上,将头埋在膝盖里。虽然没有发出声音,却感觉下一刻他就会大哭起来。

他身前是一大碗扣在地上的麦片和撒了一地的牛奶。

从绝望到不想多说一个字的紫原嘴里耐心地问出事情的经过,居然只是早晨起来肚子饿的紫原在黑暗中想摸点东西吃,好不容易找到可以不用开火直接吃的食物,却一不小心踢到了桌子腿。

在身体的剧痛到来的同时迎接了精神上的惨痛。

穿着毛绒绒睡衣的紫原和在球场上天真残酷地碾碎对手的紫原仿佛是两个世界的生物,前者穿着前襟满是牛奶和碎麦片痕迹的睡衣泪眼汪汪地看过来的神情让人的心都能酥软了。

冰室像过去一样把这个一旦食物掉落就自动宕机的巨大紫发少年哄起来,帮他处理了地板的污渍,还开火给他做了一份三明治聊以安慰。紫原一边做出要哭出来的样子一边露出很好吃的表情,像小孩子一样把冰室做的食物吃完了。

就从那时候开始,冰室决定今天稍微过分一点。

要怎么说呢,实在是太少见了。敦那种可爱的神气。

平常他也是跟小孩子一样喜怒哀乐非常容易掌握,但露出那种世界崩塌需要有人来拍拍他的头的样子,真让人意外,忍不住会想多欺负一下看看他的反应,冰室只是稍微调整一下对紫原的态度,就会让以为只要撒个娇就能混过去的紫原十分紧张,不知道要怎么办才能让感觉很严肃的冰室放过这件事。

于是就算冰室很不讲道理地宣布今天要提早出门,并且表示不会随便给他买吃的,紫原也在小声抱怨了两声之后就默默同意了,毕竟他确实浪费了火神一天的粮食(虽然实际上参考火神的胃口只是一顿的粮食)。

只要有事情不顺利就会开始别扭的紫原,坐在客厅看着冰室给火神留字条的时候,小声地发起脾气:“那个眉毛怪吃的东西都奇奇怪怪的,还把那么大的麦片放在冰箱里,这样不是很容易就浪费掉了么……”

冰室头也不抬:“这次是敦不对哦。”

想要辩解什么的紫原喃喃地说:“一次性放那么多麦片是他不对嘛,笨蛋一样……”

“不可以管给自己提供住所的人叫笨蛋,敦。”

“但是,昨天他也叫我笨蛋啊。”

“可我不会给大我买台湾风味的鱼酥哦。”

“鱼酥?想吃~”

“现在不给了。除非你今天乖乖地陪我去浅草寺,然后记得给大我买新的麦片和牛奶作为赔礼。”

“好过分啊室仔……”

这样眼睛都耷拉下来的紫原,依然乖乖地跟着冰室出了门。

在前往浅草寺的路上,两个人同时听到了天空传来的巨大轰鸣声,紫原挡住有些刺眼的夏日阳光朝天空看去,看到了一架气势惊人的直升机擦过天空,向远处的某个位置开去。

“一大早就在市区里开直升飞机真是有够夸张,不会觉得很吵嘛?”紫原本能地对着让他产生不爽心情的事情开火,“烦死人了。”

“敦,那个直升机,好像是赤司家的。”看到了直升机体上的产业标志,冰室点出了被紫原忽视的细节。

“诶。”紫原更加不耐烦地挠了挠头,露出不得不服气的恼怒的表情,“赤仔的话,倒是可以想象的到啦。”

想了一下洛山那个给人极大压迫感的赤司征十郎,冰室认同地点了点头,瞥到紫原有些开心地想要凑过来,于是又板起脸做出有些生气的表情,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紫原看着朝前方走过去的冰室,嘴巴像小孩子一样鼓了起来。

闷热夏天的一日,就此拉开序幕。

 

 

虽然欺负紫原的决定是冰室自己下的,他现在也陷入小小的困境中。

从浅草寺回来之后,两个人一路慢慢朝着火神家的方向走下去。

欺负人这种事情,界限是很难把握的,一旦稍微过线一点,事情就不知不觉演变成不能打趣地笑一笑就过去的情况了。虽然看敦困扰的样子很有趣,之前从未做过同类行径的冰室,现在也在思考要怎么打圆场。

等会儿带敦去吃甜品自助好了。冰室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掏出手机确认自己的邮件。

想到早上看到的直升机,刚才在逛浅草寺的路上也听到有人议论,是去参加今年在东京举办的清川杯将棋比赛的某个选手开过去的。这么说来,这种气势,难道真的是他?

赤司征十郎。

像是在特意证明什么一样故意表现出很有声势的样子,不过很难揣测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除此之外——

冰室的收件箱里除了火神醒来之后发的邮件之外,出现了他意想不到的人发来的信息。

冰室的右眼稍微睁大了一些。

因为确实是很难想到的对象,这让他一时之间没有察觉,站在他身后的紫原,那从早上开始就哪里都不对劲的别扭,已经实实在在扩散成无法改善的状态了。

小孩子都是这样,一开始会装乖和撒娇想要重新获得关注,一旦无效,就会干脆闹着别扭发脾气。

“室仔,等会儿要去做什么?”最后一次尝试抓回冰室注意力的紫原这样问。

“嗯,去给大我买麦片和牛奶放回去,然后就准备回秋田了。”正在查看邮件的冰室很自然地回应了紫原。

“什么嘛。”紫原那种懒洋洋但很有杀伤力的声音,将不满通过这个词彻底爆发出来。

不是敦撒娇时会用的口吻。冰室回过头去看他。

“室仔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也根本没把我说的放在心上。之前室仔说要来东京的时候,不是答应过我要好好逛栞祭的吗?我还带了浴衣来呢,结果室仔就只关心火神火神,现在还说要直接回秋田,什么嘛,只是想见火神的话,室仔干脆转学到诚凛不就好了。”情绪终于找到发泄口的紫原扁着嘴,眼睛看向斜下方的影子。

闷热的夏季,讨厌,讨厌极了。

“室仔真讨厌。”以这种发言结束了自己突如其来的脾气,紫原采取了小孩子闹别扭之后最常见的做法,转身朝反方向跑开了。

哎呀。

冰室稍微追了两步,身后传来了另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

“辰也!”

 

 

“超——讨厌。不要再用蓝色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啦,明明我是对的。”

因为毫无目的地乱跑而迷路的紫原,默默又买了一兜零食之后,坐在不知道是哪里的台阶上发呆,发呆的同时手无意识地撕开了薯片袋子。将薯片放进嘴巴,就会发出清脆的咯哧的声音。

如果说火神的吃相像松鼠,紫原吃东西的样子就是仓鼠。

因为身材很高大的原因,他平时很少注意到比自己小很多的事物,但此时他正坐在台阶上,而且眼前这家伙实在很吵。

那是一只对着他汪汪叫的黑白色柴犬。

每当他放一片薯片进嘴巴,就对着他叫一次。

拼命朝他晃尾巴看起来好热情,可是眼睛怎么看怎么都很像一个平时又认真又努力,一直面无表情却非常固执的……

“再看我就捏爆你哦。”

说着充满力量感的惯用威胁话语,将大大的手罩在小狗的头上,紫原弯弯的眼睛很是凶狠地看着被盖在手掌阴影中的柴犬。

咦?这个手感。

不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兴致勃勃地摸了起来。好舒服哦,把毛摸得乱七八糟也不会被打开手,还会发出非常可爱的声音,这只小狗,可爱!

比kuro亲可爱哦。

也比室仔可爱。

想到冰室,紫原的脸又沉了下来。真是的,搞得现在吃零食都觉得不是很好吃,干什么啦,那个眉毛分叉的火神,自己本来就不喜欢他,但是偏偏室仔对他很好的样子。

而且昨晚的生日聚会,诚凛所有人都来了,所以那个讨厌的人也在。

总之,都是室仔不对啦!

专心陪自己来东京逛栞祭就好了啊,干嘛要来参加什么生日宴会啊。

但是蛋糕也很好吃。不知道是谁做的。眉毛笨蛋和室仔还有诚凛那个不说话的家伙做的晚饭味道也很棒。

啊,祭典上说不定还能吃到丸子……

但是室仔不在身边。

都是室仔不对啦!

一边满脑子乱七八糟想哪儿是哪儿地喃喃自语,一边大力地揉手里柴犬的毛,紫原把表皮油光水滑的小狗揉得浑身蓬松凌乱。只是柴犬好像很享受的样子,还翻了个身。

在第五遍念出“都是室仔不对啦”时,那只柴犬从紫原的大手掌里逃了出去,它对着紫原叫了两声,然后朝对面一个广场跑去。

“啊,那边好像很热闹的样子……先不联系室仔了……”既然已经迷路了就继续走下去吧,抱着这种想法的紫原走到了对面嘈杂的广场上。

有一股好吃的油炸食品的味道。

“哟,要不要来帮个忙啊?”扎着围裙,看起来正忙得有些手忙脚乱的家伙,满脸轻松地朝紫原挥了挥手,旁边还站着一个同样扎着围裙,面色十分不耐烦的粗眉毛的家伙。

啊,为什么来这里还能见到这个人啊……

因为被炸鸡的香气迷惑了大脑,在那个人开口说话之后,紫原才猛地察觉到对方到底是谁,那个瞬间,紫原坦率地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可是对方朝他递出了非常充满诱惑力的炸鸡排,装在防油纸袋里,金黄色的炸衣和冉冉上升的热气都化成了美味指数,清晰地标在紫原的脑回路中。

要不要吃呢……

在他大脑还没有得出结论之前紫原已经接过了炸鸡排。

总之,都是室仔不对啦!

 

 

——辰也,我两天前已经回到日本了,一直抽不出时间通知你,十分抱歉。听说这次东京有一个很大的祭典,感觉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如果这次在日本能多待几天,我也许会抽出时间去秋田见你。

发件人:虹村修造   收件人:冰室辰也    已阅读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