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九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九章:朗姆葡萄干冰淇淋很好吃

 

表面贴满了飞机托运便签条的行李箱,看起来别有一种粗犷的风味,此刻这个滑轮行李箱被恶狠狠地拖在地上,稍微有些老旧的滑轮硌到什么东西的时候会发出吱嘎的声音。

戴着桃红色镜框眼镜的金发美人,意气风发地拖着箱子走在东京的街道上,休闲风的外套随意地被她搭在肩膀上,身上只穿了一件感觉很清凉的T恤,这样说稍微有些不礼貌,但从T恤显露出的轮廓看胸部是惊人的尺寸,路过的不少男性都忍不住偷瞄两眼。

日本啊!自从上次为了看大我和辰也的比赛感受了冬季的日本之后,这次,又可以来感受夏季的日本了!

似乎还没摆脱长途飞机带来的劳累感,Alex轻轻打了个哈欠。

下飞机之后就一直打大我的手机,却怎么也打不通。特意从美国飞过来给他过生日,主角却神隐,这可怎么行。

Alex睁开一只眼看了看周围。

就算现在是悠闲的夏日,这条街给人感觉,好热闹啊?

商家都挂了很诱人的活动招牌,沿街的路灯也做了装饰,虽然不清楚平时的人流量,但大中午就有这么多人,难道是在办什么活动?认识辰也大我这么多年,顺便了解过一些日本文化,好像在特定的时间某些地区会搞祭典之类的活动,但是之前没听说东京在这个时候有类似的东西哦。

而且——

Alex抿嘴一笑,藏在镜片后面的绿色瞳眸发出锐利的光芒。

日本的女孩子,真是好可爱!

坐着机场大巴到了大我家附近,因为打不通他电话于是决定直接杀到他住处把行李放下,沿街往下走的时候很自然地开始观察周遭的人群。

大概是夏季的缘故,可爱的女孩子显得更可爱了。

经过商场门口的时候擦肩而过了一对情侣,是看起来身体条件很棒的黑皮小子和他可爱的粉发女朋友,情不自禁地在心里对那女孩吹了个口哨,可惜她男朋友却有些脸红地看向自己,啧,boy,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哦。经过某个商场的时候看到了四五个穿着浴衣的少女,互相在看彼此的穿着是否合适,有些不好意思笑起来的样子,让人怦然心动,浴衣,perfect!还有那边那个,带着耳机却把金属乐开到能让周围人都听到的程度的栗发小鬼,A书带给你的快感绝对不如可爱的美少女从身边走过哦,把目光移开啦!啊,带着一脸“这人白痴么”的表情走开的梨花头小妹妹,看着很不错嘛,但是说回来身后那不是上次WC诚凛的对手之一,海常的SG嘛,看表情难道是搭讪失败?喂不要盯着这边看了!一脸红晕感觉好奇怪啊!

第三次拨打火神大我的电话仍然是“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Alex伸出一只手把头发乱揉了一通,暑假的时间又不会很忙,难道上次考试成绩太差现在在补课不成?

一边困惑一边继续朝前走去的前WNBA运动员Alex,用余光瞥了一眼前方之后,果断停下了脚步。

她不动声色地调整了一下身体位置,慢慢把拳头握紧,做出了预备攻击的姿势。

就在前方的不远处,她看到了上次WC中粗暴地扼住她喉咙的不良少年。

明明是个球员居然有那种粗暴的态度,上次看在大我朋友的面子上,暂且不去计较,今天是时候好好收拾他一下了呢。

对方今天穿了一条休闲的咖啡色格子裤和浅灰色的兜帽外套,袖子被一口气卷到手臂关节以上,露出精瘦有力的肌肉线条,他没有朝Alex的方向看过来,而是双手插着兜低着头,像是在对自己对面的人说着什么,看起来意外的老实。站在他对面的人正好被墙壁挡住了,只能看到阳光下对方的影子延伸到街道上。

那看着就让人讨厌的地沟垄发型还是那么扎眼,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那个死小孩突然做出了很反感的表情大声回了几句,然后——

被墙壁挡住的那个人,毫不客气地伸出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头,不管那个不良小子满嘴乱七八糟说了些什么,强行把他拖走了。

Alex站在原地,不知不觉地松开了拳头。

那个人叫什么来着?灰,灰崎?就刚才看到的那幕,感觉气势上完全输了嘛。

灰崎跟对面的人说话的那个架势,简直不自觉地要立正了似的。就那次并不愉快的Winter Cup的相见来说,感觉他并不是会对前辈恭敬的那种人。Alex扬了嘴角,对对面那人是谁有些好奇了。

不过对方已经走了,自己也省得教训那小鬼了,下次再遇到他放肆,就让他好好领会一下女人被激怒时会挥出的铁拳。

这并不是Alex今日奇遇的终点。

哎呀。

提起行李箱继续往下走了半条街的Alex,见到了又一张熟悉的脸。

“辰也——”伴随着这声拖着长长的尾音的呼唤,正准备向某个方向跑去的冰室辰也,久违地被Alex扑了个满怀。

 

 

“呀~~”只是吃冰淇淋而已,却发出畅饮冰镇啤酒般愉悦的声音,坐在室外阳伞下的金发美人夸张地举着甜点匙,脸上是幸福的笑容。“在这么热的时候拎着行李走真的好辛苦啊。话说,辰也你不是应该在秋田?”一边舀了一大口朗姆葡萄干冰淇淋放入口中,一边热情地看着对面半年不见的爱徒,Alex露出有些狡猾的眼神。

刚见面的时候辰也一副多少有点困扰的样子,一贯内敛的这孩子那点情绪固然没有逃出Alex的眼睛,但他飞快地调整了自己的表情,以相对他人来说算得上热情的笑容回应了Alex,倒让Alex不好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索性在这个被辰也高度评价的冷饮甜品店里休息一下好了。

“不是只有Alex才记得大我的生日哦。”优雅的扑克脸美男子即使在自己师傅面前也依然故我,不像火神会轻易被Alex无拘无束的言行气到炸毛,“倒是Alex,你来迟了一天吧。”

“这个嘛——”Alex很苦恼地皱了皱眉头:“是我不好啦,这几天赌球啊什么的,事情折腾了一大堆,结果订票的时候就犯糊涂了……大我总不会为这个生我气吧!”

“怎么会生气?Alex可是我们的师傅啊。只是连邮件都不发,难免会在意。”辰也轻描淡写地指出了大咧咧的师傅做得不够好的地方,“昨晚在大我家里开了party,过了很开心的夜晚啊。Alex也在的话该多好。”

Alex的甜品匙停止了无意识的搅动。

“我也好想跟你们一起happy!不过大我是个笨蛋啦,不会这么心细的。”Alex大咧咧地甩了甩手,然后她饶有兴趣地托着下巴,手中的甜品匙指向辰也,“辰也你呢,已经完全不在意了么?”

“Alex的意思我不懂哦。”

从不将左眼示人的阴郁系美人,坦率自然地回应了师傅的注视。

“诶?是嘛。”Alex朝waiter打了个响指,“麻烦给我一杯冰镇啤酒。”

“在自己徒弟面前还是节制一点吧。”辰也雷打不动地点了苏打水,举止像从不喝酒的优良少年。

哎呀哎呀。Alex充满兴趣地观察着自己这个纤细又危险的弟子,与大我不同,早熟的辰也明明初中的时候就已经是不良里的领袖人物,却能完全不沾染坏习气,某种意义上也是相当可怕的存在了。

“在辰也面前还是可以小小放肆一点的嘛。”她笑嘻嘻地继续吃自己那份冰淇淋,水蓝色的玻璃杯外面渗着薄汗一样的清凉水滴。

“Alex在大我那里表现也很夸张吧,大我一直很头痛Alex的穿衣方式。”从来不点甜品的辰也翻开了被Alex丢到桌子上的菜单,仔细斟酌了一下对端啤酒过来的waiter做出指示,“请给我一份crème glacée a la grappe.”

“辰也居然开始买甜品吃?”

“并没有哦,不是买给我的。”对面的少年对侍者交代了几句如何打包之类的话,回过头来,对着满脸阳光的Alex温和地送上彬彬有礼的问候。

“好久不见,不知道Alex在美国过得怎么样?”

听到这种也许说得上意料之中的招呼,Alex非常明显地撅起了嘴巴。

对久别的师傅用这么冷淡的话,还问过得怎么样?这种问候的话应该是师傅对徒弟说吧。

她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辰也不知不觉就长这么大了,小时候的辰也可是会偷偷对自己说“Alex好漂亮”的小可爱,现在这种滴水不漏的待人方式,实在让人不爽。

“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老了,去做教练指导别人时也会情不自禁想起当年怎么教导你们两个,一闭上眼,小小的辰也和小小的大我就在眼前运着球朝我跑过来,有时候一个人在美国想到你们都抛弃了师傅来日本,就感觉好伤心……”

“……从往来邮件上看,Alex一直有在找自己喜欢的消遣。”毫不客气地戳破眼前借着回忆往昔撒娇的师傅的真面目,冰室辰也将师傅擅自丢来的情感攻击轻松化解。

“我不管啦!反正就是会寂寞啊。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天天有训练有学习有新朋友,自然体会不到这点,小孩子怎么能理解大人的苦恼哦。”Alex撒娇不成,气势汹汹地从冰淇淋杯里挖出了一大块送进嘴里,立刻又完全不搭调地端起啤酒杯畅饮。

“所以说,我不是小孩子啦……”辰也叹息着说出这句话,修长的手指顺着自己那杯苏打水的杯沿摩擦,发出闷闷的响声。

金发的豪气美人抬头看了一眼辰也。

可以用绮丽来评价的美少年,明明乍一看感觉很阴郁,却能轻易跟陌生人处理好关系的好孩子冰室辰也,无论是姿势还是说话的语气都没有变化,却一瞬间让人感觉很危险。

Alex近乎本能地向后移动了一点身体,那种警戒感,就像是面对了什么可怕的人时会产生的。

是了,就是这样的感觉。

辰也他进步惊人。从第一眼见到的时候就能感觉到这一点,现在仔细看,感受就更清晰了。Alex暗暗对眼前的辰也做了评估。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气势,都比半年前要有了更大的成长。而且,某种过去一直在辰也身上绷紧的东西,似乎消失了。

还会对“小孩子”这种评价有反应啊。

“那么,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产生的那份,对大我的竞争心,已经不介怀了么?”看似无礼的问题,Alex直接说了出来。

辰也坐在对面,慢慢吐出一口气,眼睛看着阳伞打在地面上的影子,眼角的痣依然迷人。

“嗯,现在只把他当作兄弟来看,希望能看到他在自己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Alex咬着勺子看着对方。

辰也在松软的椅子上轻轻换了一个更休闲的坐姿,然后看着对面等他下文的Alex,笑了起来,“——虽然很想这样告诉Alex,但确实,不全是这样。”

“在师傅面前,用这种敷衍的话可是混不过去的。”Alex平静地指出这一点。

“是呢。”辰也伸出左手,轻轻摩挲着脖颈上带着的那枚戒指,“Alex不希望我只把大我当作兄弟么?要知道,最早告诉我,兄弟就是最好的竞争对手的人,就是Alex呀。”

“这跟希望或者不希望没有关系,人的感情本来就是很复杂的东西,但我不喜欢辰也这样假装某种情绪不存在,一直压抑的话,会有问题的。”

“Alex也没有变啊,最早告诉我,‘不要为了大我而勉强自己的人’,也是Alex你哦。”

辰也明明讲话的语调和身体的姿势都很轻松,却让Alex不由得慎重了起来,她不再玩弄杯子里快化光的冰淇淋,专心地听眼前的少年继续说了下去。

“那么,已经放弃了么?辰也。”

辰也漂亮的眉毛轻轻紧了起来,瞬间就做出了回应:“就算是Alex,这种话也请不要随便试探。”

辰也的苏打水已经喝了一半,半片柠檬盖在残留的冰块上面,为驱逐夏季的闷热提供点清爽的暗示。

像是后悔自己刚才的失言,辰也轻轻闭上眼睛,到Alex的啤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开口继续说了下去。

“大我真是一个很好的弟弟。我从未怀疑过这一点。”

“他无条件地信任着我,为了不让这种信任落空,我才会不断地去挑战自己。但是什么时候起,大我已经赶超了我呢?技术也是,身体也是,他自己浑然不觉,我却一清二楚。

“可是,他还是继续信任着我。”

“这种信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让我很痛苦。”

“Alex说的没错呢,如果不是Alex的话,也许我会继续挣扎很久,因为Alex我才意识到,我跟大我之间要有个了结。”

“所以才对大我说出那种话,不想做兄弟什么的,是希望被他重新认可,作为一个值得一战的对手,被大我认可。我明白大我不想失去‘哥哥’,是我强迫他面对这件事的。

“Winter Cup的那一场对决,我明白了一件事。”

看着辰也的眼睛,Alex知道他要说什么。

“就算再努力下去,我也永远不可能做一个如大我期待的那样,无敌强大的哥哥了。如果只是察觉不出倒也还好,偏偏只差那一点,那一点距离我心知肚明,是我无论再怎么练习,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跨越的吧。”

“辰也……”

“然后我还明白了另一件事。”辰也笑着打断了Alex想说的话,将杯子轻轻一推站起身来。

“我永远也不会甘心于此。”

Alex靠在椅子上仰起头,午后的阳光稍微有些刺眼,冰室辰也这个在篮球领域被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像是向着不可求的太阳投出标枪的妄人,却不由得让人相信他。

“我承认大我的实力,也承认天赋的差距,只要努力就可以跨越天赋的壁垒这说法,我自己都不相信。只是,因为“做不到”而就此放弃的话,就更加无法跨越了,不是么?”

更重要的是。

“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可以跨越天赋的壁垒,但是,大我相信着我。”

从自己手中接过篮球开始打篮球的大我,为了不想失去“哥哥”而放水的大我,没有一刻不把辰也当作可敬的对手。

我想跟辰也打篮球。那个笨蛋一定会永远,永远这样说吧。

接过从店里走出的服务员递过的装满了干冰的冰淇淋蛋糕外送包,辰也露出线条柔美的笑容,眼睛里却是钢铁一样的觉悟:“大我有了很棒的搭档,我也一样,下次再见的时候,赢的,会是我哦。”

为了那明知不可能的可能而前进的辰也。

Alex看着朝另一条街道走去的辰也,微笑着朝他挥挥手,低下头放下手的时候,手心有点冰凉,心脏却热得像要烧起来,真是惊人。辰也也已经,成长为快要能被称为男人的程度了呢。这种压迫感,万万没想到是从辰也身上发散出来的。

大我,你有一个好哥哥啊。

是几年前呢?这两个孩子还都是小鬼头,无数个午后时间都将汗水挥洒在球场上,会因为误会自己要嫁人跑来哭着说Alex不要走,会因为辰也喜欢吃酸黄瓜,就慢慢在汉堡店里花好几分钟把所有酸黄瓜挑出来给他,自己请客的时候大我还吵着闹着要点超级多的汉堡,当时真是吓了一跳。用天才和本能去掌握节奏的大我,用精准到无与伦比的训练来接近极限的辰也,那天下午花了点时间决定指导他们,真是个好决定。真的是,好决定。一眨眼,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呀。

下一次对战,非常期待。

好小子们,一定不会让师傅失望吧。Alex露出满足的笑容。

她猛地站起身,朝走开一段距离的辰也大步扑了过去,在辰也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毫不客气地送上火辣辣的热吻。

“Alex!真是的……”看着因为措手不及而被吻个正着的辰也瞬间露出有点尴尬和害羞的表情,Alex朗声笑了起来。

这样才对嘛,再成长多少也还是师傅的小孩!

对着非常热闹的街道,怀里揽着虽然已经有所成长但还是很可爱的徒弟,Alex在日本的土地上大声地喊了一声:“我回来了!日本!”

日本的夏天,真是赞爆了。

 

 

在身后离他们有二十米距离的十字交叉口,因听到Alex的大喊而皱起眉头的女士,朝这边瞥了一眼。

哦呀,那是自家王牌冰室啊。

听刘说冰室跟紫原来东京玩了,居然在这里遇到了。不过看他这个样子,就不跟他打招呼了。

穿着干练的女式西装,感觉有些刻意地化了和过往不同的妆容,头发也好好打理了一下。创造了阳泉绝对防御之名的铁血教练荒木雅子,面无表情地抱着怀里的一只黑白色柴犬朝她的目的地走去。

不知道这次那几个家伙能不能准点到呢?

 

 

——敦,买了Au Printemps的葡萄味冰淇淋蛋糕,要不要吃?我去找你。

发件人:冰室辰也        收件人:紫原敦        已阅读

——要吃!不过,不代表我不生气了哦。

发件人:紫原敦          收件人:冰室辰也      已阅读




——————————

作者的一点特别说明:

我很喜欢黑篮里很多人的各种牵连的关系,这种羁绊汇成蛛网的感觉是我写作此文的初心之一,但是喜欢这样的关系不代表我支持CP,只是想尽力模拟到原作中能体现出的这样复杂的情感,当然出于我个人的解读,必然又与原作有出入的地方,但是这就是我眼中的他们了。


关于本文CP倾向请参见一宣二宣链接

 
评论
热度(15)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