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十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十章:直升机、将棋与“好久不见”

 

昏昏沉沉被推醒的时候,濑户健太郎感觉自己眼前站着三只手忙脚乱的小松鼠,一个三白眼,一个和尚头,一个好人脸。来者三人穿着清川杯工作人员的制服,紧张关切地看着他。

“那个……休息室里睡觉容易感冒,如果接下来没有比赛了的话,还是回去休息吧。”在他的注视下,那个棕色头发的三白眼临时工少年很客气地给他解释现在的情况,虽然很明显声音里有紧张的情绪。

看起来是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高中生,在为这比赛打工做服务人员吧,只是,为什么觉得他有些眼熟呢?

濑户健太郎低头看了一下手表,从第三局被将死之后,自己跟对手握了手就径自来到休息室睡了一觉,现在正好已经到了第五局比赛的时间。他向将自己推醒的三人道谢,起身走出了休息室。

门口已经实时更新了赛程表,濑户健太郎站在赛程表前,看到自己的名字停留在第三轮的对战线上,露出些许无奈的表情,他伸手搓了一下自己额前那绺特意放下来的额发,舔了一下嘴唇。

真说的是对的。

“以随便玩玩的心态想拿到清川杯冠军?健太郎,你做不到。”一周前,将自己的假期计划告知那以性格恶劣而出名的友人时,对方倚靠在窗边的墙壁上,一边头也不抬地继续看手中的书,一边毫不留情地对濑户健太郎的计划做出了驳斥。

微风吹过他的头发,使这个球场上从没有过好名声的恶棍,看起来沉稳安静。

“将棋这种东西,不是仅仅要求有计算能力就可以一路赢下去的,达到一定层次的人,计算的能力相差并不大,更多的是长久以来因为不断练习而习得的近乎直觉的东西,各种流派就是以此为基础进行区分的。”花宫真悠闲地翻开了下一页书,“当然,还有天赋的差距。”

“别这么打击人嘛。”濑户毫不在意地摊开了手,“将棋方面,我也不是毫无基础啊,只要这几天努力练习一下。,想想看一年以前,我从没打过篮球都可以——”

“完全不是一回事。”花宫不耐烦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标志性的粗眉毛此时颇厌倦地抬了抬,“你能这么快参加实战,是因为我在教你。”

是意料之中的反应。

濑户打了个哈欠,像是早就习惯了花宫在自己面前无礼的讲话方式。“总之我已经报名了,甄选赛也已经通过,到那一天的时候,你可以来看比赛哟。”濑户朝友人挥了挥手,伸着懒腰提起书包往外走。

“哈。”花宫发出标志性的短而急促的笑声,听不出是在烦恼还是在自得,“为了成绩能看得过去一点,这几天我来帮你练习吧。”

背对着花宫,濑户露出计划得逞的笑容。

真的特长恰在于此。

他出色的分析能力让他可以轻易地看出对手的弱点,无论是篮球还是将棋,虽然在更强调心理对抗之类的赌博性游戏上他坦诚自己不愿碰上另一个人,可是在带有智力对抗因素的游戏上,花宫真是濑户见过的最有效率的教练。

之后的几天,真帮他分析了甄选赛上流出的晋级选手的棋谱,针对可能对上的棘手棋路做了专项练习,在极擅长分析思考的花宫的帮助下,濑户的暗记特长也超水准发挥。结合比赛氛围,考虑到它本身只是一个临时抱佛脚的练习,效果已经好得超出预计了。第一轮对上初入棋门的职业将棋手时,濑户险些以为自己的比赛之旅第一回就结束了。以前对将棋比赛的压力毫无了解的濑户,能在第三轮才止步,他自问可以回去喝杯特调咖啡小做庆贺了。

濑户并不是真的想要赢得第一,只是在这无聊的假期给自己找点事情做,顺便拖了花宫下水而已。

现在距离跟真约好的时间还有一段余裕,索性看完最后的对决吧。

清川杯是今年初次举办的将棋比赛,与赛程非常严谨的七大头衔赛不同,虽然也有财团赞助,却不涉及段位的限制,甚至不要求必须是职业将棋选手,只要报名即可在各地赛区参加两天的甄选循环赛,然后,通过了循环赛的六十四位选手才会在今天展开最后的竞争。

对弈的和室是相对封闭的,除了记录棋谱的专人和三位评委以及特约的观摩嘉宾之外,只有负责提供茶水等基础品的工作人员可以进出,为的是避免干扰选手的思路,但每个和室都安装了摄像头,将双方选手的情况如实放送,对此感兴趣想要观看比赛的人只要查看休息室内的屏幕就可以了。

此刻因为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轮,大屏幕正在放送的,就是这一局。

让人稍微有些吃惊的是,对局的两人,都穿着非常整齐的和服,这种只在头衔赛里才能见到的穿着,出现在业余赛场上,不免让人心情也随之严肃起来。

“后手的那个人,看起来是高中生啊,居然穿头衔赛才会穿的衣服。”

“就是说啊,又不是正式比赛,像是在炫耀什么一样。”

“只是为了表示重视吧。”

“他棋风很端正,而且,人长得好帅哦……”

濑户来比赛之前也设想过如果是自己出现在终局的赛场上,会不会被旁观的人这样指指点点。不过嘛。他取出发蜡将自己因为小睡一觉而乱七八糟的头发整理利索,虽然被原吐槽了无数次看起来很土气,濑户还是坚持日常维持这个发型。

只有额头清爽才能思路顺畅。

是以,他很清楚自己跟旁观者口中的那个高中生的差距,无论是篮球,还是将棋。

这一局比赛,执先手的是清川长时前龙王。他是被力邀参加这个比赛的重量级选手,为表敬意,主办方还特意将这个比赛命名为“清川杯”,也正因为如此,这场业务赛才会吸引很多实力不错的职业棋手来参加,虽然清川先生已经引退,看眼前这一局的走势,他的棋力显然没有衰落。

而正坐在他对面的那名尚未成年的少年,黑色的羽织妥帖地覆在他暗红色的和服上,红色的头发非常夺目,他手持一柄折扇,安静地正坐着思考下一步的架势,就算看不懂将棋的人,也会为这股气势折服吧。

赤司财团的公子,赤司征十郎。

去年的Winter Cup的决赛,雾崎第一篮球部全员去观战了,洛山队长赤司的铁腕统治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高效精确的进攻,滴水不漏的防守,精密深邃如潭水一样的算计以及对比赛节奏的把握,都足以让人无数次怀疑赤司到底是不是高中生,接近终局的时候一度发挥失常,但有所觉悟后,他展现出的杀伤力竟然更强。

这股气势在棋盘上也展现得淋漓尽致。

只是。

濑户盯着现在处于胶着状态的对局。

总觉得赤司的棋里有违和感。

锐气太盛则容易倾覆,赤司不会是不懂这道理的吧。

 

 

“直,直直直直升机!!!”

还算清爽的早晨被巨大的轰鸣声震得气氛全消,在众人的注视下,那架直升机降落到清川杯比赛场馆的顶部。刚领到工作服在门口听总管分配任务的诚凛板凳三人组,一齐惊呼了出来。

“哇,托这次打工的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直升机,还是在东京!”河原满脸兴奋地对着两个友人做自夸状:“看,我挑的这个零工还不错吧。”

今年的Inter High,诚凛没能打入决赛圈,在地狱式训练里来回辗了漫长的时间之后,迎来了相对轻松的暑假,在丽子决定假期训练计划之前,河原主动提出“正好距离下一次合宿中间有空闲,我们来打工吧”。

当时河原拿出的是今年清川杯比赛召集临时服务人员的海报。

三人通过面试之后被简单地培训了一天,只是倒水和指引观众之类的及时提供帮助的杂务,只要有耐心就可以好好完成。原本怀着“普通的消磨时光的打工”这种轻松的心态,突然见到了霸气登场的直升机,对别人也许只是感到惊奇,对降旗来说,总感觉不是什么好兆头。

当然,降旗并不会像绿间一样苦苦追寻破解厄运的办法,他只是一只手挡住照过来的阳光,然后努力朝直升机的方向看去。

太夸张了吧,将棋比赛而已,居然有人开着直升机来?

逆着光,直升机的舱门打开了。

降旗用力眯起眼睛。

“喂你们三个!”察觉到这边动静,总管走过来轮番敲了一下后脑勺,“直升机而已嘛。别看了啊,那是本次比赛赞助商的直升机。”

“是!”三个人整齐划一地立正站好,大声回应。

待总管走后,笨蛋三人组朝会场里走去。福田捅了一下降旗的肋骨,对他轻轻耳语:“你刚才看到从直升机上下来的那个人了吧,穿着和服的那个人。”

降旗傻傻地点了点头。

真是吓了一跳。

“确实听黑子说过那个天才很擅长下棋,但真没想到这里也能遇见。”河原披上自己的制服外套,随口一说。而降旗并不搭腔,只持续地盯着场馆顶层那架已经没有人的直升机。

千真万确一清二楚,他看到了赤司征十郎。

像高不可攀的王者,赤司征十郎穿着绛红色的和服和黑色的羽织,那头红色头发仍然引人注目。他从直升机舱体走出的瞬间,降旗感觉自己膝盖又要开始抖了。

距离三层楼都能感受到那种压力。

距离三层楼的时候倒还好说,现在,他就离自己不到十米。

赤司征十郎正在名为“鹤”的和室内进行着比赛。

此时回想起早晨见到直升机时心里升起的不祥预兆感,降旗为自己这一天所承受的精神重负叹了口气。

比赛正式开始之前,得知降旗今天的工作是为包括“鹤”在内的棋室所对应的走廊提供必要服务之后,河原和福田都向他投以复杂而饱含同情的目光,去年Winter Cup的最终决战,板凳三人组对那个赤司可怕的杀伤力可是颇有体会,而最易受到赤司的气势冲击的,就是降旗,他像个无助的吉娃娃一样颤栗在赤司面前的场景,触发了经典名台词“诚凛的血是什么颜色”。

那一幕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

在再三确认了棋室“鹤”的使用选手名字之后,降旗也当场脸色白了一度,就在河原福田想向主管提出换个任务的时候,降旗默默地穿好了外套,拿走了自己的当值表。

“我会认真完成工作的。”他拍拍胸膛,露出一般高中生惯有的宽慰别人的元气笑容,用力朝主管点了下头,表示自己的诚意。

“真的没关系吧……”河原和福田有点担心地看着降旗。河原的工作任务是维持另一条走廊的秩序并提供必要的帮助,福田则是在楼下大厅协助检票。为了确保比赛环境保持安静,清川杯采取了门票制,票金不高,但足以阻拦并不懂将棋只是想来看热闹的人。

故作轻松地朝友人挥了挥手,赶着让他们在被总管教训之前去各自岗位上工作。看着友人朝楼下走去,降旗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糟糕呀,果然还是有点想逃跑。

那个赤司,好可怕。

这个念头维持到他抬头看见身为棋手的赤司征十郎沿着走廊走进了“鹤”。

比起另一位棋手,赤司来得稍微晚了一些,像是通过这种迟延给人心理压力一样。他经过降旗的身边时稍微停顿了一下,侧身对他打了一声招呼,脸上是温和礼貌的淡淡笑容。

“这不是诚凛的降旗君吗?好久不见。”

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姓名被对方记住了,大惊失色的降旗连到底要不要发抖都一时无法抉择。没有及时收到对方的回应,身着羽织的少年棋手并没有生气,只是朝大脑当机的降旗点了下头,转身进入了自己的对决场,鹤的门扉随之轻轻合上。

“赤,赤司君好久不见!”

面对对方已经进了棋室自己才把这一句大声喊出的窘境,降旗有些难为情地捂住自己半张脸。

赤司君,好可怕。

即使知道赤司略微扭曲的性格是因初中的突发事件造成,但就算是如今这个对谁都有礼貌,对谁都非常温和的赤司,依然会让降旗觉得好可怕。

不仅仅是气势,还有那种,明明有天赋在身却一刻也不曾松懈地磨练着自己的行为。

很可怕,也很厉害。

降旗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开始为陆陆续续进入观棋室的人们提供服务。

清川杯是一局淘汰制,赢得比赛之后,下一场的比赛场地由前两场比赛谁先结束来决定,根据这个规则,在降旗终于意识到这份工作虽然不难却也并不轻松的时候,赤司已经在鹤室赢下了四轮。

“终于休息了!虽然确实不难但是要一直注意礼节,而且因为气氛的关系感觉压力好大。”休息时,福田和河原捧着便当盒来找降旗,三人消灭了午餐之后,一起沿着略微有些喧哗的走廊慢慢地走。

“我这边工作还算轻松啦,只要面带笑容不断检票就好,虽然对将棋感兴趣的人比想象中要多,但压力也不大,就是听说中间我换班的时候发生了有意思的事情,好像是有小动物跑进来了。”

“小动物?”

“是小狗吧,听说非常可爱大受欢迎,但是为了秩序还是不能让它随便进来,我不在的时候听说本来有人打算带那只小狗去找警察联系一下失主,结果自己就跑掉了。”

“说起来二号也是这样就被人抛弃的吧,真是,现在怎么还有那么多对自家养的小狗不上心的人。啊,降旗你那边工作怎么样?”

话一出口,河原和福田都露出已经准备好安慰他的表情。

被伙伴热切注视的降旗露出有点尴尬的笑容。

“四轮都在那个棋室?!”

“下将棋也这么厉害,简直是让人嫉妒都嫉妒不起来的家伙。”

听降旗讲了一下赤司的不败战绩,另外两人都不由感叹起来。

“四轮都在那个棋室的话,说明他四场都是先赢的。这场比赛虽然是业余,但也有职业棋士来吧,这样也能一直赢,真是不得了。我本来以为那个赤司下两轮之后就会出局嘞。”

“这个嘛,我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个赤司会一直赢到决赛。”降旗很自然地做出了回应。

面对两位好友投来的兴致勃勃的目光,降旗揉了揉脑袋解释道:“也不是说我懂将棋啦……就是,看赤司君下棋的感觉,就知道他会赢。”

就像赤司说的那样,赢得胜利对他而言是极为自然的事情,因为他赢得一切,所以他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因为他一切都是正确的,所以他可以赢得一切。这种狂妄的话哪怕换青峰来说都难免让人感觉可笑,但放在赤司身上,实实在在与他竞争过之后,对手或多或少会在内心认可这句话。

“毕竟我们也是跟他比赛过的人,这种感觉很容易懂吧。”降旗这样双手比划着,“虽然上次我们赢过洛山……”

福田和河原互相看了一眼:“是这样没错,但是降旗,你为什么一副很兴奋的样子?”

咦?!

降旗脑袋上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大,大概是,一直有在看赤司的比赛,不由得被带动了情绪吧。”降旗干笑了两下,这样解释。

没错,那个赤司,无论做什么都全情投入的样子,在让人感受到压迫感的同时,也会让人感染到那种竞争的兴奋氛围吧,一面被赤司缜密的布局和计算震慑,一面又不由为他的举止所鼓励,看着赤司的比赛看着看着,一直看下去的话……

降旗用力敲了一下自己的头。

会生出憧憬之心。

自己加入诚凛以来,好几次想要退部呢,看着前辈们那么厉害,火神和黑子也能在赛场上站稳脚跟,慢慢会觉得自己是不是不被需要呢?到Winter Cup的时候,这种心思已经没有了,为着“诚凛一定有一天也会需要我”这样的决心在努力着,也很高兴自己在决赛的时候有发挥点作用。可是还是不够,还是想更强大一些,更可靠一些。如果不是见过赤司的话,很难想象人类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吧。虽然说赤司的强大天赋使然,但奇怪的是,看着那样的人,降旗从未陷落于绝望之中,反而会想着,只要再努力一些,再继续奋斗下去的话。

也许终有一日,自己也能像赤司那样,成为能让队伍安心的强大的存在吧。

不,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自以为是了……

不对不对就应该朝这个方向继续锻炼自己才对!

可是还是感觉有点太自大了……

就在降旗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福田打断了刚才的话题,指着靠在角落里的软垫椅子上睡得形象全无的人发问:“那个一直趴在那里睡觉的家伙,看起来是不是有点眼熟啊?”

看样子好像是前面结束比赛的选手,后仰着身体,睡得口水泡都飘起来了。

“雾崎第一的!发蜡男!”三个人凑上前认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才认了出来。

“还是把他弄醒吧,在这里睡觉会感冒啦。”

板凳三人花了三四分钟才把这名听说头脑很好的少爷濑户健太郎从睡梦中晃起来。真不知道花宮真是怎么让他说醒来就立刻醒来上场比赛的……

醒来的濑户似乎没有认出诚凛很少上场的板凳选手,只是客气地表示了谢意然后起身离开。三人看了看时间,休息时段也要过去了,降旗与河原福田各自回归自己的岗位。

清川杯最终的决赛,要开始了。

降旗看着紧闭着的“鹤”的门扉,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心。

 

 

——我想变强,黑子同学,你说跟我一起打篮球很快乐,我也觉得跟大家一起打篮球很快乐,所以,我想变得更能为团队做出贡献,我会开始试着面对自己的弱项,我要对自己进行勇气的特训!

发件人:降旗光树        收件人:黑子哲也        未阅读

 


 
评论
热度(21)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