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十一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十一章:下次再一起打球吧

 

 

花宮真不爱出门。

如果天降一本《命中注定以下必然发生之书》上面大大写着:花宮真将在八月某个中午因为朋友A出门,花宮真将在八月某个中午为了朋友B出手解围,花宮真将在八月某个中午帮助“朋友”C。将以上言论告知花宫,一定会收到花宫那因为粗眉而攻击效果加倍的鄙夷目光:“那不可能是我。”

但此刻他确实正走在街道上。

八月的午后温度之高让人不适,平时穿惯了学校制服的少爷系角色,此刻也只穿了一件松散休闲的短袖T恤。花宫不紧不慢地穿过一片又一片洒下斑驳光点的树荫,漏下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可以清晰地看见他露出的一管手臂有着惯常运动形成的肌肉线条,但与此不相衬的是,他的皮肤显现出那种病态的白皙。

像是对这种温度很不耐烦,花宫轻轻拽了一下领口,皱着眉吁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健太郎执意邀请,实在是一点也不想出门。

就算是为了打发假期的时间,做点别的不好么?突然这么热切地说要参加清川杯,无聊死了。

关于清川杯,健太郎或许不了解,花宫可是很清楚这个比赛的幕后主办有赤司家一份。这样的话,结局早就已经定了。他一边腹诽友人的自作自受,一边看了看手表。

这个时间差不多也该结束了,健太郎一直没有发Email过来,莫非竟然进了决赛?花宫低下头,唇角挂了一抹颇有阴郁感的讨人厌的笑。那倒是出人意料地有趣起来了。

今天街道的人比往日还要多一些,应该是受了栞祭的影响,虽然还是午后时间,已经能看到穿着浴衣的少女出现在街道上,有些兴奋有些羞涩地在经过巨大落地窗的商户时看一眼玻璃幕墙上自己的影子。

花宫不爱凑热闹,却不知何故对着来往的人潮稍稍发了呆。

这人安静站着的时候,很难让人意识到他在篮球场上如此恶名昭彰。举止自然呈现的优雅风范,和他脸上偶然闪现的阴暗神情完全不搭。

小孩子的喧哗声传进他的耳朵。花宫抬了抬眼睛,有点惊讶地看见了意想不到的熟人。

雾崎第一篮球部里公认最单纯最吵闹也最好玩弄的山崎,被一群带着红色小圆帽的小孩子团团围住。山崎的声音一点也没有比小孩子低,那个橘红头发的笨蛋和那堆感觉就让人想远离的恶魔一样的小孩出现在花宫背后的广场上,看起来是跟小摊老板发生了纠纷。

因为栞祭,广场上已经布置起了各种各样的小摊,孩子们似乎在缠着山崎要什么东西,山崎则在竭力安抚小孩子的同时,不忘抬头跟小摊老板吵架。

山崎并没有弟弟妹妹,只有两个姐姐,他看起来完全不擅长应对孩子,却依然勉力克制自己的暴躁脾气与这群自走麻烦生成器纠缠在一起,这异常少见的情景让花宫稍微有点好奇。只是小孩子这种生物难以揣测又很复杂,没有必要的话花宫并不想出手帮助那个看起来头疼得要炸开的队友,他把视线移开,抬腿准备继续朝自己目的地走下去。

“花宫大哥哥。”

因这样的呼唤,花宫停下了脚步。

叫住他的小女孩看起来出人意料地成熟,和那堆围着山崎的小孩子一样头上戴了红色的小圆帽,灰色的瞳色以及看什么都有点空茫的眼神,倒是让他想到了另一个队友来着。

“我是康次郎的妹妹古桥乌梅卡,哥哥一直以来承蒙你关照了。”看起来一点也不怯生的幼稚园小女孩,落落大方地介绍了自己,“那个,花宫大哥哥,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帮一下那边的山崎大哥哥么?”对两个人同样用了哥哥这个称呼,语气倒是迥然不同。“之前带我们来这边玩的领队姐姐是山崎哥哥的姐姐,她突然有紧急的事情,所以这两个小时就拜托山崎哥哥照看我们。”几句话就简单地介绍了眼前的情况,只是每当提到山崎的名字时,小女孩的语气里总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怜悯。那种奇异的怜悯感让花宫想到古桥面对对手的热血时发出的虚无的喟叹。

山崎你被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孩子同情了,这种场合下真是让人想笑啊。

“山崎哥哥人很单纯,因为一头热又很好斗,如果放着不管说不定会出现严重的事情,所以花宫大哥哥,可以请你帮他一下吗?”古桥的妹妹一本正经地完成了这串发言,语气平静无波,像是就算被拒绝也是意料之中的样子。

那就拒绝掉好了,毕竟,关我什么事啊。花宫这样想着,然后露出看似温和的笑容,打算这样微笑着讲出残忍拒绝的话语。

“如果花宫大哥哥愿意帮忙的话,这板百分百可可醇黑巧克力就是我愿意支付的报酬。”赶在对方说出没有余地的话语之前,女孩从小小的儿童包里取出足足有两个成年人手掌大小的精包装巧克力,毕恭毕敬地朝花宫双手递出,只是,仍然是平静无波的语气,过于冷静以至于让人有些恼火。

嘁,什么都考虑到的话真是无趣。要说什么好呢,只能说真不愧是古桥的妹妹。

“只是这样就想驱使人做事也想得太轻松了吧,一切都顺着你的心意的话,世界是不是太美好了。”无遮拦地说出了满怀恶意的话语,花宫拆开巧克力掰了一段放进嘴里,“baka,以为我会这么讲么?怎么可能啊~”

迎着山崎白日见鬼一样的表情朝他走去,花宫几句话就搞清楚了混乱的原因,其实是好胜的山崎在投掷飞镖赢取奖品的小摊子前被狡猾的小孩子们劝诱,为了愚蠢的自尊心无视自己并不擅长投掷飞镖而输掉了钱包里所有硬币的传统故事。像是天降之星一样用潇洒的姿势一次性赢回了小孩子们想要的超大毛毛熊玩具,顺便简单地嘲笑了几句山崎的意气用事,看着队友恼羞成怒的脸,花宫感觉这闷热的夏日出行还是有那么点让人愉悦的元素存在的。

直到那个让人不快的声音毫无自觉地从他身后传来。

“久违了啊,花宫。”

熟悉的声音,字句听起来跟Winter Cup相见时别无二致,语气却轻松了很多。那是个明明内心做了很多打算却假装真挚的天然混蛋。就跟夏日的明媚阳光配合清爽凉风一样,是大部分人类都会喜欢,却能令花宮真深深厌恶的存在。

啊,烦死人了,早知道就不出门了。

花宫近乎本能地咬了一下牙。

然后他换上漫不经心的松散笑容,转过身去。

“呀,见到你真是让我高兴死了。”

怎么可能。

对方毫无察觉花宫的恶意一般,笑容满面地跟他继续寒暄:“没有想到花宫也是会跟小孩子打成一片的家伙啊,总感觉跟你的气氛很不搭调。而且掷飞镖技术这么好,吓我一跳。”

总是突如其来地跳话题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去,离开篮球之外几乎无法激怒他,永远露出有点天然的笑容然后一本正经地讲不相关的事情。花宫不得不承认,对这个人他很少占到过便宜,除了——

“哈,倒是你,穿得这么土气出现在栞祭附近,看来松懈了很多嘛,难怪诚凛今年赛况这么差劲。”话一出口花宫就轻轻啧了一声,他的左手在兜里无意识地打了个没人听到的响指,像是在试图把刚才的话抹掉。

花宫知道对方可能会说的话。

对面的人依然笑得全无芥蒂,只是稍微有些困扰地摸了摸后颈。

“啊哈哈哈,毕竟,我现在也没办法在赛场上支撑他们呀。”

说得云淡风轻,仿佛已经不记得导致他膝盖重伤的罪魁祸首就是花宮真一样,诚凛篮球部的前中锋木吉铁平,若无其事地承认了自己彻底没有办法继续打篮球的事实。

去年强撑着打完Winter Cup总决赛之后,听说诚凛联系了美国的医院,送木吉在那边做了手术,康复后的情况跟大家早就预料到的一样,虽然还可以正常活动,却绝对无法再进行激烈的运动了。

之后木吉脸色严肃起来,表示接下来的话才是重点:“但是花宫,诚凛可是很强的队伍,可不要以为我不在就可以轻视他们。”

一如既往地在这种事情上较真。

花宫轻轻哼了一声,不再假模假样地装出翩翩公子哥的样子继续跟他胡扯:“看到你还是这么让人讨厌我就放心了呢,木吉铁平。”

这样说着就打算转身离去的恶童花宫,被绝不轻言放弃神经异常坚韧的铁心木吉拦个正着。

“哎呀花宫,我在那边摆了一个炸鸡的小摊,正在发愁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卸货卸下来的东西比我想的要多,一个人实在抬不动,没想到这里也能遇到认识的人,请你务必帮个忙哟!”

一脸坦荡笑容的木吉看着像是能从后背发出光来。

 

 

“谢谢大哥哥!”

这声清脆可爱异口同声的感谢,混合了真挚的谢意和幼儿不自知的撒娇及少许成分不明的恶意,源自十二个幼儿园儿童拿到炸鸡之后自然流露的感情。这声感谢并不是只给那个笑起来温厚和气负责炸鸡的大哥哥,也不只是给负责掏钱的红毛暴躁大哥哥,还包括了那个扎着围裙一脸不满却还是将炸鸡一份一份装好的那个粗眉大哥哥。

只不过粗眉大哥哥看起来并不开心。

因为带队老师山崎小姐在不久之后就赶了过来,小朋友们迅速藏起了淘气的一面,整齐划一地对花宫和木吉挥了挥手。古桥的小妹妹在离开之前特意对花宫告别:“再见了哟,花宫大哥哥。”

语气俨然已经跟之前称呼山崎大哥哥一样,充满了怜悯的意味。

连山崎看过来的目光都带有一些“看好戏”的兴奋色彩,花宫若无其事地看着他带着一队小朋友离开,心里默默决定复训之后山崎的肌肉训练加两倍。

花宫真如果剥掉比赛时手段恶劣这个评价,球场之外的他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待人温和有礼貌,不会突然恶言相向,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殴打别人,虽然不那么合群也不会刻意远离人群,不会极度热心地四处助人为乐,但在看到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也会伸出援手,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

所以如果发出求助的是相识的他人,花宫就算讨厌在炎热的夏季做体力活,也会搭把手。

偏偏是木吉铁平。

偏偏是最能令他心浮气躁的木吉铁平。

没能在第一时间拒绝掉木吉的后果就是幼儿园的“小可爱”们纷纷表达了想吃炸鸡的意愿,于是临时保姆山崎在花宫发话之前自觉自愿地上前表示愿意帮忙,本来这么一来花宫就可以理直气壮地离开,却又因为山崎去负责搬物资,木吉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直接分配了花宫切炸鸡的工作。

这个人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分寸啊?

花宫在内心花样翻着白眼,看着木吉那“我知道你会拒绝啦所以只是问问看”的放松的笑容,花宫索性接过了围裙,像是打算做出吓人一跳的举动一样开始接过这份工作。

“哎呀哎呀。”果然被吓了一跳的木吉稍稍睁大了眼睛,随后笑容更加爽朗,“花宫果然是个好人呀。”

明明确实让对方吃了一惊,却像过去一样,击出的重拳完全得不到回应,在伺候走那群小孩子之后,花宫现在非常后悔。

这种油腻腻的工作一点也不符合他的风格,但是满脸笑容的木吉摊子前总是会聚满被他的笑容欺骗的天真人类,于是花宫就只能继续工作下去,突然停手放着烂摊子不管会让他有种不爽的挫败感。

在他终于找准一个空闲点,下定决心把围裙扯下来甩到木吉脸上然后潇洒走人的时候,传来了一个听起来懒洋洋但又饱含渴望的声音,“啊啦啦,这里在卖鸡排吗?”

这人好高。

来人往摊前一站,带来的阴影就足以让人有些吃惊地抬起头。半长不长的紫色头发顺滑地垂到他肩膀的位置,眼睛看起来像是没睡醒一样。

看清楚来人之后,花宫发出自嘲的笑声。

这是一个在他看来心智跟刚才离开的那堆幼稚园小朋友一样的家伙。

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居然会遇到这么多想不到的家伙。

奇迹的世代中大名鼎鼎的中锋,紫原敦,他很期待地看着炸得香气四溢的鸡排,感觉只要有人说“来吃”就会不客气地伸出手,而木吉看着这个老对手,就像是遇到花宫一样露出了开心的神色,热情地招呼道:“哟,要不要来帮个忙啊?”

因为这一声招呼,紫原将视线从鸡排移动到了摊主的脸上,终于意识到这个摊位正在炸鸡的那个家伙是谁。

与此同时,他毫不掩饰地垂下了眼角,露出了明显厌恶的神色。

因为这个表情,花宫一瞬间在内心深处对紫原产生了奇妙的盟友好感。

但随后紫原并无挣扎地接过了木吉递给他的鸡排,像是告知周遭“只要有吃的就可以俘获我”。他大大咧咧地将切好的鸡排放进口中,一边咀嚼一边将木吉和花宫仔细打量,咽下去之后半晌,才慢吞吞地发问:“好奇怪啊你们两个,虽然印象很淡薄,你们两个不是一个学校的吧,感觉明明也很不对盘啊。”

不待花宫撇清自己和那个天然混蛋的关系,紫原又对着木吉抛出了第二个问题:“还有,Inter High你没有出场哦,听说诚凛因此打得很吃力呢,难道你真的再也打不了篮球了?”

吃着鸡排露出可爱笑容的紫原,同时就能旁若无人地直接问出这种很伤人的问题,像小孩子一样天真残忍。花宫掏出纸巾擦着手指,冷淡地看着这两人明里暗里的交锋。

与花宫一样,紫原讨厌热血过头如同jump系男主一样的人,与花宫一样,紫原觉得木吉十分麻烦,与花宫一样,上一届Winter Cup,紫原输给了木吉所在的队伍。

因为这一个问题,花宫和紫原同时想到了输掉之后,木吉露出的温暖人心的笑容并伸出手来——“下次,再一起打篮球吧。”

两个人同时“嘁”了一声。

木吉挠了挠脸颊,比一般人要浓重一些的眉毛平静地舒展开,仿佛这个问题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是呀,再也打不了篮球了。偶尔去篮球部里看他们训练还老是被日向赶出来,真是的,体育馆那么大在角落里玩会儿花札也没什么嘛。”

“其实你们不用这么担心我呀。”木吉无视了那两人一脸“谁在担心你啊”的表情,继续说了下去,“因为已经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了,自己在Winter Cup的时候,也大大任性了一把,会落到这个惨况,应该说理所当然也好呢,还是怎么样也好呢,都不会太惊讶。痛苦到来的时间那么久,冲击感已经减弱到连我都可以接受的程度了。”

“诶?”拖着长长的尾音,紫原像是想起了什么,“这么说来,我有印象哦,是你做的吧。”他朝沉着脸的花宫挪了挪手指。

“废掉木吉铁平的膝盖,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是你吧。”

紫原这句疑问没有丝毫指责的语气,平静地像是刚刚想起这件事了一样。这种安静的指认对花宫来说并不愉快,他更喜欢看到日向顺平那种暴怒前奏一样拼命压抑的质问,这让他有种奇妙的成就感。

虽然他绝不会老实承认自己做过手脚。

——“喂喂,到现在还拿着没有证据的话说是我做的,稍微让人有点伤心啊。”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是打算笑着这样说出来的。

“不要这样说嘛。”

否定了紫原说法的人并不是花宫。在重伤过他的花宫面前,在与他共担过无冠的五将这一算不上荣誉的荣誉的花宫面前,木吉铁平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

“确实花宫打球手段什么的,我很不赞同,但是,说到底是我自己的原因。仗着年轻所以无止境地透支身体,最后积累的恶果被提前兑现了而已。”像是想起了什么,木吉伸手拍了拍紫原的肩膀,露出过来人的眼神,“紫原你也要多注意啊,破坏的铁锤那种依赖爆发力的招式,在训练的时候要注意开发缓冲和减压的做法才行啊。”

在紫原伸手拍掉木吉的手掌之前,先爆发的反而是花宫。

“哈。什么担心不担心的,你Winter Cup的时候就已经很清楚自己身体状况了吧,那种情况下,竟然还有脸对我说什么下次再一起打吧,当我是白痴吗?装模做样说什么手段不喜欢又宽宏大量似的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你以为这样我就会认同你的道路吗?真是笑死人了。”像是终于忍不下去,花宫解下了围裙,一把丢给木吉。他一边低下头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肆无忌惮地宣泄积攒了小半天的恶意,“什么守护啊努力啊,这种东西骗骗普通人就好了,还要对对手说这种话,蠢透了好么!”

“不要突然拿围裙砸我啊……”

被花宫突如其来的一顿脾气惊了一下,一时半会忘了自己本来也有点生气的紫原,抬起头想了一会儿当时对战的情景,然后轻轻眨了眨眼睛:“原来你那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腿不行了呀。这样说来,木吉铁平,你确实是很讨厌的家伙嘛。”

“不要说这么伤人的话啦。”木吉笑起来,“那个时候,确实已经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能打篮球,但并不代表那句话是假的啊。如果可以的话,真的还想再跟你们一起打篮球呀。”

真个鬼啊。这家伙真是,烦死人了。

心里一肚子各式各样的打算,却什么都不肯讲,以为只要笑着就能不被人发现自己真正的想法吗?

可恶,可恶啊。

花宫快步地离开那个被他诅咒了无数次的炸鸡摊,甚至没有回头。只是照旧用那颇讨嫌的语气远远抛下诚挚的祝福。

“你呢,还是好好地看好你的腿,小心不要把第二个膝盖也废了哟。”

“托你的福,应该是不会有事的啦。”对着渐渐走开的花宫,木吉这样明快地回应道。

说着下次再一起打比赛吧,结果再见的时候,打不成比赛的人恰恰是你啊。

去死吧木吉铁平!

谁也无法预料到的突如其来的相遇,带给了花宫非常恶劣的心情。而面对木吉这样的回应,对花宫来说,他自己或许也无法理解为何会如此烦躁。

这种不爽的情绪,直接殃及了在清川杯场馆前等待与他会合的濑户。

当然,这是后话。

留在原地并且坚持拒绝帮助木吉的紫原与木吉,展开了拖拉机一样折腾来折腾去的对话。围绕着“来帮忙嘛”、“不要”、“就只是帮忙切鸡排”、“不要”、“可以请你吃鸡排哟”、“……室仔快来接我啦”如此这般的对话数分钟后,冰室辰也的身影出现在广场的这边。

虽然看起来冰室与紫原之间也发生了点什么的样子,但是与木吉相比冰室在紫原眼中就如同救星一样,愉悦地吃起了冰室特意买给他的冰淇淋的紫原,离开的时候像是想起了什么,扭头对生意越发好得出奇的木吉讲起刚才看到的事情。

“你们诚凛的小狗,好像跑出来了哦。虽然刚才一下子没想起来,但是确实穿着诚凛的队服的样子。要不要去找一下哦?”

“这样吗?稍微有点奇怪啊,这几天应该是黑子在照顾二号啊……OK我会问一下的~”浑不在意的木吉朝紫原和冰室挥了挥手。

这家伙总是这样啊。比赛的时候也好,不比赛的时候也好。

看起来无忧无虑,无时无刻都这样满面笑容的木吉铁平,紫原撇着嘴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呐,室仔。”

“嗯?”

“你们这些对篮球干劲十足的家伙,如果有一天发现自己打不了篮球了,会是什么心情啊。”

冰室扭过头看着他,好看的侧脸上挂着认真思考的表情。

“我不太愿意去想这种事情,因为,即使想到都会觉得很痛苦。所以在还能打球的时候,拼命地想要抓住可以一起打球的时间,那时候无论说出什么样任性的话,一定都是真心的哦。”

紫原无动于衷地朝着天空伸出手掌,仿佛想挡住夏日让人晕眩的阳光,他表情没有波动,像是什么都没在想,然后他握紧手心里沁凉的盒装冰淇淋,大口地吃了起来。

“呀,室仔,接下来我们去那边玩吧。”

“好哦。”

“回阳泉以后也陪我训练吧。”

“好哦。”

 

 

——真,比赛结束了也没有见到你来看嘛。

发件人:濑户健太郎    收件人:花宮真            已阅读

——你烦死了。

发件人:花宮真        收件人:濑户健太郎        已阅读

——哇哦,这么阴沉的语气简直能冲破屏幕了,路上发生什么事了?

发件人:濑户健太郎    收件人:花宮真            已阅读

——你烦死了!!

发件人:花宮真        收件人:濑户健太郎        已阅读




——————————

作者有话说:

作为科幻运动漫画的著名恶役,花宫连带着让雾崎第一的各位都刷了一次脸,这里面关于有些角色的家庭成员的设定是自设,属于原作只提供了框架而作者自行做了填补的内容。

 
评论(2)
热度(16)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