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琪雅Misia

“尽管我对此毫无信心,可我想看看我能不能跨过那片海,我不想再听到它随血液流动而涌起的潮汐。”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

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十二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十二章:洛山众在东京

 

“喂玲央姐?在哪里?啊,这边超有趣诶,很值得好好逛。”一边咬着吸管玩闹般地喝着果汁,一边兴奋地打着电话的金发少年,脚下踩着滑板,逗趣一样绕着果汁摊来回地晃悠。而摊位中那个蜂蜜色蓬松头发的店员则怒目注视他,像是在压抑想拿菠萝砸死他的心情。

“喂喂?喂?信号不太好听不清,总之今天玲央姐跟阿永也要好好玩哦。”叶山小太郎挂掉电话,随后猛地刹住了滑板,稳稳地停在木村家果汁摊的前方,动作之迅捷令摊位前刚接过自己点的果汁的情侣吓了一跳,手一滑果汁差点洒了。

吐着舌头冲买果汁的客人道了个歉,小太郎大咧咧地站到了宫地面前,大声地要了今天第三杯果汁。

“这次要菠萝香橙的混合果汁~”喜气洋洋笑容满面地付了钱,小太郎歪了歪脑袋又自言自语道,“感觉可以喝出苹果味的样子?”

“那直接点苹果汁啊!”宫地一脸受不了的表情,“再来找茬用小卡车碾死你哦!”

“呀宫地前辈怎么能这样说呢,话说前辈喜欢祭典吗?前辈忙完之后要不要一起逛逛呀,前辈现在还有打篮球么?附近的公园有篮球场哦,要不要一对一?”一口气说完一大堆话,像弹簧一样蹦蹦跳跳停不下来的小太郎笑一笑,露出可爱的虎牙,鼻子中央贴的创可贴也闪闪发亮。

“谁!知!道!那么多问题要怎么答啊!”忍无可忍的宫地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如果不是被木村及时地拦了一把,眼看着就要飞起个菠萝让小太郎脸上开花。

与险些被揍但依然心情明朗的小太郎不同,电话的那端,玲央大抵是很不高兴的。

“根武谷你这个手机到底怎么啦?总是断断续续地听不清楚声音。”穿着浴衣的实渕玲央更显出身材颀长,他有点嫌弃地看着手里的手机,用两根手指捉着递给身旁正大口吃鸡排的根武谷永吉,后者豪迈地坐在鸡排摊前简陋的长椅上,浴衣的两个袖子被他绑上去一大截。

“这个是很早以前的旧手机,一直有点信号不好的问题,过段时间打算换个新的。”他用左手接过电话的同时,发出了非常粗野的打嗝的声音。

“你这个人呀,稍微注意一点啊。”实渕玲央向后退了一步,皱起鼻子做出女性化的嫌弃表情,而永吉不以为意地咧开嘴笑了笑,将手机胡乱塞到手腕悬挂的信玄袋中。身后的鸡排摊里,木吉铁平看着昔日的对手,继续以状况外的天然笑容面对一切情况。

“哈哈哈,根武谷一点也没变呀。”木吉这样说着,朝根武谷伸出了手,“三份鸡排正好六百日元。”

看着永吉爽利地从那个配色很糟糕的信玄袋里取出一大把硬币,玲央像是想起了自己可爱的手提包的悲惨遭遇,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

此时已经是较为清爽的午后,火辣的阳光在最狠的那几个小时过去之后就变得柔和了很多,虽然还没有到更凉爽的傍晚,这条街道就已经有穿着形形色色浴衣的男男女女出没了,沿着街道的各式摊贩也已经摆好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吸引游人的眼球。

如果不是这样那样的情况,这个时间实渕玲央本不应该跟根武谷永吉并肩而行。

早上吃完早饭之后,实渕玲央、根武谷永吉和叶山小太郎就分开行动了,小太郎踩着滑板不知道去哪里晃荡了,根武谷永吉则表示想要去尝试配合栞祭特别推出的新口味的牛肉饭,玲央在房间里好不容易抹好了各式护肤品和防晒,计划清单里基本只是购物购物以及购物。

还有就是要记得去看小征。

离开旅店的时候,玲央特意在自己脑海中强调了一下这件事。

如果不是因为赤司的缘故,远在京都的三人并不打算这个时间跑来东京。

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注意到这件事情,栞祭是一个诞生得很突然的祭典,在宣传和部署上却做得相当好,包括配合栞祭策划的各类活动都充分考虑了可能造成的影响,最后实施起来也几乎没有阻力。这种情况,一来是背后投资方财力雄厚,二来是策划者经验丰富。

事实是,栞祭的投资方是赤司财团,策划者是赤司征十郎。

赤司在假期开始前最后一次社团训练中,轻描淡写地对队友们提到了这件事情,语气之轻松就仿佛是说昨天在公园里喂了一只野猫。

“假期的时候,东京会有一场夏日祭,那是我负责的活动。有兴趣的话,一起去玩玩吧。”

这番话如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带出一大堆问题。

“为什么突然要办个祭典啊?”来自根武谷永吉的疑惑。

“小征你准备这个事情有多久了?明明日常活动和训练也一直有参加,难道还有精力挤出时间作这种部署?”来自实渕玲央的关心。

“有好吃的?有多好玩?”来自叶山小太郎的询问。

在三人的注视下,赤司投进当天训练的最后一球,带着捉摸不透的微笑回避了这些问题。

自然,身为对赤司怀有极大好奇的队友,在了解了祭典日期之后,永吉玲央和小太郎早早定好了来东京玩的计划。

三个人今天分头行动,在小太郎和森山以及伊月在柏风公园纠缠不清的时候,根武谷在大吃特吃节日限定牛肉丼的时候,实渕玲央已经干脆利索地从商场满载而归了。而小太郎沿着街道乱逛,根武谷因为太热回旅馆换了浴衣的时候,实渕玲央已经穿着浴衣慢悠悠地沿着步行街朝清川杯的场馆走了。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虽然这个变化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小小的意外。

实渕玲央虽然因为语气和行为偶尔会被不了解他的人称为娘娘腔,实际上是个对女孩子相当绅士的男性,凡事会优先考虑女孩子的感受,是以当站在他斜对面街道的少女发出一声尖叫的时候,他平静地往前赶了几步,伸手拦住那名没头没脑试图逃跑的窃贼。

“我说,不要看女孩子柔弱就下手抢东西啊。”实渕玲央用低沉的声音警告着对方。

对方老老实实地放下抢到手的物品,对玲央和少女低头道歉表示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

——这样的发展怎么可能出现呢?

被当场抓住的窃贼试着跑了三次。

可惜,小偷一般也不会想到路遇的热心路人是以身体素质而著称的篮球运动员,在第三次凶狠地尝试突破失败的时候,小偷把玲央手提的小包也一把扯了下来,和少女的包一起扔进了身旁的喷水池。

这个混淆视线的做法理所当然地失败了,在警察迅速赶到之后,这个小小的抢包事件在少女的感谢声里落下了帷幕。

只是,玲央的手机,钱包,一大堆有的没的的随身物品,统统被泡得一塌糊涂。

为了今天的祭典特意准备的小包就这样变成湿哒哒的拎不出手的东西,玲央站在原地沉痛地默哀了一会儿,原本发给小征确认行程的邮件他也还没有回复,现在什么都没办法联络。想起了老熟人木吉铁平群发的邮件,抱着“离这里也不远”的心态,决定去看看那个听说刚从美国归来几个月的男人。

于是,因为这些琐碎小事而有些不快的实渕玲央,与永远明朗生意爆好的木吉铁平以及正大快朵颐为木吉增加营业额的根武谷永吉顺利会师。

正如上文所述,木吉的鸡排摊生意相当不错。

“好不容易见一次,还以为你要请客嘞。”因为对象是木吉,虽然很爽快地付了钱,根武谷永吉还是在嘴上讨了个便宜。心情并不是很好的玲央顺口嘲永吉一下:“如果是我的话木吉也就请客了吧,请你,恐怕今天的营业额都要搭进去了。”

“哈?就算不请我,干嘛要请你啊。”根武谷咧着嘴笑了笑。而木吉笑眯眯地在身后摆了摆手:“你们两个我都可以请客啊,一份还是没问题的。至于请客的理由,那就更多啦,比如——”木吉眯起眼睛做沉思状,半晌,露出了然的笑容,用手指分别指向根武谷和实渕,“今天的根武谷很帅气,而实渕很可爱啊。”

永吉放声大笑了起来。

玲央则稍稍用手掩住了脸。他显然很受用可爱这个评价,忍不住微笑起来的同时,又为永吉的粗豪作风皱起了眉头。玲央絮絮叨叨地发出“根武谷你注意点形象啦”这样的念叨,在内心深处,又为因木吉的夸奖就开心起来的自己感叹一下。

就算知道木吉这家伙的夸奖就跟刮风一样常见,看到他那种暖洋洋的笑容还是会心情愉悦起来。

“玲央就是把身高砍掉一大截也跟可爱挂不上关系,木吉你不要胡说八道啊哈哈哈哈。”永吉完全不会试图揣测玲央的心理活动,总是毫不客气地戳破玲央的少女心妄想。

“哎呀,幸好不是每个人都像根武谷你这么不解风情,不会说话的家伙太让人丧气了。”

“解风情的事交给你就好了啊。话说这鸡排味道真不错欸,木吉再来一份!”

“不要再吃啦,这都第几份了,好歹等见到小征再想着吃啊……”

“赤司的话今天不是一天都没回邮件么?等会儿去比赛场馆看看就行了,他说不定忙得不得了嘞。”永吉从钱包里又拿出了钱,抄起木吉已经装好在防油纸袋里的鸡排,一边含糊不清地咀嚼一边向木吉挥了挥手,“既然玲央这么着急,那我们先告辞啦。”

木吉那如同看破世情的老人一样慈祥的笑容延续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根实两人都离开了他的视线范畴,他才悠然自得地感慨一声;“大家感情真好啊。”

 

 

“小太郎好像在另一条街道的那一端,看规划图的话,这两条街都处在栞祭的范围内。”

步行街道的两边已经陆陆续续摆起了很多摊位,在烤盘上兹拉兹啦的声音和闻起来就让人想流口水的香气一直没停。永吉不羁地把袖子拉高,像铁块一样坚硬的黝黑肌肉让摊位里那些看起来很有力气的大人都吃了一惊,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玲央非常端庄地走在他旁边,少许中性感觉的面容和彬彬有礼的态度给他平添一份潇洒,两个人的木屐敲击出的声音,淹没在嘈杂中。

方才找到清川杯比赛场馆的时候,比赛已经结束了。

还在打扫场馆的工作人员告诉玲央,最终的获胜者是一名叫赤司征十郎的高中生。

该说完全意料之中呢,还是说赤司又让人大吃一惊呢……

根武谷永吉和实渕玲央互相看了一眼,在一无所知的工作人员面前,露出含义复杂的笑容。

“小征就算输过一次,也还是很强啊。”玲央像玩一样品尝着手里的一枝巨大棉花糖,身边的永吉则举着同样巨大的一支烤章鱼。

因为与赤司错过了,两人索性结伴逛起栞祭的食摊,顺便看看能不能在这个巨大祭典里正好捞到小太郎。

“与其说因为输了一次就变得感觉可以接近了,不如说现在觉得他更可怕了。”永吉大口咬下淋着厚厚酱汁的章鱼,提及赤司,是实实在在的佩服语气,“从来没有体验过失败这种经历,时间越久,失败所能造就的震撼就会越强烈吧,但是赤司他居然能那么坦然地接受了失败的事实,而且在随后的生活里看起来并不为之动摇,这家伙,真的是高中生么?”

“小征可是个好孩子呀。”玲央的声音里有一点得意,又有一点心疼的意味,就像是在讲述自己的聪颖努力又不为人理解的弟弟妹妹一样的语气。

“家里对他实施的是英才教育吧,不管他的极限在哪里,不,从一开始就不认为他有极限一样给他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偏偏小征完美地达成了一切目标,但,他家里也并没有因此为他骄傲过似的,只是认为这是身为赤司征十郎应该做到的事情。我一想到这样的生活,就感觉有些发抖呢。”五颜六色的棉花糖被玲央飞快地消灭成小小的一团,玲央撩起侧脸的头发,将最后的一团棉花糖一口送进嘴里。

永吉歪头瞥了他一眼。

“说起来,说赤司完全没有为输给诚凛这件事动摇,感觉也不是。”永吉声音里有一点迟疑,“确实他正常地训练,正常地安排自己的活动,对待周围的态度也还是那样,有礼貌又有距离。哎呀,那种感觉,玲央你懂的吧。”

玲央看着人来人往的步行街道,无声地笑了。

“怎么会不懂呢。小征他,内心深处,一定有什么地方变化了。对我来说,并不是坏的变化,小太郎应该也有察觉到吧。只是对小征自己而言,是不是好事呢?我也不知道。”

“所以说之前小征说这是他负责办的夏日祭典时,我有一个猜测来着。”举起一根手指,玲央严肃地对永吉说。

“我想,也许是受到了家里的压力。

“从来没有失败过的赤司征十郎,在篮球上失败了。这在家族里或许不会是小事呢,小征他也许被施加了,‘既然这一块做不到完美,就索性放弃好了’诸如此类的压力吧。赤司财团将来是需要小征做继承人的,说不定家族内部也有人说,‘不如把练习篮球的精力转移到家族事业里’,小征可能是为了证明自己不需要放弃篮球也能在商事领域成功,才一手策划了这所有的活动吧。”看了看永吉的表情,玲央伸手拍拍自己的脸颊,“的确是没什么依据的猜测啦。”

“就是说,作为自己能力的证明咯。我倒不是觉得太离奇,只是,那个是赤司诶,真的只是为了这个理由么?”永吉挠了挠头,手中竹签上残存的烤章鱼因为最后一缕肉,挂在竹签上摇晃了一会儿,“啪”地掉向地面。

“汪!”

在永吉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一条穿着黑红色制服的黑白色柴犬猛地从斜刺里蹿了过来,一口接住了掉落的烤章鱼,咽下去之后还美美地舔了舔嘴唇。

“哎呀~”玲央蹲下身,满眼愉悦地揉了揉突然冒出来的小狗,“可爱可爱,乖哦。”

小小的柴犬在玲央手掌下舒服地晃起尾巴。

玲央笑起来,用左手支着下巴,抬头看着一头雾水的永吉,“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这个夏日祭,会让很多人很开心吧。也许对小征来说,只要这样就够了。至于变化啊,过去的故事啊,如果他愿意告诉我们,早晚会讲,不愿意的话,那么,只要他开心就够啦。”

根武谷永吉看着实渕玲央的脸,眨了眨眼睛,也咧嘴笑了起来。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朝玲央比划了一下,“你现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有东西要送给你”。说完,这浑身肌肉的壮汉就朝不远处的小摊跑去。

玲央有些在意地歪了歪脑袋。

不多时,永吉就回到了玲央的面前,他笑得像是恶作剧成功一样,大大方方地向玲央递出一个东西。

“跟你很搭的祭典的礼物。”

那是一张夜叉的面具。

一时之间,玲央露出好气好笑的神色,他站起身将面具接过,罩在自己脸上,凶神恶煞的夜叉面具一动不动地盯着根武谷:“一如既往没品位啊,刚~力。”像是报复永吉拿球场上的外号嘲笑他,玲央将刚力两个字拖着长音念出来。

永吉笑了两声,将攥在手里的第二样东西递给了玲央:“这是另一个跟你很搭的礼物。”

那是做工非常细致的手提袋,和玲央浴衣的花色正好相同。

“你不是很惆怅自己的手包泡水没办法提出来么?那今晚就提着这个代替好了。”大咧咧地朝玲央挥了挥手,永吉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有点饿了,正好现在也热闹起来了,感觉今晚可以把各个摊位扫荡一遍!”

实渕玲央脸藏在面具后面,稍稍停了一会儿。他伸手接过了那个手袋,将面具推到了脑袋斜上方,用比平常还要高一点的柔美音色向永吉表示谢意:“挑得还不错嘛,看来我要重新估量你的品味了。啊,那作为回礼,我帮你去挑一个不错的手机如何啊?”

“饶了我吧,万一你挑得很娘娘腔可那拿不出去啊。”

“那也比你现在这个迟滞一个时代的手机强啊!”

“哈哈哈先吃东西先吃东西。”

被两人遗忘在身后的黑白色的柴犬,也像是心情很好一样,在原地滚了一圈,随意朝一个方向继续前进,身后是不停歇的烤盘上“兹拉兹啦”的声音和闻起来就让人想流口水的香气。

还有人们由衷感到幸福的欢声笑语。

 

 

——小征我们有来哦,可惜路上发生很多事情,到的时候清川杯已经结束的样子,小征一定有拿到第一吧!啊永吉这个手机难用死了,我的手机又泡水没办法用了,回京都打算好好挑一个新手机。晚上栞祭小征也会参加吧。

发件人:实渕玲央        收件人:赤司征十郎        已阅读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