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十三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十三章:流水素面的赞美诗

 

缠着胶布的手指捏着硬币在投币口顿了一顿。

绿间真太郎习惯按下的那个按键此刻是灰的,向周遭宣告罐装红豆汤已经售罄。

“真稀罕啊小真,大热天的时候居然小豆汤也会卖完,除了你之外真的还有人在夏天喝这种饮料么?很难想象啊哈哈哈。”从他斜后方传来窃笑的声音,伴随着绿间已经习以为常的高尾式调侃。

绿间有时候很搞不明白高尾到底在笑什么,只能认为他大概只是想随便找个由头笑话一下。他推了推眼镜,转过身,熟悉的那位搭档在夏日的热浪中漫不经心地撕开手里的包装袋,抽出常见的拼在一起的组合式冰糕。

高尾轻松掰开边缘已经略有融化的冰糕。他将一支咬在嘴里,把另一支递给绿间,含糊不清地对那位热得刘海都黏在额头上的眼镜少爷说:“既然(小豆汤)卖完了,那尝尝(牛奶红豆)冰糕吧,夏天(吃)这个很爽哦。”说完,高尾就顺势咬掉了一大口,冰糕的刺激感让他发出舒爽的感叹声。

高尾那种咬着东西的囫囵的发音,绿间居然听得懂。

绿间不发一言,伸出左手接过搭档递来的冰糕,慢条斯理地吃起来。混合着牛奶与红豆的香甜味道以及入口瞬间蔓延开的冰爽口感,像是引导绿间想起了什么久远的事情,他露出对他而言略稀罕的淡薄的微笑。

“呀~小真吃冰糕还露出这种表情好惊人!难道因为这个冰糕爱上我了么~”

“不要说让人误会的话,高尾。”推了一下眼镜,绿间看着聒噪的搭档平静地回应,“只是想到,初中的时候,也曾经在训练之后跟队友一起在便利店门口吃冰糕,还遭遇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眼看着冰糕边缘融化的液体要顺着淌下来,绿间把第二口及时咬了下去。

“现在回想起来,原来也有气氛那么轻松愉快的时期。”他停了停,像是意识到这句发言有歧义,又补充了解释,“我并不是说帝光后期的氛围就……”

“小真~”高尾露出幼儿园小朋友在午饭前吃到了甜点布丁的夸张笑脸,用力地拍了拍绿间的肩膀。

“像我这种凡人呢,虽然好奇,却也不是很想知道帝光那种可怕学校的篮球部气氛啦。只是情不自禁地想,说到篮球部气氛这方面,我啊,非常喜欢秀德。

“被前辈威胁用菠萝砸死也好,被队长训斥也好,被小真嫌弃也好,被教练的训练搞得差点死掉也好。我想,和前辈们,还有你,为了秀德一起训练一起比赛的过程,还是很享受的哦。”高尾把手臂搭在高尾的肩膀上,语气依然亲昵又戏谑,却露出了难得的认真眼神,“小真也这么觉得吧。我们的队伍,是一只很棒的队伍啊。”

绿间轻轻地哼了一声,像是不习惯于直接坦率地夸赞某件事情一样,待把化得差不多的牛奶红豆冰糕彻底消灭,他才慢条斯理地回应:“那是自然,而且以后会更棒的。因为你身旁的这个男人,可是很强的。”

下一秒高尾的笑声就穿破了这片小小的街道。

在被绿间暴起殴打之前高尾停下来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一本正经地对一脸黑线的绿间询问:“说起来,前辈他们好像生意很火爆的样子,小真要不要过去看看顺便帮个忙……咦那是什么?!”随着高尾的话,绿间也露出了轻微吃惊的表情看向街道的对面。

一架小卡车的货仓里装了二三十根粗细不同的竹竿,从高尾和绿间面前驶过。

 

 

“在一片漆黑之中,只有木屐的声音从远到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当走到他藏身的衣柜前方的时候,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室内虽然并非全黑,但昏暗的房间里,配合讲故事的人那认真的眼神和故弄玄虚的语调,围着他坐成一圈的人里有人已经有些害怕地蜷起来。

“突然!他感到有一只冰凉的手按住他的后颈,同时一个幽深的声音说:你为什么不睡觉?”

不知是谁没抑制住尖叫了出来,顿时像推开了多米诺骨牌,室内尖叫声炸成一片,而讲故事的家伙则笑得捂住肚子后仰躺到了地板上。

“小金。女孩子也在的时候,就不要把鬼故事讲得太吓人了。”伊月被身边的妹妹瑟瑟发抖地钻进怀里,他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轻轻地抱怨了一句同伴的鬼故事,随后拍了拍怀里的妹妹,站起身拉开了纸门,让下午的阳光和清风驱散刚刚因恐怖故事而成形的阴森感。

“但此刻被吓到(びっくり bikkuri )的话也恰如其分(ぴったりpittari )!”他默默地念叨了两句什么,当然,早已熟悉他习惯的朋友对此都懒得做出什么回应了。

“抱歉抱歉,因为以前吓唬队友的时候习惯这样啦。其实按照以前的套路来的话,讲到一只冰凉的手时,应该有一个同伙去摸听众的脖子哦!效果会更成功。”不知何故喜欢这种奇特的与人拉近感情的方式,小金井双手合十,向被他吓到的人致歉。

凭着不管笑还是不笑看起来都很像猫嘴的面容,小金井慎二应该是谐星和吐槽役担当,偏偏这样的小金井讲出的鬼故事比伊月还要更吓人一些,也算是诚凛不可捉摸的谜团。

“大家来吃点茶点吧。”伊月的妈妈面带笑容地将手里的托盘放在榻榻米上,盘子里除了玄米茶之外还有形状小巧可爱的大福,“我们家很少有这么多人一起来玩呢,有失礼的地方请多担待呀。”

“对了。”气质优雅的人妻轻轻晃了晃手指,“我家的茶点(お菓子okashi)绝对不奇怪(可笑しいokashii)哦。”

这种奇特的冷笑话风格原来是遗传的么!

“慎二你也别闹了,等会儿在院子里帮忙干点活。”跟在伊月妈妈后面的大姐姐跟小金井面貌极像,用一个发带把额前的碎发收拾起来,看起来就非常干练的架势,她也将手里的托盘放在榻榻米上,盘子里的茶点一瞬间就被分发完毕。

“对啦小俊,刚才椎名家来电话说,已经送竹子过来了,你去迎接一下哦。”伊月太太朝门外指了一下,此时,已经能听到小卡车发动机的声音了。

坐在小金井对面的身材高大的下垂眼少年,此时恭敬地朝伊月太太正坐行礼,小金井也做了一样的动作,然后大声向和蔼的伊月太太表示谢意:“承蒙招待,非常感谢!啊,水户部也是这个意思。”

“啊呀不用这么客气啦,我们家的伊月才是,一直以来受你们多多照顾。我们家夏天都会做一次流水素面,但是一直只有几个人的话感觉好寂寞,你们来了还更热闹呢。”

说话的功夫,椎名家的小卡车,听起来已经停在了门口。

暑假到来之前,诚凛最后一次的在校日常训练仍然在丽子可怕的严格要求下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结束了肌肉训练和耐力训练之后,众人都浑身是汗地在场馆里休息时,水户部和小金井只有一方发声的奇特对话被伊月听到了。

“家居式流水素面机?水户部你家的坏掉了啊……我家只有四个人,对流水素面也没有执念,所以从来没想过要准备这种东西呢,家居式流水素面机不就跟回转寿司一样么?”

“……”

“哦哦,贵一点的还能有上下的坡度是么,但是这么一来流水素面的感觉都没有了。”

“……”

“哈哈哈水户部你家兄弟姐妹那么多也是麻烦事啊,弟弟妹妹这么期待吃流水素面的话,今年要是没有,是有点遗憾。”

“……”

“我说——”伊月擦着汗朝金水二人走了过来,自然地提出了邀请,“流水素面的话,今年来我家一起吃怎么样呢?”

伊月的家庭条件相对于诚凛篮球部的其他人(不算火神的话),是要优渥一些的,他家有传统的日式庭院,感觉确实非常适合吃流水素面。

“但是感觉很添麻烦啊,而且水户部说他家里兄弟姐妹非常多,这样太不好意思了。”

“没关系啦!我家也有对流水素面非常执着的妹妹,所以每年夏天都会做,但是特意劈了竹子也只能用一次,要是人少感觉更浪费。我家庭院也还蛮大的,不用担心麻烦的问题。我跟父母还有我姐姐妹妹再确认一次,如果都同意的话,暑假的时候来我家玩吧。”

在伊月的热情邀请下,敲定了在这一天一起来吃流水素面。

“凛哥!劈竹子的时候小心一点哦,我和茜姐还有绫姐去厨房准备蘸料哦。柳,冬由加,你们也小心点不要伤到自己。”水户部家最大的妹妹,水户部千草向大哥和妹妹叮嘱之后就进了后厨。

水户部家的几个弟弟们,年纪大一点的在帮忙把劈开的竹管边缘处理干净,最小的那个在帮忙把细一点的竹竿扎成支撑竹管的支柱,水户部的两个妹妹则帮着设计怎么把处理好的竹管接起来,水户部、伊月和小金井在做最麻烦的工作,把送来的竹竿挑出可以用的部分,然后对半劈开,小一点的竹竿则劈成酱料的托碟。

虽然准备工作很麻烦,在众人的一同努力下,小半个小时的功夫,一条蜿蜒曲折的竹子流水台基本搭好了,从厨房接了水管用来提供源源不断的凉水,末端则流往伊月家的池塘,为了漏掉的面条也掉进去,在水流冲下的那块石板上放了一个竹篓。

负责后厨行动组也很有效率地准备了辣味和不辣的两大盆蘸酱,面条也煮好了好大一桶,但就这些看着还担心不够,伊月太太和小金井茜还切了一大盘西瓜放在旁边的台子上。

伊月太太和茜姐在准备煮第二桶面条的时候,院子里的众人已经做好准备开吃了,水户部家的八个弟弟妹妹还有伊月的姐姐妹妹整整齐齐地排在流水台的左右两侧,众人各自端着装满酱料的竹杯,对着还只有流水的竹渠大喊一声:“我开动啦!”

伊月、小金井和水户部分别站在流水台的起始处、三分之一处和三分之二处,彼此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开始往宽大的竹渠里放入已经煮好的面条,细细的面条顺着潺潺的流水往下滑行,被眼疾手快的家伙一把抄走,放到蘸酱的竹节里轻轻一搅,捞出来送进口中,那浓厚的酱料香味和经凉水一激带来的清爽感彼此叠加,要是有人往蘸酱里调了些芥末,那股刺激的快感能一瞬间顶上脑门。

一时间,每一个吃到素面的人,都忍不住在咽下去的时候抬头长长地呼一口气。

流水素面,真是深得夏日精髓的美食啊!

“呜哇……”小金井看着吃得很开心的众人,情不自禁咽了下口水,“水户部,我稍微有点能了解你们家对流水素面的执念了啊。”

水户部宽厚的眉眼舒展开,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沉静地点了点头。

伊月在最前端接口道:“而且人多的时候就更好玩,大家抢着捞面条的感觉也很奇特,明明不抢每个人也能吃到,但是抢着吃却会越吃越开心,这也是为什么要分好几处下面的道理所在,不然排在后面就一口也吃不上了。”

“我也,我也想捞面吃!”小金井把大平口盘里的面条一筷子一筷子全部夹空之后,终于按捺不住口水,朝着空荡荡的盘子发出渴望的呼喊,随后后脑勺被纸扇重重一抽,待他揉着脑袋回过头去,他的姐姐小金井茜笑嘻嘻地塞给他一双筷子:“好了臭小子,第二盘面已经煮好了,这次加面的工作我们来就行了,快去吃吧。”

水户部也被千草推到了流水台的旁边,妹妹还贴心地调好了蘸酱,伊月太太也接过了伊月的工作,伊月的姐姐绫还提来了冰镇好的大桶酸梅汤。

因为第一次的争夺非常激烈,第二次三位女性在加面的时候频率就稍微放缓了一些,已经吃差不多的女孩子脱离了战场,而还意犹未尽的又要面对馋意大发的新三人组,在大家你争我抢欢天喜地的过程中,第二次加的一大盆挂面不多时,又全部被消灭干净了,吃到最后已经变成类似玩闹一样的场景,等水户部、小金井和伊月分别把自己料碟里的最后一口面条咽下肚子时,换伊月太太举起空无一物的白色瓷盘,宣布面条彻底吃完了。

茜姐和伊月太太都表示不跟小孩子一起抢,只象征性地吃了两三筷子,随着第二盘的清空,大家这场欢乐的盛宴就走到了尾声。已经没有面的竹渠旁,玩心很大的小孩在那里愉快地玩水,还有人在观察末端的竹篓里到底漏了多少面条。女孩子们则一人端着一杯茶,坐在走廊边缘,互相聊起感兴趣的八卦来。

“啊啊,感觉一直在捞却怎么也吃不够,真想再煮一点吃呢!”小金井还有些意犹未尽地拍了拍自己肚子,对着好友水户部发着牢骚,水户部则郑重地对他摆了摆手表示不赞同。

“流水素面主要吃个乐趣而已,一口气吃太饱的话胃也会受不了。”伊月太太笑眯眯地给他们三人端上早就准备好的樱饼和茶,“听小俊说,今天东京有祭典哦,晚上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美味的小吃摊吧,现在吃太撑的话,到时候后悔可来不及哦。”

水户部捧着茶杯美哉美哉地啜饮一口,身边的小金井反而激动得眼睛发亮。

“祭典啊,听起来真好……是不是还有烟花?”

“当然有啊,烟花,perfect!”伊月突然露出有些神秘的笑容,“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也不枉日向为这一天做那么多准备。”

“啊说到这个,小俊,我有跟今弥提到浴衣的事情哦,一周之前她来找我去挑浴衣,我就顺便给小绫小舞还有小俊都买了新浴衣穿哟。”相田今弥是是相田景虎的夫人,相田丽子的妈妈。伊月太太自从与她认识之后就维持了闺蜜一样的互动。此刻伊月太太的眼睛也像自家儿子一样闪闪发亮,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除了他们都很爱讲冷笑话这件事外,让人前所未有地感受到真不愧是母子俩。

“真不愧是老妈!”伊月也朝母亲竖起了大拇指。

小金井和水户部一头雾水地看着眼前貌似策划了什么事情的伊月母子。

“我说,伊月,难道你有什么特殊的计划?”小金井有些怀疑地看着伊月,身旁的水户部同样露出颇为怀疑的眼神。

“特殊的计划什么的,当然没有啊,只是某个家伙想把早就该说的话彻底说出来而已。”

水户部拽了一下小金井,对他比划了几下,小金井便点点头,代为传达水户部的意思:“水户部说,现在想想稍微有点奇怪,福田他们有打工,土田跟女朋友有约,黑子说有事情要办,火神一般都独自去练习,伊月你又把我们请来吃流水素面,也就是说!今天不会有人找教练商量训练的事情了!”

“那,那!答案只有一个!”像是终于回过味来,小金井和水户部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却把即将冲出口的猜测又咽了回去。

伊月摸了摸下巴:“打住打住,把你们请来吃流水素面这个真的只是因为我家有传统项目于是顺便而已,这个是你想多啦,虽然我也确实不希望有人这时候去找教练就是了……”

说着,伊月一脸严肃地问小金井和水户部:“倒是有件事我非常在意,从今天早上起,你们有谁联系上黑子了么?”

 

 

——黑子你没事吧?!伊月说从早上开始就打你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还说看到了很像二号的狗不知道是不是二号跑丢了,不要吓人啊黑子!不过要是真的有事的话你也看不到这个邮件大概……

发件人:小金井慎二        收件人:黑子哲也        未阅读

——流水素面,好吃。非常感谢。 

发件人:水户部凛之助      收件人:伊月俊          已阅读

 


 
评论
热度(13)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