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十五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十五章:在各自的道路上前行

 

清川杯的场馆后方,跨过那条不宽的小路,有一大片竹林,不管场馆里经历了怎样激烈的棋场厮杀,这片竹林只会在风过的时候发出温柔的喧哗。

清川杯的最后一战,刚刚正式结束了。

“赤司征十郎战胜了前龙王清川长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在比赛结束之后,记录员还在紧张地核对记谱,裁判在认真核对棋局最终的形势时,这场比赛的结果已经悄然传遍了整个场馆。

“技术比我预想得还要成熟,你这孩子,真是了不起。”穿着和服的清瘦老者,悠闲地在竹林里随意地走着,身边的跟随者穿着黑色的羽织和暗红色的和服,听到老者的那句话,神色如常,好像被这样评价是理所当然:“想要打败老师,当然要认真。”

“只是技术成熟也就算了,战术也狡猾起来,中途的转换棋风,也是布局吧。”老人侧身看了看自己年少的弟子,对方含着淡淡的笑容,像是得到了认可一样轻轻颔首。

赤司征十郎在将棋方面的造诣绝不比职业棋手差,但囿于精力有限,一直到今天他也未曾加入会馆进阶成为职业棋手,这场清川杯业余将棋比赛,虽然小有声势,也绝对无法与龙王赛、名人赛等顶点级别赛事相提并论,只是,赤司财团未来继承人进军将棋的野心,在这场比赛中充分展露出来。

作为赤司对将棋爱好的启蒙者,提到这孩子的名字时,前龙王清川长时仍然会想到那双竭力隐忍又过分聪颖的眼眸。当那个孩子作为正式的对手坐在他对面时,那份惊人的天赋转化为的压力,足以让清川长时重温职业棋手时期那严格残酷的竞争氛围。

“前期的棋势稳重平缓,中期陡变为锐意进攻,两种棋路的气质截然不同,就连我都有一瞬间在思考,坐在我对面的棋手是不是换了个人。”清川曾经在几年前短暂地指导过赤司征十郎,有这一层羁绊,还是因为赤司的父亲。这两年他从未与这孩子见面,却隐隐约约听到了关于这孩子不好的传言,所以一时之间,经验老到如他也稍微吃惊了一下。

“但那只是你的陷阱,用来干扰对手的节奏,限制对方的思考。连自己身上的传闻都拿来对付师傅,该说你什么好?”

面对老师的调侃,赤司征十郎还是一如既往地带着完美无瑕的礼貌笑容:“只是全力以赴而已。”

以清川长时的眼光来看,赤司征十郎如果正式迈上职业棋士的道路,未来争夺名人之位的道路上,会成为让人望而生畏的可怕选手吧。

自己只是在这孩子前进的路上提供了一个路标而已。

对现在的清川而言,更重要的是当前的悠闲的生活。

清川前龙王退役之后,除了偶尔有些比赛会请他去做解说或者观棋嘉宾之外,他开了一间书店,平日自己雇了几个人打点,书店很小,不用很费心,今早他也是托人暂时照看一下书店,稍微收拾就过来参加比赛了。

啊,书店里好像有什么事情来着……

赤司安排的接送老师回家的车子已经稳妥地停在竹林外的道路上,在送清川回家之前,赤司惯例询问老人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去做,清川长时想起了早上赶来比赛之前,依稀有什么事情忘了交代,思索了小半天仍然没有想起来,只得苦笑着放弃。

大概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吧。

目送自己老师远去的赤司站在竹林里,闭上眼睛,像在休息一样静静听着清风吹过,竹叶婆娑的声响,直到那个推着自行车,沿着左侧的小道拼命跑过来的家伙把这氛围彻底打乱。

“赤,赤司君!”来人气喘吁吁地冲到赤司的面前,眼神乱飘,上气不接下气,按住胸口稳了半天,才把后半句说了出来,“我……我有件事情想拜托赤司君!”

 

 

将轮椅推出去的时候手感十分顺滑,完全没有阻塞的感觉,真田的思绪不由得飘远,过去的一些回忆不知不觉浮现在他脑海中,直到坐在轮椅上的人开口对他说话。

“那几个孩子,陆陆续续有给我发近况。情况比我原先设想的情况,不知道该说要好呢,还是要差一些呢。”白金监督的声音比起两年前略微苍老了些,但依然很有活力的样子,光听他说话的话,恐怕难以想象他身体曾经虚弱到什么程度。

“在我看来,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前进。”真田平静地回应了白金监督。说出口的同时,他眼前就出现那几个孩子初中和高中时候重叠的身影,有一种奇异复杂的内疚感就会沿着他的胸口上行。

提到那几个孩子的话,有太多后悔的决断了。

白金耕造缓缓地笑了起来,听起来像是万一笑得很厉害就会咳嗽一样。

白金耕造一度因为劳累过度而病倒,那是发生在两年前的事情。这个突发事件,某种意义上对所有人都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最严重的时期,他一直在美国休养身体,这半年逐步好转,才提出回国静养。

“就算美国的医疗水平更好,还是家乡更亲切更自在嘛。而且现在身体情况已经好多了,回国在各方面都要方便很多。”白金监督这样讲之后,原本非常强硬反对的另一位白金先生,洛山高校现任教练,也在权衡之下同意了。

真田一直不清楚这两位白金之间的关系。或许是兄弟?虽然没有往来得很频繁,但白金监督病发的那段时期,积极负责联络医院治疗的是洛山的这位白金,在白金监督还没有转移到美国去疗养时,偶尔真田来看望他,也与洛山的那位教练数次相遇。

真田不是好奇心旺盛的人。两位白金都没有对彼此的关系做出特别的解释,他也不曾询问。

方才去病房探望白金监督时,洛山的白金也在场,他像是在对坐在轮椅上的白金耕造低声说着什么,随风入耳的只言片语,似乎是说今天与老朋友有约,傍晚这段时间便不来看望了。

“无妨无妨,真田今天在。”白金耕造挥了挥手,露出招牌式的和蔼笑容,天知道这笑容当年在篮球场上骗了多少新入部的热血少年,直到他们被训练强度压到只能趴在地板上喘气时才深刻意识到这位教练有多可怕。

而洛山的监督,白金永治,气质上要比白金耕造冷峻很多,他在得到了确认之后仍然面无表情,看到真田走进病房,也只是微微颔首表示招呼,随后就起身打算离开病房。

“还是要恭喜你啊,洛山今年依然拿下了Inter High的冠军吧。破除了不败之光后,很容易一发不可收拾地坠落下去,在这种情况下能重整队伍,夺回冠军,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前帝光的总监督,笑着对高校的同行发出了祝贺。

听到这番话,洛山的白金才露出一丝笑容。“是,但是正因此,洛山的队伍对胜利有了压力之外的新的渴望,对我而言,是可以利用的好事。”

真田站在一旁,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洛山高校与帝光中学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关联,前者是高中后者是初中,然而若说后者曾经缔造了中学联赛三连霸的战绩从而让“奇迹的世代”脱颖而出,那么前者的战果恐怕说来更让人觉得可怕,从第一届Inter High、 Winter Cup 开办以来就从未缺席全国大赛的学校,连续五年包揽高中篮球三大比赛的头名。

两个队伍最大的相似点,就是对胜利极大的执念。

真田不了解洛山的训练方式,但是想想也知道,大概跟帝光一样,会区分不同等级的选手,稍有落后就要面临残酷的轮替,训练强度应该也极为严苛,说到底这些基本的训练技巧,豪强学校是相同的。

洛山到底为何能长久屹立于胜利之颠,或许与帝光如何能“百战百胜”一样,是所有人都明白原因,却少有人能重现奇迹的存在。

真田唯一能肯定的是,两位白金教练的风格并不一致。

但两人都确实地带领了自己的队伍走向胜利。

真田将轮椅推出了医院,在医院绿化区的湖边,两人都静静地停下休息了一会儿,然后真田继续推着轮椅,与白金耕造一起出了医院大门。

大概是精力旺盛时期遗留的习惯,白金监督并不喜欢长久地处在医院的环境里,虽然安静,却很乏味,所以每天有两小时时间,白金耕造会在医院外散步,当然,出于很多考虑,医院建议他利用轮椅,而每周真田来看望他的时候,真田总会自愿承担推轮椅的工作,即使白金监督表示自己推就OK。

这间医院的位置非常巧妙,处在可以算是市中心的地区,却因为周遭的布局是悠闲的居民区,平时人流并不多,路上偶尔还会遇到同样住院病人的家属前往医院,彼此相视一笑。白金监督兴致勃勃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指示真田走一条没走过的路。

“不用太在意,真田。”不知为何,白金监督捡起了刚才的话题。

“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可以不用介怀了。”

白金指的是青峰的事情。

“为了胜利,与为了‘胜利’之间,界限有时并不是那么清楚的,我并不是说我赞同你那时候的决定,但我理解你的心情,所以,已经过去了。”白金耕造拿起垫在自己膝盖上的平板,随手翻着什么,若无其事地开解身后那个男人,“青春叛逆期的时候,正好赶上了这样那样的意外,敏感地察觉到自己不再被当作普通的队员,而是特定的筹码一样的存在,那种场合,即使我也没办法处理得更合理吧。”白金眯起眼睛,他了解真田,真田的责任心会让他无法原谅自己为了胜利而对原则做出的妥协,但是这不是不可挽回的事情。

跌跌撞撞也好,懵懂不知也好,每个人都会找到让自己最大限度绽放青春的所在,那不是什么力量可以阻止的,不经意的小事也许就能促成新的故事,谁都没办法决定谁才应该负责。

“真田,看,这是那群孩子发给我的东西。”白金监督把手里的平板递给真田,他点开了一个相册,而相册里的主角,是真田非常熟悉的人。

一张是看起来设置了自动照相功能,在训练结束之后在合宿地区照的照片,戴着眼镜的绿间被身旁笑得很愉快的搭档不断干扰,但最终还是照下了他比较满意的认真状态。除此之外绿间还发了很多表情严肃的照片,看起来都像是认真考虑了选景,似乎是想把自己的最佳状态表现出来。

黄濑的照片则非常休闲,好像是在模特工作的间隙的自拍,这家伙当年就看起来很有男性魅力,如今长开了估计更招小女生喜欢了吧,其余的照片估计是请队友拍的,还有一张看起来是照着杂志照片拍下来的一样,是黄濑非常帅气的扣篮瞬间。

黑子也发了很多照片来,最近的一张是昨晚发来的,似乎是他现在所在队伍在一起聚会,人数相当多,不知为何紫原也在照片里出现,那个引人瞩目的火红头发的少年看起来存在感很强。

紫原的照片很少,而且大多数都跟零食有关。表情跟初中时代一样慵懒,偶尔也有训练时候的照片,好像是突然找到了自拍镜于是就拍了一张发过来的样子。

然后,真田翻到了青峰的照片。

和初中时期相比变化最大的少年,脸上不再是无时无刻充满对篮球的热忱,而是青年人常见的对什么都不太有所谓的倦怠感,照片大部分好像是桃井拍的,偶尔能看到镜头前散下的一溜粉色长发,有一张跟队友们的合照,看起来跟队友关系也不是很融洽,起码那个灰白头发的就跟青峰很不对盘。

如果那时候没有放纵他,而是强制让他回归到普通队员的感受里的话……

真田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这件事。

但是,青峰的照片看起来也并没有不快乐,他吃东西的样子还跟初中一样,跟桃井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一脸不耐烦,打球的时候依然眼睛会发亮。

大家都还在自己的路上。

真田推了推眼镜,轻轻吁气,打算说些什么,却听到脚边传来了小狗的叫声。

黑白色的柴犬,在日本并不算多见,应该是家养的小狗,还穿着类似球衣一样的衣服,显然不是需要警惕的野狗。

“哎呀哎呀,好乖好乖。”白金弯下腰,把毛绒绒的黑白色柴犬抱起来,满脸笑容地揉着小狗的毛,尽管如此,他接下来的发言仍然围绕那个话题,“你看到这些孩子,有什么想法么?我每次的想法就是,曾经做过他们的教练,曾经指导过他们,真是很不错的相遇。”

“我也经常会想,如果我身体一直很好的话,局面会不会完全不一样?但想这种事情没有意义,真田,不如来讨论帝光下一年的方针比较务实。你可是以后要接过帝光的责任,继续开拓的总监督啊。”最后拍了拍小狗的头,白金耕造彻底结束了在这个话题上的发言。

真田是聪明人,并不需要反复劝解他。

戴着眼镜的冷面教练真田,情不自禁地挺直身体,低声回应:“是,白金监督。”

在他将平板递还给白金的时候,清脆的铃响提醒他,平板收到了一张新的照片。

那是穿着将棋比赛用和服的赤司征十郎,在竹林里对着镜头微笑。

 

 

“这样就……好了么?赤,赤司君?”

匆匆换了衣服推着自行车追赶赤司而来的降旗,有些不确信地举着手机。

“嗯,谢谢你,降旗君。”赤司将手机收回来,平静地看着比自己还要矮一些的,诚凛板凳球员降旗光树,心里泛起一丝好奇。

赤司并不敢说自己了解全世界所有人,观察人类是黑子的兴趣,而赤司只会留意让他印象深刻的人。

按照常理来说,降旗光树并不属于这个范畴,第一次在Winter Cup比赛前那次短暂的会面,这个球员没有给他任何印象,即使那时候做出观察判断的,并不是严格意义的自己。

但明明没有天赋却拼命挣扎着让自己发光发热的人,总会多看两眼吧,哪怕是弱小得在狮子不断发抖的吉娃娃。

在降旗大着胆子说“有件事情想拜托赤司”的时候,赤司却先行提出了要求。

“请帮我拍一张照片。”他这样说。

于是这个奇特的反向帮助缓解了降旗的紧张情绪,等他终于要提自己的请求时,他已经不再发抖了。

“赤司君为什么那么强呢?”

结果真心话脱口而出。

“不,我并不是在质疑赤司君,而是因为真正见识过赤司君的能力,才不由得想,如果我也能变得强大起来的话,一定会对球队有更大的帮助吧,所以,所以,赤司君为什么会那么强呢,想要问问看,如果我也想变得更强的话,要怎么努力才好……”

赤司轻轻笑了一声。

意识到自己刚才发言包含了狂妄的歧义,降旗手忙脚乱地想要比划着解释自己:“啊啊啊我不是说只要我努力我就能跟赤司君一样强,当然我也想变得跟赤司君一样强,但是赤司君太厉害了啊,实在是太厉害了,所以我只要能变强就……而且,而且赤司君也知道,我每次一上场就会发抖,遇到气场很强的人就会慌乱,可是赤司君面对过更多更可怕的场合吧,却能那么容易就坦然面对,所以……其实就是,赤司君,想拜托你指导我!”

语无伦次之下,这个三白眼少年猛地做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一方面表现自己的诚挚,另一方面掩盖他脸已经红成一片的事实。

在清川杯的场馆里,他下定的决心就是这样。

不甘于做一个偶尔上场发挥作用的板凳球员,就跟景虎先生说的那样,只有想要做到更多的人,才有机会真的做到更多,黑子想要学习投篮的时候,就去直接拜托了自己认识的最擅长进球的人,而降旗认知里,他想学习的最强的对象,毫无疑问就是赤司征十郎。

到这一步,降旗才突然意识到被赤司拒绝的话,自己会有多尴尬。

也许会当场在地面上烧起来吧。

高贵的狮子朝他走来,他能看到对方的木屐出现在视野里,赤司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他抬起头。

“我并没有想到你会直接这样向我求助。”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可以被随便碾死的替补球员……降旗沮丧地胡思乱想。

“感觉很有意思的样子,那么,我答应你的请求。”

降旗蓦地睁大了眼睛。

“不知道如何应对很可怕的场合和气场很强的角色是么?那么,就从练习能跟我正常对话开始吧。”

篮球场上如同魔王一样的红发少年平心静气地打开了手机,对下意识地抖个不停的新朋友问道:“你的邮箱,介意告诉我么?”

 

 

——抱歉,之前的时间都在比赛中,没有及时回复邮件。以及,今天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发件人:赤司征十郎        收件人:绿间真太郎       已阅读

——你们能玩得开心就是我最大的成功。关于这个祭典,是约定的一部分。

发件人:赤司征十郎        收件人:实渕玲央         已阅读

——许久未见,不知监督身体如何?今天我参加了清川杯将棋比赛,记得您说想要知道我的近况,所以将照片发给您看看。打扰。

发件人:赤司征十郎        收件人:白金耕造         已阅读

——降旗君,开始加油吧。

发件人:赤司征十郎        收件人:降旗光树         已阅读


 
评论(2)
热度(14)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