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十八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十八章:浸在青梅酒中的相聚

 

中谷仁亮浅浅地喝了一口青梅酒,清酸柔软的口感足以驱散夏日难耐的烦闷。

吉承天最大的特点是那个让人有点摸不清头脑的猩猩吉祥物,但是之所以选择在这里相聚,是因为这家是少数还在贩卖这个牌子青梅酒的居酒屋。中谷年轻时候就非常喜爱的青梅酒的味道,这么多年竟然丝毫未变。

记忆中除了高强度的训练、激烈到让人心脏要炸开的比赛以及灯光、掌声、呼喊之外,在国家队效力的时光里,最惬意的应该就是每次大赛比完后和队友们找个地方喝喝酒。

这个如今基本找不到的青梅酒,是那时候彼此最喜欢的饮品。

那时候源太还在试图追求如今已经成为相田太太的女士,雅子还没有因为被纠缠而驱使昔日的小弟揍人,克德从那时候起就备受女士欢迎,景虎则一直是相当聒噪的存在,让自己很不会应付,至于永治,直到今天中谷都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心思太内敛了,但是就算是这样,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作为队长的永治也会露出放松下来的笑容。

想什么呢。中谷自哂地又喝了一口酒,夹起一块炖萝卜送入口中。

都已经是四十岁的大叔了,还畅想着自己是年轻小伙子时候的事情,感觉有点丢人啊。

“不要露出‘已经老了’的表情。”雅子坐在对面安安静静地吃着鱼豆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注意到中谷仁亮的目光之后,她也端起了酒杯,“我是不想做那种跟老朋友聚会时不断提及往事的人,时代总是年轻人的,但我不觉得一定要反复提醒自己这件事。”

雅子是他们中间最小的一个,当年一起在国家队的时候,她时常被景虎笑话是个小妹妹,这个小妹妹如今成了让人对战时背脊发寒的干练教练,也是奇妙的际遇。

“话说大家在前不久Inter High上又交手了嘛。”源太刚刚一直在打电话,挂了电话之后,笑容满面地拿了一串照烧鸡肉吃起来,“我们海常今年表现不错吧!”

说什么不好非要提这个话题。

雅子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而中谷自己也苦笑起来。

荒木雅子率领的阳泉高校,中谷仁亮率领的秀德高校以及武内源太率领的海常高校,都是近年来数一数二的篮球豪强学校,所以所谓的“表现不错”到底是指什么呢?第一?第二?四强?八强?

说得傲慢一些,这几个学校的目标都只有一个,就是全国第一。

在国家队的时候大家都是队友,纵然如此也各自存了竞争的心态,到了教练这个阶段,自己所带领队伍的输赢,也决定着彼此暗地的较劲。

“打扰了。”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彬彬有礼地向服务员询问位置。听到这个声音,雅子就露出有些为难的神色,眉毛轻轻皱起来,源太则像瞬间燃起战意一样,兴致高昂地冲来人挥了挥手:“原泽!”

来人是一位头发微卷的中年帅哥,看起来身材管理做得十分到位。他走到中谷这一桌,冲已经坐好的三人点了点头:“抱歉,我稍微迟到了。”

这家伙到现在还是这么英俊。中谷看着坐到他旁边的原泽克德,又看了看对面雅子和源太的表情,不由笑了一下。

原泽如今的潇洒单身形象简直让他在女性群体中炙手可热,虽然并不羡慕,中谷看到他利索的形象时,偶尔也会感到压力。瞥了一眼原泽克德的穿着,一贯自认为自己身材保持得不错的中谷也略微挺直了后背。

有趣的是源太的态度,带着秀德全体围观海常与桐皇比赛时,中谷留意到武内源太那天特意打扮得非常正式,正式到了夸张的程度,那时虽然关注点主要在赛场上那些孩子们的表现,却也不由为男人的这点心思勾了勾嘴角。

而雅子,雅子往日是对任何人都冷面对待的个性,唯独面对原泽会有些不自在,要说是性格相克,倒也不尽然吧。观察着这三人的化学反应,中谷露出了似有若无的笑容。

“原泽你这次可不要喝得太难看。”看到桐皇的教练给自己斟了一杯酒,武内抢先下了预防针。

原泽克德虽然平时看着风度翩翩,其实是相当爱喝酒的人。与只喜欢喝清酒的中谷不同,原泽很爱喝威士忌那类听着就很可怕的酒,喝醉之后的表现也与平常反差巨大。

“白金他怎么说?没时间?”假装没听到武内的发难,原泽坐下来后点了一份烤青花鱼,随后询问了此刻没有出现在店里的人。

“不,今年倒是说有时间,也想来见见老队友,但是要先去医院一趟,可能会晚点过来。”依然轻轻颦着眉的雅子又叫了一份芥末章鱼。此刻她正把盘子里的魔芋丝消灭干净,喝了点酒,眼睛里的神彩也亮了一点。

原泽也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点了点头:“应该是帝光白金总监督的事情吧。”

“那么不算白金,这次又是那个家伙迟到咯。”

中谷带着笑微微点了点头,雅子耸了耸肩膀,而武内毫不客气地大声说了答案:“相田景虎那个家伙嘛!”

昔日的篮球国手退役之后,先后进入了学校就职担任起教师的工作,然后又纷纷加入了篮球部担任教练,只有一个人例外,正是那个家伙,每年在聚会的时候都要搞出些不大不小的花样,简直像个不安分的少年。

“怎么,以为我又要迟到就敢这么公然背后议论我啊。”有点粗野的嗓音以及吊儿郎当的语气,大家不用看就知道这话出自何人之口。

左手臂弯里塞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点心盒子,右手不耐烦地抛接着车钥匙,相田景虎沿着居酒屋的木质台阶爬上来,照旧穿着非常浮夸的夏威夷风格花衬衫和大短裤,脑门上还顶着一架很难说好看的墨镜,景虎看着久违的友人,发出非常吵闹的笑声,“大家精神都很好嘛。”

已经就坐的四人回以损友相见格外不客气的微妙眼神。

只有景虎在退役之后选择了跟众人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他开了一间健身房,同样是教练,面向的人群则变成了为了维持健康而在健身房努力锻炼的人们。

不过,与其说开了一间健身房的景虎比较奇怪,不如说其余几人退役后都选择去高校做了老师这件事比较奇怪……

去年开始,景虎的女儿相田丽子逐渐成为了其余几名教练心中不可轻视的重要对手,在IH和WC中都表现相当亮眼,即使今年的IH里诚凛的成绩并不理想,谁也不会把相田丽子当作普通的高中少女。

“我老婆烤制的饼干,带给大家尝尝哟。”景虎潇洒地把手里的点心盒子丢到了桌子上,不管周围人瞬间变了的脸色,热情地推销起来,“听说今年难得是小雅子负责订位,所以她特意练习了很久烤饼干让我带过来,大家不要客气!”

“我说,这个真的可以吃吗?”发出如此大胆发言的是额头不断冒汗的武内源太。

相田景虎的夫人并不是篮球运动员,但是她与景虎相识的时候,恰恰卷入了一场三角恋爱的风波,武内当时还是年轻有为英姿焕发的帅哥,曾经对景虎的太太展开了激烈的追求,遗憾的是最终与那位女士心心相印的人是这个品味多年来停留在夏威夷花衬衫的家伙。但是正因为有这一段经历,景虎的夫人和篮球队的几名老队友都有几面之缘,跟大家的关系算是普通朋友。

所以,在场的几个人都很了解,景虎的太太的烹饪技术十分,惊人。

顺便一说丽子很有可能是继承了这个天赋。

“源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老婆的料理你当年也吃过的啊。”

“不要叫我源源,就因为吃过才要问你干嘛带过来啊!”

“啊呀,她的心意嘛。话说你们海常今年成绩相当不错啊。啊仁仔给我双筷子,我想尝一下天妇罗。”

“……都是你上次在我的队员面前那么叫,后来有过分跳脱的小子也敢偷偷这么叫我了,教练的威严都没有了。”

“哈哈哈哈你们秀德的队员相当有种啊,我喜欢!啊,小克你们桐皇也很不错,除了那个黑皮ace之外,现在的几名队员的上升空间也很可观,那个惊吓颜的小娃娃和暴躁的灰发男我看都是进攻力强悍的队员。”

“听你这样说我很开心,不过,新生入部之后还在跟老队员协调,青峰那孩子的个性又很难搞,今吉毕业之后如何重整队伍气氛一直蛮苦手的。”

“别这么谦虚嘛,我是一点也不担心,当年在国家队的时候就你最擅长搞人际关系,放心大胆做啦。小雅子干嘛一直臭着脸啊,都好久没有见了哦。”

“相田,我真的不擅长应付你这种奇特的热情。拜托不要再叫我小雅子了。”

景虎大大咧咧地坐下来,一边开始夹菜倒酒一边跟所有人打了招呼,虽然并没有做教练,却对其余几个学校的情况很了解的样子。

气氛奇特地热烈起来了。

察觉到这点的中谷心情也高涨起来。炒热气氛这种事还是景虎最合适啊,他那种自来熟又不管不顾的个性,不会因为顾忌而随意说话,一瞬间就能把一年没见的老朋友的互动带起来,景虎那种聒噪劲儿,简直比青梅酒还要让人怀念。

“仁仔!我有个事情要问你。”

嗯,虽然怀念但是也不太想继续天天听他叫自己仁仔就是了。

中谷喝干了杯子里的残酒,朝景虎谨慎地轻点了一下下颌,示意自己有在听。景虎一反刚才嘻嘻哈哈的笑容,眼神犀利地直视着中谷。

“仁仔,你家女儿有没有说过长大之后要嫁给爸爸这样的话。”

原本在聊其余事情的原泽、荒木还有武内都心有灵犀地安静起来,面带奇特表情朝这边看了过来。

中谷被呛到了。

“以为你要说什么呢,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就算说过也只是小女孩的傻话啊,当然做父亲的听到肯定会开心……”

“什么!你竟然没有当真么!你这样做父亲失格啊!”

会当真的人才失格吧!

中谷赶紧夹了一块笋尖掩饰自己差点脱口而出的话。

景虎叹了一口气,少见地做出纠结和困惑的表情,他把那副墨镜取下来,在手里晃来晃去。

“我给你说哦,我家丽子呢,长大了。”

“这种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去年在她手里算吃过亏。”

“哎呀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嘛,我的女儿嘛,输给她也不丢人的。”

“你也收敛一点啊。”

“但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看,她现在是高中生了啊,年轻漂亮,而且开始进入反抗期,也不会再说要嫁给爸爸这样的话了……”

“就说不要再把这个挂在嘴上了。”

“但是我以前还是很放心的啊!只是最近开始觉得……”

冷眼旁观着这边对话的荒木突然插了一句话。

“我说,你是在担心她恋爱了么。”

相田景虎像是瞬间被人关掉了动力电池,许久才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

这个答案并不特别,但是非常让人惊讶。

想到自家的情况,中谷也叹了口气。他绝对不会认同景虎对女儿那种奇特的执着,却也不愿意看到女儿跟另一个少年甜甜蜜蜜地走在一起,那种苦涩酸咸纠结的心情,依稀和当年追求妻子时意外看到她与别人一同逛街时有些相似。从这个意义,他倒是很能理解景虎的纠结。

“总感觉她最近行动有些奇怪的样子,虽然我对我家丽子一心只爱我这点毫无怀疑,但是让我发现是哪个混蛋竟然对她下手的话,我可要好好让他体会一下经过三途川的感觉!”

一边喝着酒一边做出足以算作犯罪预告的发言,景虎脸上的凶恶表情仿佛那个可悲的少年就在他眼前将被剁成四十八块,这下连武内和原泽都要看不下去了。

“自家的孩子总是要长大的啊,你现在就这样那以后她结婚的时候……”

“黄金单身汉不要假装理解爱女成痴的父亲的心酸!”

“不不你看连黄金单身汉都觉得你这样绝对不正常了啊。”

“源源你还是先减肥成家再来说教比较好哦。”

武内脸瞬间青了,还没等他回嘴还击,荒木重重地把酒瓶在桌上敲了一下,吸引了几位男士的注意力。

“相田,下面的话可能对你打击很大,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一旦喝了酒,荒木的眼睛就会越来越亮,她说话语气还是一贯的波澜不惊,但此刻她一只手托着腮,露出平常绝对不会露出的坏心眼的笑容。

“在你察觉到女孩子有可能陷入恋爱的时候,她可能早就已经有过恋爱初体验了。”

小小的吉承天里响起了不甘心面对现实的父亲不堪重负的哀嚎。

已经来到吉承天门口的头发呈现奇异的黑白夹杂色的中年男子,抿着嘴唇看向台阶上方,将手机放回口袋。

凑在一起还是跟以前一样咋咋呼呼,真不像是已经过了快二十年的样子。

曾经的日本国家队的队长白金永治,迟到十分钟。他踩着吱嘎作响的木质台阶,向昔日的队友走去。

 

 

——再不到的话你喜欢的三文鱼刺身就要被吃完了!今年的酒也很棒哈哈哈。

发件人:相田景虎        收件人:白金永治        已阅读


 
评论
热度(10)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