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二十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二十章:劈开黯淡未来的天降之光

 

“火神君?”

像是幽灵一样无声无息从黑暗中走出来的蓝发少年,在没有开灯的走廊里叫住正在低头看邮件的今日寿星。

眉毛分叉的小老虎重重地抖了一下,然后才确认出现在眼前的是共同训练一年多的队友。

火神家的房间空间很大,客厅里小金他们正熄了灯在进行鬼故事和国王游戏双重交叉的奇特娱乐,黑子身后能听到客厅里众人起哄的喧闹声。

“就算已经一年多了也还是很不适应你这样……很吓人啊黑子。”略微不满的火神毫不掩饰地抱怨了一句。回想起来,从最初相见开始就不断地被这家伙吓到,除去他存在感稀薄这个特性之外,这家伙性格说不定很恶劣啊。

“抱歉,不是故意的。”像是在反驳火神脑中的指控,黑子老老实实地道了歉,然而在黑暗的走廊里看着他幽蓝色的眼睛,又觉得并不是他道歉的那么回事。

是让火神非常吃不消的一个家伙。

在赛场上一时头脑发热也好,还是赛后会感到消沉也好,黑子总是能打破火神原本的情绪障壁。当然,火神自己的性格决定了即使没有人管他他也会慢慢调试过来,可是黑子奇特的直接进攻的对话方式比起别人更能影响到他。

所谓,诚凛的“光与影”。

“是很重要的邮件么?”黑子看了一眼火神的手机。

“嗯,是我爸爸从美国发来的,难得他今年没有忘记,感觉有点开心啊。”火神将手机向黑子举起,稍微有些兴奋地给他看刚才收到的邮件,在黑暗中手机屏幕的光照在黑子的脸上,火神才发现对方并没有在看手机。

黑子的目光停留在火神脸上。

“我脸上怎么了吗?”火神下意识地摸了一下。

黑子若无其事地摇头:“火神君,脸上沾了奶油。”

“哈?”黑子的目光稍微让火神有点不自在,不过他没有多想,随手擦掉之后才想到要问对方,“为什么从客厅出来了啊?不是正在玩游戏?”

黑子眼睛里像是有什么奇特的情绪飞速地闪了一下,火神还没有确定那是什么,黑子就恢复成往日过分淡定的脸,朝火神伸出手。

“想要用火神君的手机打个电话。”

 

 

清川书店有着与它名字不符的现代装潢,简洁的玻璃落地窗让小小的书店看起来明亮又整洁。

浅蓝色头发的少年站在清川书店的门口停下来看了一会儿门口小黑板写的通知,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随身携带的运动挎包里,一只黑白色的柴犬饶有兴趣地探出了脑袋。

少年对着小狗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而小狗意外乖巧,安安分分地把头又缩了回去。

这是八月三日早上九点,清川书店刚刚开门。

少年轻巧地穿过摆得整洁干净的书架,偶尔停下脚步将被客人抽出的书籍放回到书籍原本应有的位置去。

“哲也来了啊。”从柜台的位置传来了温和的老人的声音。

少年恭敬地朝角落的老人低头行礼:“是,按照约定,今天帮您看店。”

出现在他眼前的老人年龄很大了,但精神很好的样子。和平常的状态不太一样的是,老人今天穿了一整套棋士的服装,连羽织都一丝不苟。一向表情不外露的少年也稍微睁大了眼睛。

“今天的比赛,大概会跟我的学生对弈。”像是在为少年解释穿这一身服饰的原因,老人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沿着自家的书架慢慢走了几步。

“想到从初次教导他到现在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就感觉很期待他的成长。”自顾自地讲着少年不曾知道的事情,老人突然将话锋转了回来,“哲也,你上次提到的一直不确定的那件事,有结果了么?”

少年轻轻点头。

“是。”

“那么,有好好跟对方表达自己的心意么?”

“有,不……应该说,还不知道是否有传达到吧。”

“哦?”

“不用为我担心,如果没有传达到的话,再说一次就可以了。”

老人回过头来看着他,半晌,挥挥手笑了起来。

“搞不清楚现在的孩子啊。那,今天就拜托你了。”

蓝发的少年抬起头,目光里是真挚的笑意。

“希望您一切顺利。”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黑子把手机还他。”

在体育馆先跑了两圈作为热身,虽然没有教练在,火神已经开始按照自己的节奏投入到篮球训练中。跟在美国纯粹追求“打得爽”时的作风不同,在高中一年的磨练已经让他自觉地开始学会在团队中贡献力量,如何在团队中让自己变得强,以及如何在团队中让自己的强得到最大的发挥,火神这个篮球笨蛋渐渐有了不少体会。

这间体育馆是从早上十点开始一直开放到夜间十二点的,此刻整个体育馆空无一人,安静得能看到照进馆内的光线下灰尘在飞舞。

火神将自己的随身包卸下来丢在体育馆最边上的缓冲垫上,将运动饮料掏出来,顺便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东西。

黑子蓝色的手机又出现在他眼前。

昨晚突然说找不到自己手机,结果居然掉在鞋柜下面,这家伙平时没有那么粗心的啊。

火神揉了揉脑袋。

昨晚的黑子稍微有点奇怪。

火神一直被人说篮球脑,但是他并不是愚钝的人,就好比第一年Inter High的征程被桐皇骤然截断的时候,他就第一时间明白了黑子真正的心意。火神之所以好像很迟钝的样子,只是因为他并没有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大不了。

“火神君其实很敏锐,而且很温柔。”

将手机还给火神之后,两人莫名其妙地来到阳台聊起天来,无视了客厅里传出的一片乱七八糟的声音,除了队长和教练组织大家各种奇奇怪怪的活动之外,偶尔能听到紫原不高兴的抱怨和冰室非常高明的安抚。

“突然这么说很不好意思的啊。你不要每次都能理所当然地讲这种话。”火神当时望着天空把脸撇开。黑子总是能在奇怪的时间说出奇怪的话,这也是他对黑子感到很苦手的原因之一。

“火神君总说日常生活中没办法第一时间察觉到我,所以时不时会吓到。”

“你应该也习惯这种情况了吧,虽然会给别人添麻烦,但是也没办法。”

“但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火神君就直接对我说话了。”

“哈?”

蓝发的少年在夜风里直视着火神。

“‘虽然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过你还是加油吧。’火神君当时是这样说的。”

 

 

突然被说了不能理解的话,火神君的表情变化比别人要更有趣一点。

少年翻着书页认真地看着,主角是一个看似迟钝却很细致的人,看着看着,少年不由得想起了昨天的事情。

火神君并不记得那件事,但是,也希望他并不记得,这样仿佛只有自己拥有这个巧合一样的秘密。

脚边的柴犬响亮地叫了一声。

“二号,不要给店长添麻烦啊。”少年低头小声地叮嘱一句。

老人离开之后,少年和黑白色的柴犬就独占了这个小小的书店。

清川书店的地理位置不在市中心,只有附近的人才会来这里买书,不过因为店主,也就是刚才那位老人独特的品位,也搜集了很多比较罕见的书籍,偶尔会有慕名的人前来购买。

所以这份看店的工作并不会很忙碌,一整天都没有人来的情况偶尔也是有的。

少年很喜欢读书,除了篮球之外,他平时度过闲散时间的方式通常是阅读。在接触到书本之后会变得和往常有所区别,看到新奇的书会小心地取下翻开尝试阅读,原本想要去读甲书却半路发现了有趣的乙书也会在痛苦思考之后做笔记将暂时不予选择的那本记录下来留待以后再读。在少年担任图书委员的时候,他细致的工作习惯已经引起了另一位同为图书委员的队友的特别注意。

跟清川店长逐渐熟络起来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

节假日期间会在书店里盘桓到很晚,结账时被老人问到阅读的书籍和对书店的感受时会出人意料地说出很多,认真挑选后买下的书也和店长的品味相投,时间久了,两个人在阅读方面就成为了朋友。

现在正在看的书,少年就非常满意,只是依然会不时走神,思绪飘到自己那位特别的搭档身上。

观察人类是少年的兴趣,可是为什么火神君虽然简单到很容易看透,自己还是会一直观察他呢?

简直就像在追着一团大型的向外喷溅热情的火焰,这么说的话,不就是烟花了么。

在少年将书籍阅读了五分之一左右的时候,门吱嘎响了一声。少年抬起头,看到了进入店里的第一位客人。

 

 

“火神君喜欢看烟花么?”

“没有喜不喜欢,在美国的时候偶尔也见过,在日本倒是第一次。”

“啊,归国子女。”

“……你是不是语气有点讽刺啊。”

火神觉得和黑子的第一次见面,自己只是说了一些臭屁又傲慢的话,虽然后来为了当时的目中无人诚恳地向前辈和队友道歉了很多次,一旦被提起,火神还是会十分不好意思地继续道歉。

所以不能理解黑子在说什么。

在想要追问下去的时候对方一本正经地问起了不相干的问题,思绪也自然而然地扯到了第二天的栞祭上,还被对方邀请说,晚上一起去逛逛吧。

“火神君的话,不打篮球就只在家里睡觉而已吧。”

“我还是有一些别的打发时间的消遣方式的!”

“祭典很有意思,虽然很热,人也会多,可是夜晚的灯笼很漂亮,烟花也很漂亮,各种平时不一定喜欢的高热量食品都会显得很诱人,还有捞金鱼这种明知道老板就是想挣你钱却还是会投钱尝试一下的人性游戏。火神君会感兴趣的。”

对方真诚的脸让他很难继续刚才的话题。

这家伙是不是吃透自己的个性了,有时候会产生被耍的感觉。虽然并不讨厌……

但是,黑子到底在想什么啊。

火神又投进一个篮球,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坐在场边稍事休息。

距离一个人在场馆里练习已经过了不知道多久,场馆里人渐渐多了起来,运动鞋和地板发出的声音不知为何让火神感到心情开朗。

与队友一起训练的时候就会这样,虽然很累,却很开心。

感觉就跟自己加入诚凛时的流程一样,一开始自说自话地对日本篮球失望打算做独行侠,却又很快真正和前辈们以及队友融为一体,然后开始重新意识到“打篮球很开心”的前提与结果。

如果只是为了数字上的胜利而无视队友,那么赢了也不会开心。

而如果全心全意在一起拼搏的话,就无论如何都想赢,输了就一点都不有趣了。

现在想来,Winter Cup时期彼此默认的目标,真是充满了苛刻的通关条件啊。

火神活动了一下肩膀,打算再投进五十个球就出去休息吃饭。

火神在刚才做投篮训练的时候一直是一个人占用着篮球区,但是当他再起身的时候,他注意到有另一个人在那里漂亮地做了一个扣篮。

动作很利索。

对方回过头注意到了火神,朝他挥了挥手,露出一个有点过于明朗的帅气笑容。

“不介意的话,来1 on 1怎么样?”

对方跟自己发色有些接近,看起来篮球的基本功也很扎实,而且十分眼熟。

在Winter Cup总决赛上,让黑子一瞬间露出那种表情的人。

“你是黑子的朋友?”

基本没有多想,在对方将要转过身继续投篮的下一秒,火神将这句话问了出来。

 

 

少年不习惯像服务员一样大声地对来人说“欢迎光临”,只是注视着这位进来的客人。

对方脸上带着有点烦躁的着急神色,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好像也并不是进来挑选书籍的样子,他在最大的几个书柜前转了一下,就急匆匆地朝门外走。

走的过程差点踩到了二号。

“真是的,爸爸就算要参赛也应该把店门关了啊,不是说请了人帮忙看店么?怎么连小狗都跑进来了。”一边这样嘟囔着,对方一边推开门将小狗送到了门外。

糟糕。

突然意识到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少年急忙地起身想要阻止,而就在他将椅子向后轻轻一推站起身的同时,刚刚进来的那位客人将门关好,掏出了钥匙把门反锁了。

因为存在感淡薄所以被当作没有人而锁上了门什么的……

来锁门的那个人应该是清川店长的儿子吧。不放心书店前来看看,结果因为匆忙无视了其实店里确实有一个人的事实。

少年冲到门口的时候,来人已经急匆匆地离开了,连头都没有回。

他摸了摸自己的包,发现了更让人心情微妙的另一个事实。

他的手机并不在包里。

昨天是重要的队友的生日,所有篮球部的成员一起在那个人家里为他办了party。仔细回想的话最大的可能是落到了他家里。

少年平时并不经常使用手机,所以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确认过手机的位置,实在是失策。

少年在书架前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回到了柜台前的位置上。

即使在玻璃门前用力挥舞双手也依然被路人无视,唯有这个时候会深刻地感觉到这个特殊体质带来的困扰。

在默默地把那本书看完之后,少年抬头看向墙壁上挂着的壁挂钟。

指针指向十点半。

“火神君。”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轻轻地念了这个名字。

 

 

端着摞成小山一样的汉堡包走向自己惯常坐下的窗边的位置,火神留心观察了一下今天坐在自己对面的人。

不是那个蓝色头发神出鬼没的家伙,而是一个笑起来感觉元气满满的人。

火神在不认识的人面前也会有点拘谨,但是想到对方是黑子的朋友,感觉在交流方面不会构成障碍。

“今天一起打了那么久,又是黑子的朋友,这顿午饭我请客。”火神把托盘往前稍微推了一下,对方则大大方方地抓起了一个汉堡,一边说着“饿死啦”一边撕开了包装纸。

这个人叫荻原成浩。

在上次Winter Cup决赛的前夜,诚凛篮球部的全体成员一起在黑子家听他讲了帝光初中时期和奇迹一起度过的完整故事,而其中并非奇迹一员却在故事里占据了重要地位的那个人,就是荻原。

跟黑子从小到大都是好朋友,初中却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两个人分开,然后彼此上了不同的初中,持续用手机交流,互相鼓励对方继续努力,约定要在全国大赛的赛场上相见。

为了梦想和希望而奋斗的故事。

如果没有被更璀璨的故事淹没的话。

火神对这个故事的感受仅止于此,他对黑子的过去虽然有点好奇,并不想过分探究。而且说到底,黑子那种细腻的处事方式,火神自己是无法做到的。

“没错哦,黑子有时候会想太多,感觉会纠结在一些并没有很严重的小事上。”

“确实,除此之外他有时候很坏心眼啊。”

“哈哈哈真的么?我觉得还好吧。”

明明刚开始的话题只是在谈论刚才体育馆里互相的篮球切磋,从什么时候起变成对黑子的吐槽大会,火神不得而知。但当火神消灭了所有的汉堡包之后,火神自己面上的笑容也变得自然起来。

“这次暑假,因为要替父母来东京处理一些事情,加上听说这几天有祭典玩,就跑过来了。我今早还联络了黑子,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回复我。”两人走出majiba的时候,荻原谈到此行的目的。

“手机的话,他手机昨晚落到我家里了,我也在想什么时候还给他。”火神漫不经心地这样回答了。

 

 

没有手机就无法联络外界,二号跑出去了也让他很担心。

店长的比赛大概到下午的时候会结束,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店长也许会回来看一下。

抱着自己也知道不靠谱的自欺欺人的想法,少年将之前一直犹豫没有看完的长篇小说认真地看了一个上午,肚子开始咕咕叫的时候,他才又抬头确认了一下时间。

已经中午了啊。

早上出门之前,因为有跟奶奶说这次要帮人处理事情,虽然没有特别要求什么,奶奶还是在吃早餐的时候给黑子装了一盒便当,大概是担心自己孙子中午的时候一时赶不上吃饭吧,结合眼下的情况看,真是帮了大忙了。

少年从自己的挎包里摸出便当盒。

虽然自己已经上高中了,但是如果是奶奶负责做便当,总会把他的便当盒装得仿佛一个儿童便当。今天也不例外,掀开盖子,跃入眼帘的是嵌了一枚乌梅子的白饭,撒上了一层拌饭香松,而便当盒另一个格子里则装了两个小小的芝士汉堡,还在面包皮上插了一枚小旗子,最后一个格放了一枚玉子烧和一些小菜。

“我开动了。”将双手在饭盒前合十低声这样说了一句,少年开始慢慢享用今天的午餐。

有趣的是,芝士汉堡是火神君最喜欢吃的食物。

而拌饭香鬆,是荻原君最喜欢的。

火神君现在大概在体育馆里吧,虽然会睡懒觉,倒也不会放松自我训练。

这个暑假,荻原君过得怎么样呢。

 

 

荻原很强。

火神和荻原充分休息之后,约定再来比几场。经过一年的训练,火神现在进入手热状态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加上他改善了毛躁的性格,一旦开始专注于球赛中,他的天赋会比他事先预想更顺遂地发挥出来。但纵使如此,这几场下来两人依然有胜有负,荻原的基础和技术基本是一流水平。

一直到荻原笑笑挥手表示自己还有事要先走的时候,火神仍然想留他多打几场,不过他并非胡搅蛮缠的类型,跟对方约下了今年Winter Cup有缘相遇的约定之后,两个因为黑子而有所关联的家伙就此分道扬镳。

“不过,荻原。”对方快离开的时候,火神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看到你还在继续打篮球,真好。”

对方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右手在额前轻轻一挥,潇洒地结束了这场奇特的对话。

火神想,他应该知道自己的意思。

对黑子来说,一直促使他不愿意自我原谅的症结,就是荻原因为那件事丧失了继续打篮球的一切意志。而荻原带着篮球重新出现在黑子眼前的那一刻,对黑子的鼓舞是前所未有的吧。

唯有这件事,是火神真挚地想要表达感谢的。

他不愿意直接说谢谢你,只是因为一旦这样讲,就仿佛荻原只是为了黑子在回归一样。并不是这样的,跟荻原交手的短暂时间里,在听黑子讲述过往的那一夜里,他就充分了解到——荻原成浩这个人,是真的热爱篮球。

火神侧过脸,看着自己包里那支黑子的手机。

“这家伙到底跑哪里去了啊。”

心里有点不安,火神有些急躁地皱起了眉。

 

 

是一直到最近才开始察觉到的。

记忆就像是一杯混合了很多东西的水,一直有人加入新的东西进去,于是无暇顾及沉在最下的让自己有些在意的到底是什么,而很久很久之后,那个片段才在终于澄清的回忆之水里浮出。

与火神君的初次相遇,并不是高一时在篮球部招募台前。

帝光时期最大的绝望到来之前,已经精疲力尽的自己站在空无一人的篮球场上,被人叫住了。

“如果不打的话,可不可以让开?”

“你是篮球部的么?”

“虽然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过你还是加油吧。”

当时并没有感到这个偶遇有任何意义,就如同在高一篮球部的私下较量发生之后,被火神君轻视时自己所说的话,有些赌气和一意孤行的狂妄,从来没有在当时注意到那些话的价值。

轻率地对对方说,我要帮助你成为日本第一。

然后轻率地因为失败而陷入低谷。

直到从队长那里得知火神君这样说:我相信黑子。

而那个相遇也一样。一直到很久很久的以后,才足以意识到,那或许是一生一次的奇迹。

仿佛一个预言。

渺小的无力的没有光的自己,一旦被针对性的妨碍就会变成最大短板的自己。

被火神君救赎了。

 

 

直到天黑了走出体育馆才有时间查看自己手机的火神,震惊地看到接近二十多个不同的邮件以及未接来电。

……只是因为在打球所以没有注意到。

草草从最新收到的邮件开始浏览,透露出的信息让火神不由得“啧”了一声。

不祥的预感竟然成真了,曾经取笑说黑子如果想失踪的话没人能找得到,但是这下真的失踪了,找起来可是太麻烦了。

在他决定先解释一下黑子手机的问题时,一声清脆的狗叫让他猛地抬起了头。

在前几条街吸引了路人注意力的浩荡大军,在这条街上同样存在感超强,二号仿佛一只饿了五十天的猛犬,身后是诚凛篮球部跑得双眼发红的队员们,这一长串队伍正气势汹汹地向火神扑来。

火神以后为这件事后悔了很长时间,但是此刻,童年时期残存的恐惧依然让他发出了与他形象极为不符的哀嚎。

二号迅捷轻巧地跃进火神的怀里。

看到火神一脸即将晕倒的表情,诚凛篮球部的众人,突然感觉事情开始朝好的方向发展了。

“被关在书店里么?确实我也记得黑子好像有提过今天要去书店的事情。那还等什么,过去看看啊。”脸色惨白仿佛还没从被二号扑倒的惨况中摆脱阴影的火神,初步搞清楚了大概情况后,毫不犹豫地向前走去。

“火神,不是那个方向。”

“火神,你看起来腿还在发软哦。”

 

 

火神君是无药可救的笨蛋。

刚认识的时候自顾自地对日本的篮球讲了些贬低的话,熟了之后就开始为最初的失言被人提起而满脸通红;跟人像小学生一样幼稚地互相嘘也不觉得羞愧,却会因为说了一些类似初中二年级学生会说的“这个故事的主角是我们”这样的话而害羞;在赛场上会嚣张地跟对方放话甚至不看气氛,灌篮的时候也出现过太过专注而把脑袋磕到篮筐上这样的乌龙事件。

喜欢篮球的人是不是都是这样的笨蛋?

因为是笨蛋,所以有时候开他的玩笑看他的反应会很有趣。

比如说买不到篮球鞋的时候面无表情地对他说:“火神君,长这么大脚有什么用”,他会像炸毛的猫一样用力反驳,比如不擅长应对女生的时候对他叹一口气:“火神君,太不纤细了”,他可以为这个评价短暂性死机。

认为自己没有错就会坚持自己的风格,认识到自己有错就会毫不犹豫地认错,有时候太过直白反而不愿意鼓起勇气,那么稍微告诉他可以从另一个方向去尝试,他也不会因为面子而固执己见。绝对不拐弯抹角的直率,是他最吸引人的优点。

即使在黑暗中也闪闪发光。

啊,虽然这样说。

少年站在玻璃门前,轻轻睁大了眼睛,看着出现在门外的那个人。

“火神君。”

少年看着门外那个枣红色头发、分叉眉毛,一脸恨铁不成钢表情的队友,透过玻璃门确认了自己的存在,然后絮絮叨叨地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的样子。

像烟花一样,真的在发光啊。

 

 

透过贴在门外的联络方式联系了清川书店的负责人,来人是一个感觉做事非常急躁的中年男性,一下车就连连鞠躬道歉,在火神有些不耐烦的催促下打开了反锁的玻璃门。

“晚上好。”

从玻璃门里走出来的黑子哲也,看着自己的搭档说了第一句话。

“好个头啊!你是白痴么,怎么能做出把自己锁在书店里的蠢事。”

中止这种奇特斗嘴的是负责人,他慨叹着自己怎么会犯下这种错误然后向黑子道歉,而黑子也像是要安抚对方一样发言:“本来今天是来帮忙的,结果种种巧合导致这个结果,反而添了麻烦。”

火神闭口不言,看着黑子有些虚弱地轻轻鞠躬。

待负责人再度锁好门开车离开之后,火神和黑子顺着那条街道慢慢地往回走去。旁边隔了一条街就是栞祭的主街,喧嚣的声音从旁边飘过来,反而显得这条街更加安静。

“给,你的手机掉在我家了。赶快联系一下家里,家人肯定很着急的。”

“是。”

“还有这个。”

黑子看着递到眼前的东西,有点惊讶地抬头看了看火神。

那是一杯香草奶昔。

“被关着一天没有饭吃,出来之后好歹给你带点东西。”

黑子这一点也很奇怪,好歹也是篮球运动员,每次的饭量对比一下火神自己的饭量,会让火神疑惑这个小个子是怎么活下来的。在majiba吃饭的时候也是,一杯香草奶昔就可以打发,买的汉堡有时还会吃不完。这样真的不会低血糖么。

以让人吓一跳的程度来看,黑子说不定是外星人。

走在他左侧的黑子一边喝着奶昔,一边按动键盘打电话,在电话还没有接通的时候,突然抬起头,用一种稍微不悦的目光看过来。

“火神君,随便脑补别人是不对的。”

……这样更吓人了!

在黑子打完电话之后,火神不太情愿地把挎包打开给黑子看了一眼。

“这家伙也平安哦,不用担心了。”

二号在火神的挎包里,舒舒服服地躺着,仿佛已经睡着了,耳朵却在黑子探头来看的瞬间立起来,然后活泼地从包里钻出来跳到黑子身上,它看起来又累又开心,反复地舔起黑子的脸。

“二号引发出来的动静吓死人了。整个诚凛篮球部跟着跑了一路。后来好不容易抓住了,然后又推测你在书店那边,我就过来看看,其他人则负责去别的你可能在的地方再去看一看,现在可以发邮件给他们了。”火神刻意避着那个热情过度的黑白柴犬,简单地把刚才听来的一天的消息告诉黑子。

“真的,非常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

“知道添麻烦就好。”

“火神君。”

“嗯?”

“谢谢你。”

黑子这样郑重的道谢并不是第一次,只是每一次都会让火神脸上温度上升。他不擅长礼貌地回应这种发自真心的感谢,只能假装粗鲁地把话题别过去。

这一次也不例外,他甚至只能从喉咙里随便嘀咕了两声,然后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感受到黑子落在他身上的目光,火神突然觉得黑子在笑。

可是瞥过去看,对方又是一脸认真。

这家伙怎么回事啊。

火神挠了挠头。

“总感觉你从昨天借手机开始就怪怪的。”

“火神君一直很迟钝,火神君的感受不足以作为凭证。”

“你什么意思啊!”

“不过,我确实有话要说。”

黑子指向火神的手机。

“其实已经对火神君说过了。”

昨晚的生日宴会上,站在幽暗长廊里跟火神说话的黑子。

“想要用火神君的手机打个电话。”

是谎言。

几天前在桃井那里知道了一个最近流行的恶作剧软件,可以录下一段音频,这段音频会在二十四小时内随机某个时间播放。

像是忍耐了一整天没有把想说的话说出口,而此刻终于不用继续忍耐一样。

黑子播放了那段音频。

“火神君。”

“感谢你来到诚凛,感谢你来到我们身边。”

“你是诚凛真正的光。”

骤然炸响在天空的烟花让夜间的东京从浓墨中瞬间染上了纷繁明媚的颜色,让别扭得想要把脸扭开的火神与平心静气盯着自己搭档的黑子都移开了目光。

他们并肩站在人行道上,像是在接受栞祭的重要礼物一样抬头望向天空。烟花的颜色映在他们的脸上,彼此都渐渐带上了笑容。连二号都从黑子的挎包里爬出来,一同看着天空。

夏日是幸福的季节。

能遇到火神君,真是太好了。

直到现在才意识到的最初的相遇,就好比这场划破夜幕黑暗的烟火。

不管多么消沉都不要放弃,劈开黯淡未来的天降之光,就在不远的前方等着自己。

 

 

“……所以我今天早上十点半就被弄醒是因为这个东西播放了?”

“应该是,火神君当时没有听到真是可惜。”

黑子的语气充满了恶趣味的遗憾。

“不觉得会给人添麻烦吗?”

“没有关系吧,并没有录‘火神君,我爱你’这样的发言。”

“……等等!”

“肚子饿了,火神君陪我去买夜宵吧。”

“先把刚才的话解释一下啊!”

“火神君,感谢你来到诚凛,感谢你来到我们身边。你是诚凛真正的光。”

“不要再一脸纯洁地重复一遍啦!”

 

 

——谢谢大家。真的,谢谢大家。

发件人:黑子哲也        收件人:以上所有        已阅读


 
评论
热度(14)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