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光乱我

祸在河流中露出修长的腰,她像一条长长的鱼,在清澈的河水中翻转了身体。

楚仰起头,看向更远处的山峦,看浓缩的四季如颜料一般从夕晖的缺口里漏下,整座山巅的命运随着他们的到来摇摆不定。粗暴的白雪骤然落下,他抖掉衣襟上的寒意,在祸的注视下开始生火。祸赤着脚踩在灰色的鹅卵石上,有苍绿的苔草在她踏过的石头上生长,她斜靠在楚铺好的软垫上,打了个巨大的哈欠,露出苍白的小小的虎牙。

楚打开行囊,取出腌渍的肉干递给祸,祸细细咀嚼起来。在干燥的松烟味中,他看到地面有米粒大小的红花顶开了薄雪。

只要他们离开,这座错乱的森林就会恢复原状。楚刀刻般的唇紧闭,如不动地藏,固执的下颌被火光投来的阴影反复勾勒。

他们在...

.Catch me |chapter② 黄桃罐头

上一章: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eea6f3a0


       “安德森先生。”考文内尔医生坐在他对面,十指交叉,露出标准的笑容,牙齿洁白,感觉刚刚做了新的磨洗上色。

       “您的复诊报告书,这里请您签字。”

       医生的手指都这么洁白干净得惹人厌吗。安德森眯起了眼睛,伸手拿起了钢笔。无论来几次他都不太喜欢这...

选择哪个方向的台阶,西面南面还是北面?

       从大巴车上下来的时候,榎本看向天空,轻薄的天之穹顶像是用水彩淡淡上了一层古典灰。有点晕车。她皱起眉,竭力忍耐引起作呕感的不适,同时架起了女高中生的傲慢,立刻讨厌起九份的一切。与日本相似的有些湿意的空气,逼仄精致的石板巷道,店门口挂起的红色灯笼,来自无聊观光客的熙熙攘攘,讨厌,太讨厌了。

       与此同时,杉野在她斜前方不远处,抱着双臂打量着四周的异国景观,轻声说:“真好。”


.Catch me | chapter① 暴雨中的塞壬

       左侧破败的商店橱窗突然炸开。

       一只明显进入死循环的清扫机器人以超快的速度不停挥舞着手中的擦窗铲,一往无前地朝着街道另一头持续前进。身后是四只疯狂笑闹发出仿真鸣叫的家养电子狗追赶着它,如果不考虑狗崽身上大块剥落的皮毛和裸露在外的机械骨架,还是能感受到这套产品刚出厂时以可爱为卖点。这热闹的组合差点被一辆醉醺醺的货车撞飞,但无论清洁机器人还是电子小狗都对司机的咒骂无动于衷。商店警报声在玻璃炸响的瞬间哑着嗓子有气无力地嚎了两句,随即变...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三十三:五色令人盲

       淡青色的影子像大鸟般无声地滑翔。

       宗像淡漠的瞳中,映出雪绪灼烧一样浓烈的红发,他平静地看着少女自怀中抽刀,她的刀迅如疾雷,却毫无声势,安静敛在大厅诸人的一呼一吸之间,快得让人错以为这里没有谋杀、突袭、暗算这样的字眼哐当落在地面。

       是个好猎手。

       宗像抬了抬眼睛...

炼金术师与弟子

       风毫无变化地刮了两百多年,在毫无变化的山崖前制造出空空的回响。有时风里能传来一些不太一样的声音,但渡鸦很早就学会了不去倾听,那是种恶毒的幻觉,对他来说,他见过有人持续地追寻风里的那点不同寻常,然后摔死在塔下陡峭的山崖。

       渡鸦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前方,将脚下的一枚石子踢落,他侧耳倾听,等了很久,不知最终在风里听到了什么,满意地合了一下自己的喙,发出呱嗒的声音。...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三十二:影与隐

       东谷山并不高,却很深。从清州城最高的钟楼上往东谷山的方向看过去,能看到深翠到几乎发乌的密林,沉默地卧伏在伟岸的山脊。

       在十月尾和十一月初,偶尔能看到极罕见的风光。温和明丽的黄叶,红到耀眼的红叶,和哪怕到了深冬也依然苍翠的绿叶,叫得上叫不上名字的各类树木,在东谷山的山头汇聚一片,呈现出人力无法描摹的华彩。若寒风从北方而来,气温骤低,山顶会洒一层薄雪,莽莽无垢的白,仿佛充满爱意地在华彩上留下一点痕迹。...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三十一章:心随影动

哇,我一年没更新了欸————

————————————————


天空静谧得让人有些恶心。

日奈感到冷,她有少许不耐地将双手靠近嘴边,小幅度地搓着指腹,轻轻呵了一口气,立刻浮出稍纵即逝的白色雾气。

谁还能看出来此刻应正是盛夏?日奈眼角看到有人经过,手不为人知地收拢进袖子,重新恢复了大家使女的沉敛姿态,她微低着头,脖颈边缘被周围的灯火光芒画了一道边,是圆融恭敬的弧线。

但她内心一点也不平静,她等在此处,浑身上下爬满了虫子似的焦躁不安。如果这差事不是大人亲自指派,推脱不掉,她这一百夜,是一步也不想离开大人的府邸的!

天上挂着的是呆板却诡异的巨大明月,而流动在不该存在的月光周围的黑暗,...

还是废稿

我才发现这开头我写了四稿……还有两稿找不到了……


鬼吉将手揣在怀里,在楼梯前停住脚步,直到听到了女子断断续续的歌声,才扬了扬眉毛,稳健地踏上向前的木阶。

在热闹营业的百兽屋,红发的少女一只手托住下巴,不胜醉意地斜靠在小几上,小声地哼唱着不知从哪个藩国流传的歌曲,脸上浮现出生病般不正常的红色。寒凉的风顺着推开的窗涌进屋内。以至于她的呼吸都凝成白色的薄雾。

鹿又手中的夹子长久地停留在烤网上,那片山猪肉被热焰舔舐到只剩焦黑,伴随着嗞嗞的声音,残余的油滴渗进了铁网下的木炭上,激得火星一跳。这一幕似乎让她想到了好笑的事情,她懒散地合上眼睛,吃吃地笑了起来,如果有人从半掩的厢门外窥视她,也许会惊...

荔枝一夏

  “美女并不是因为笑才被记住,而是因为不笑才被记住。”

  苏遥坐在藤椅上,漫不经心地发表这样的言论。夏日的燥热透过窗子钻进室内,虽然有空调降温,还是让人心神浮动。她和夏砚共用的这张桌子,桌面洒了一片斑驳的阳光,将那一篮荔枝映得鲜楞楞的。

  夏砚眉毛也不抬地继续看书,而苏遥一颗又一颗地将一篮荔枝通通吃光,每当荔枝的汁水顺着指尖要流淌下来,她就轻轻地吮一下手指。

  “明天,我要跟白术约会。”夏砚离开前,对苏遥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也是她最后一次和苏遥说话。


  “下周我回来,一起去吃个饭吧。”白术那边信号不是很好,他很清爽的声音传递过来时总带着沙沙的杂音。

 ...

废稿,但没有坑

“咦,这是……尾张的歌曲。”

武田君举起手中的瓷杯,正准备饮下美酒,却凝神细听起不知何处传来的歌声。

身着棕色羽织的鬼吉坐在他对面,垂下的眼眸抬起。

他伸手推开了窗子。

街道对面的那家百兽屋,已经开业至今三月有余,生意不敢说极好,也算人来人往。二楼的阳台原本是客人赏景的雅间,因为这几日温度渐低,已数日不曾有人使用,此刻却厢门大张,有些寒意的夜风顺着敞开的门吹进去,让原本就摇曳的烛火变得更加明暗不定。

眼前的场景让人有点说不出话来。

红发的少女翘着一只脚,斜坐在阳台的栏杆上,半个身子松懈地向后倚去,感觉随时能向后摔倒的样子。她似醉似醒地端着剩了一半残酒的酒盏,轻声哼唱着来自遥远藩国的...

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四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四章:终将再起的王者一角


这个公园的篮球场规格并不标准,大概是考虑到了可能更多来这里打球的是青少年,场地照标准场地缩小了三分之一,但是这种场地正好适合三对三的比赛。

现在在场地上进行的这一场比赛,眼看快到尾声了。

茶色少年截断了从斜后方传去的球,抄在手里试图移动到三分线外跳投,却被一个时刻挂着笑容的光头少年防守得怎样都施展不开手脚,一不留神手中的球已被传到蜂蜜色头发的那名球员手中,那人轻轻吹了声口哨,闪过身后杀气腾腾的金灰色头发的球员的进攻,将...

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三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三章:【前辈的海常】与【海常的黄濑】


能在日本见到ONFIELD 本尊,这真要感谢这个今年突然决定举办的栞祭。

笠松幸男沉静下来的时候,给人感觉非常踏实。他面容说不上帅气,但非常端正,在海常高校做篮球队长的时候,正是这种稳扎稳打的气场鼓动着全队。此刻他抱着手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紧紧盯着前方,像是要透过那道墙壁看到前台的状态。

其实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掌中紧攥着的吉他拨片上。

这枚材质很普通的塑料拨片,曾经留下过ONFIELD吉他手的签名。那还是初中的时候,拜...

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二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二章:“暴君”桐皇的美味休憩


夏季是让人又爱又恨的季节。

当然,对学生来说,这个季节的到来意味着可以松懈下来,尽情懒惰。

现东大一年级生今吉翔一在草地上伸了个懒腰,看似被阳光晒得睁不开眼睛的他,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这个状态。看起来就让人不舒服的狐狸状狡猾笑脸,是他过去在篮球场上用以激怒对方的最为稳定的表情。如今他已经不再是桐皇篮球队的队长,但这副表情惹人厌恶的程度并没有下跌。

诱人的烤鳗鱼香味持续传来。

今吉斜后方的草地上,简易野外烤架已经工作很久了,娴熟地烤着...

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一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一章:今天的青梅竹马也很聒噪


——女人在某些特定方面的热情与执着,简直堪比运动员在篮球场上的拼搏。

青峰大辉心不在焉地挠了挠头,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时间。

如果将迈入这家便利店视为跳球的开始,桃井五月至此已经战斗了一个半场的时间。

便利店里,皮肤黝黑的深青色短发青年青峰大辉,安静地叉着腿坐在便利店的小椅子上,面前的桌板摊着一本写真。他存在感过于强烈,以至于跟便利店的拥挤风格相当不搭,虽然既没有突然暴打店员也没有乱踢板凳,那有点凶恶的眼神和一米九身高带来的压迫感,还是...

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起始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起始·请勿在生日宴后遗落手机


“火神君。”

睡梦中似乎是被这样呼唤了。

眉毛分叉的高中生非常自然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揉了揉枣红色的头发,向床头的闹钟看去。

火神大我在确认了时间之后,头脑呆滞了一会儿。

虽然十点半也算不上很早了,现在可是暑假啊。

火神大我在篮球练习上非常努力,但并非时刻精力充沛可以早上六点起床的狂人,虽然没有到青峰那种恨不得全天都在阳台上晒太阳睡觉的程度,放假期间火神可是很爱睡觉的。按照经验推测,他在假期起码能睡到中午十二...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二十九】东京伪书:隐武士

       在暗隐无光的空台上,横笛的凄凉之音乍然响起。

       舞台的右侧四位乐师端坐的角落,蓦地亮起了灯光,穿着正装和服的四位乐师,面无表情地演奏起手中的乐器。手鼓和能管的声音配合着乐师几乎语音无抑扬顿挫的吆喝,漆黑的舞台中央,缓慢地向前走来一位妇人。

       她衣着华贵明艳,更衬得面上的面具分外古怪,她端整地踩着运步步法,缓慢但流畅地将怀中所持之物呈于灯光之下。在...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复健】【二十八】吉光片羽

       我顺着粗粝的树干爬到了勉强可以站稳的最后一个稳固的枝杈,浓密的树叶绿得恍了我的眼睛。让人错觉自己快要融化的热度被树叶舒缓了大半,我隐秘地留神倾听慌乱的下人着急地呼喊寻找,感觉十分有趣。

       盛夏的阳光灼热,但是如果我从树叶间勉强探出头,能自树冠顶端见到画卷般的风景,那是被阳光交织笼罩的城池一角,是居于黑暗之人绝无可能见到的景致。

       我听到树枝清脆的...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二十七:萤光幽微

       “鹿又,那是什么。”

       鲤坐在鹿又的关东煮摊车前,接过鹿又递给他的酒杯,就只是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的功夫,这不知道跟谁交易来的上佳美酒,就让鲤漫不经心的语气都显得酽酽。两人方才还就着江户大街小巷不可传证的流言蜚语热切交谈着,此刻话题却突然转向了鹿又摆在摊车右角的那碟浆果。

       一直没有参与二人话题的伊织,也好奇地抬起了眼...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二十六】始知其为枯芒草

        在天空整天都呈现出灰铁色的春日起风时,雪绪吃过一只鹿。

        那是妙鉴夫人带回来的。小鹿被夫人砍伤了一条腿,迫于无奈下跟随着夫人回到了枭的林间驻地。她湿润的眼睛和修长的睫毛,初生的并不美丽的绒毛,被夫人粗暴驱赶时发出的低声的哀鸣,以及一旦有任何异常,就会迅速立起的颤抖的耳朵,这种种都在雪绪的记忆里留下深刻的痕迹。...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二十五】初见幽灵现真身

        伊织扬起头认真地看着挂在藤原荞麦店梁上的菜牌,她两只手支着下巴,以深思熟虑的架势思考起要点的食物。几日不见,她头发长得更长了,如果说短发的时候伊织看起来尖锐阴郁,头发长长之后反而变得优雅端庄起来。坐在她旁边的鲤则大咧咧地一只手揽住伊织的椅背,整个人松懈地向后靠着。

        藤原十五夜的嘴巴快弯成了“八”字。

        “丹吹...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二十四】浜本诚一

        “大人,初秋饭已经备好了。可以上了么?”

        按说招待江户的上级武士应该去清州城有名有姓的料亭,然而对方连随从也不带,自言有私访公务在身,不便张扬,跟尾张同级的接应大目付交代了之后,午饭便全权由尾张清州城红染町的捕吏头子负责。厢门外传来活泼的询问时,头子朝正坐在他前方的武士施行一礼,随后对门外缓声道:“进来。”...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二十三】冥途自业

        骤降的暴雨敲打起房顶,响声大得吓人。

        雪绪眉心漏了一滴雨水,便抬起头看了看有些残旧的油纸伞,眼瞅着沿着伞骨中心在往下渗水,她又低头看了看脚上新换的足袋,边缘也已经湿了小半截。不得已,先向就近房屋的挡雨檐下站着等,只盼这是晚春常见的急雨,稍待就停,不然就白做那么久准备了。

        准备不光是说她手中备...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二十二】倾心于你

        一开始是没有任何征兆的普通对白。

        红发少女照例在约定的时间来到鹤见别邸,照例坐在伊织的对面看着她写东西,照例送来了宁宁制作的新料理。鹤见家从来不吝啬用亮度较高的百号蜡烛,就算鹤见可以出门之后再不将拉门关上,光线依然明亮得足以让彼此看清对方的眼睛。

        “最近在忙别的事情。”...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二十一】弃饵

        就算没有阳光,清晨赶潮打捞蚬贝和小香鱼的船夫仍然会趋着小舟来到熟悉的港湾,他们凭着长久的本能起床,不用点灯就能一把摸到自己用惯的桨。在这些船离开岸边之后,仍有一条船孤零零地停靠在小码头上,拴牢的结实绳索牵住它,任由轻缓的水流偶尔撞上船身。

        一只鲤在棉被里将自己裹成一团。他白色的乱发从被子上方露出来,随着安稳的呼吸微微起伏。这间小舟的内舱被他整理成刚好能让成年人躺平的结构,夜间只要用多余的旧衣服铺在硬邦邦...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之二十】江户伪书:命运

        顶着寒风,因为围巾和大衣而显得毛绒绒的少女推开出租车的车门钻了进来。

        “麻烦您,请去这个地址。”她将手里的名片递给司机。

        司机是寡言的中年男性,他重复了一遍名片上的地址,确认后便一言不发地启动了车辆。可能是不想让客人在无声里感到压力,他打开了收音机,夜间音乐台往往会选一些老少咸宜的歌曲循环播放,这让不想说话...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之十八】如是我闻

        一枚五元的钱币被掷入赛钱箱中,箱底明显已经有不少积累,钱币落下时发出撞击的闷响。

        唯人双手合十,严肃地闭上眼睛。

        作为商人,唯人最常去的是稻荷神社。童稚时期陪着父亲去稻荷神社祈求诸事顺遂,也是一板一眼诚心实意,到了自己逐步独立的如今,却少有这等真心去参拜了。毕竟商人之中,相信事在人为非神所佑者,不在少数。...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十七】鹤见书札:赤羽

       丝绒般柔软的雪覆盖了大地,月色里反射出温柔的光。踩在这样厚重的雪上只会听到舒适又轻微的声音,深夜独自在荒野中行走的旅人,会在自己的脚步声里感到慰藉么?

       鲜红血液顺着七寸二分长的短刀刀刃徐徐滴下,伴随着少女吐息间呼出的白气,在冷彻的雪野上绽出凄艳的花。少女赤足穿梭在树叶落尽覆满白雪的林木之间,并不忙着消除刀刃上的血迹,放任自己的行踪被暴露无遗。...


【江户百夜鹿鹤诳言】【之十六】山葵盖饭与竹屉荞麦面

  百兽屋的宁宁被雪绪评价为“元气笨蛋”。

  对各种事情都很想得开,但是也说不上是真的想得开还是说,只是不明所以的随波逐流。从灯颊鲷化为人形之后,既没有太在意影祸的事情,也没有太在意寿命的事情,只是一心一意地想要让江户人体会到山中野味的美好,可能一定程度上也在向雪绪所说的口味造成的不可逾越的界限挑战,想要做出即使不合口味也让人由衷感到好吃的东西。

  她大概没有特别在意的事情。雪绪这样认为。

  但是她错了。

  宁宁会留意熟客的食物癖好。

  一个月的时光说久不久,在朝夕相处的月咏宁宁眼中,鹤见小姐,雪绪,还有新来的打工少女雨花红,在食物上的分歧一目了然。

  雪绪姐自己就会下...

“尽管我对此毫无信心,可我想看看我能不能跨过那片海,我不想再听到它随血液流动而涌起的潮汐。”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