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一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一章:今天的青梅竹马也很聒噪

 

——女人在某些特定方面的热情与执着,简直堪比运动员在篮球场上的拼搏。

青峰大辉心不在焉地挠了挠头,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时间。

如果将迈入这家便利店视为跳球的开始,桃井五月至此已经战斗了一个半场的时间。

便利店里,皮肤黝黑的深青色短发青年青峰大辉,安静地叉着腿坐在便利店的小椅子上,面前的桌板摊着一本写真。他存在感过于强烈,以至于跟便利店的拥挤风格相当不搭,虽然既没有突然暴打店员也没有乱踢板凳,那有点凶恶的眼神和一米九身高带来的压迫感,还是让坐在他旁边吃便当的人们加快了速度。

但是,周遭释出的疏离意识显然对他毫无影响,他看似专注地翻着桌板上的写真,偶尔会敏锐地朝柜台那里瞥一眼,然后一脸乏味地打个哈欠。

柜台那边气势十足的粉发少女时而很清晰地反击店员,时而对着手指做出沮丧的柔弱表情,“所以我都说了昨天我有来,但是你们没有提示我啊,而且而且,早上的时候不是说是因为我没有带男朋友过来吗?为什么现在就变成了时限过了啊,说起来难道不是故意写含糊说明的店家的错误吗……”

都是战术。

温柔也好,强硬也好,为了达成目的,都是战术。青峰大辉对这女人的行为最了解不过了。

五月这家伙,该怎么说呢,虽然是个让人提不起劲的大胸妹,据理力争时倒是什么手段都会用上。青峰大辉玩味地看着那边,嘴角往上挑了挑,随后就将笑容从脸上拧了下去。只是再这样下去要拖延到什么时候啊,就算再来三本的写真也没办法挽救这止不住的困意……嗯?

现桐皇学园的王牌球员青峰大辉,在这个让人昏昏欲睡的夏日,破天荒地将目光从堀北麻衣写真集转开了。

便利店玻璃屏墙的外面,有一只黑白色的柴犬趴在玻璃前很期待地看着他,蓦地,“汪呜”叫了一声。

 

 

对桐皇学园在篮球场上的团队运转模式有所了解的人,都会知道那个看似只是球队经理的粉色长发女性的重要性。桃井五月,在赛场上从来不因处于困境就放弃,是个顽强地利用各种信息来击败对手的家伙。

在便利店的柜台前,店员此刻正在清醒地经历跟这女人解释“集点兑换樱桃手链活动在昨天已经结束”这一艰难的事项。

樱桃手链是这家便利店为了配合今日开催的栞祭推出的集点活动兑换品,在两周之前就投放了“只要情侣一起兑换就可以多换一条”这样充满诱惑力的广告。随着栞祭的推广这个活动越来越有人气,只是传单上的活动期限写得有些粗糙,活动本意是在栞祭当天停止兑换,却似乎被眼前这位看起来非常可爱,身材也颇让人在意的美少女理解成了栞祭当天才能兑换。

美少女又懂得抓文本漏洞又会利用女性优势撒娇,坚持说广告误导人,店员没有尽提醒义务,偶尔还会半威胁式地指一指她带来的那个身材高大的黑色皮肤男朋友。

“就是说你们也承认是自己做的工作不充分了?这样的话让顾客失望可不是正确的服务态度吧……”

“喂,五月。”

“嗯?阿大?等烦了吧,抱歉哦,我实在是超想要这个……”

“无所谓,你继续。店员,我结个账。”

这场战斗在十分钟后以便利店承认错误而告终,当桃井五月终于如愿以偿拿到了兑换的樱桃手链(当然加上了所谓的情侣附赠)时,她才突然意识到,青峰刚才好像买了点什么。

她抿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仰头朝青峰的位置望去,便看见他蹲在便利店门外,饶有兴趣地陪着一只黑白色的柴犬。

青峰大辉露出幸福的笑容,陪着那只柴犬玩橡胶弹球。

这突如其来的反差萌感直击心脏。

阿大露出的那种有耐心又明快的表情,感觉根本好多年没有见过……

桃井捂住胸口倒退了两步,脸上浮现出被萌到的微妙神情。

好可爱,好可爱!比阿大还要可爱的,是那只柴犬啊!个子小小的毛绒绒的,在阿大的橡胶弹球指引下一边“嗷呜嗷呜”地叫着一边在他周围绕圈跑来跑去,时不时会被自己绕晕而吧唧趴到地面上。

不过为什么看起来好眼熟?

那个玩得不亦乐乎以至于忘记了巨乳模特写真的黑皮少年这时抬起头来,乍一看还是照常的不耐烦臭脸,但在桃井看来这家伙已经露出了少见的明朗眼神。

他朝桃井扬了扬下巴:“五月啊,直接给它火腿肠吃可以吗?”粉色长发少女走过来蹲下,抽走青峰手里的火腿肠,“虽说就算给它也没问题,但是明明店里有卖狗粮罐头吧!再说不要随便乱喂东西啊,这很明显是有人养的狗啊”。

“我知道,你看,它穿着诚凛的队服。”

啊嘞?!桃井伸手将那只小狗抱了起来,熟悉的黑红白配色的队服,还绣着16号,温顺柔软的耳朵和纯净无暇的蓝色眼睛——

“果然是诚凛的小狗狗啊!”

桃井把这只黑白色的柴犬高高抱起,无形中散发出眼睛变成心形的粉红色气场。“阿大你看!它眼珠蓝蓝的,看起来跟哲君好像哦!我记得诚凛好像给它取名叫哲也二号哦。不过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啊,哲君来了?”

青峰耸了耸肩。

“要是哲在附近的话,早就把它领走了吧。”他揉了揉小狗的脑袋,恋恋不舍地站起身来,“五月你领到要领的东西了?那我回去睡了。”

“等,等等我啊!”桃井匆匆忙忙抱着小狗站起身来,朝已经往回家方向走的家伙抱怨起来,“不要一放假就天天呆在家里睡觉啊,太松懈了会长青苔的。而且既然哲君不在附近的话,难道是走丢了?得赶快通知他来才行。”絮絮叨叨地掏着手机给名为黑子哲也的友人发邮件,小狗在桃井怀里发出“汪汪”的叫声。

“不要啰里啰唆跟个阿姨似的,为什么五月就不喜欢睡懒觉啊,完全不能理解。”毫不顾忌地打了个哈欠,青峰又伸手摸了摸桃井怀里的小狗,他的眼神在桃井的手腕上停了一瞬,“一大早就跑到我房间里硬拽我出门,还突然说我是你男朋友,就是为了换这么小一个东西?简直莫名其妙”。

早上的阳光还没有那么强烈,桃井五月白皙的手腕上的手链,用金色的细链串起若干以假乱真的樱桃装饰,一晃就叮叮当当。

桃井嘟起嘴巴,不甘心地小声解释:“阿大不觉得这个很漂亮么?我可是辛辛苦苦攒了好久的点标,啊,还发邮件拜托小绿和哲君也帮我攒,好不容易才能换到呢……”

“那你一个人来不就好了?”

“一个人来的话,就拿不到情侣附赠款了啊!”

“本来也不是情侣啊。”

“但是,但是,情侣款很好看啊……”

“你可以去找哲陪你兑嘛。”

“哲君他,怎么好意思麻烦他来做这种事啦,而且昨晚开始发邮件给他就没有收到回信……嘛真是的!阿大是白痴啦!!”

随着最后一句话脱口而出,气得脸红彤彤的少女就朝前方自顾自走下去的黑皮少年丢了个什么东西,按道理可以轻松接到任何朝他投掷的物品的桐皇ACE青峰大辉,就这么貌似猝不及防地被击中了。他发出吃痛的声音,然后朝身后小跑两步赶上来的桃井抱以凶狠的眼神。“不要随便乱丢东西啊蠢女人!”

才,不,是,蠢,女,人,呢!

阿大最可恶了。桃井气得脸腾地红起来,她把头朝另一个方向扭过去,手里持续地揉着黑白柴犬柔软的鬣毛。

蠢的是阿大,怎么会以为他可爱啦,永远让人担心让人生气的可恶家伙。皮肤黑黑跟非洲人一样,既不会像小黄一样说好听的话哄女孩子,也不会像哲君那样一直认真努力,偶尔还会凶巴巴的讨厌死啦!

但是呢。

看到这家伙,想到小时候那个傻乎乎的小子,就觉得不能放着不管。

桃井叹了口气,眨眨眼睛,思考一下等会儿打圆场找台阶的台词,正想扭过头,青峰大辉低沉的声音已经先一步响起:“所以说为这种东西有什么必要起一大早来兑换啦。”

他的手腕已经戴上了桃井刚才砸向他的东西,那是比起桃井的那副要更大方的男款手链,用黑色的链子串起一枚青黑色的叶子。“总感觉很娘娘腔啊,如果运动的话还会妨碍手腕。”

青峰像是没看到桃井欲言又止的神情,有点不自在地把那枚手链摘了下来,丢回给桃井,“我觉得样子也很普通。但也是你争了半天才换到的吧,好好收着啊。”他停了一下,像是斟酌了一下用词,然后继续说,“你的那副,还是蛮好看的嘛。”

“诶?嗯……”桃井稍微愣了一下,她轻轻应了一声,把那副手链收回到包里。

桃井没有立刻跟上继续往前走的青峰,她的目光飘向远方,像是想了点什么,右手无意识地玩起了头发。

小时候呢,阿大其实很坦率哦,开心就是开心,不高兴只要出去打篮球就会开心,完全不顾忌对女孩子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虽然经常被他气到,可是小时候关系真的很好。一起上初中又一起上高中,慢慢地不会像小时候那么亲密了,他的性格也变得讨人厌起来。

可是,阿大现在是有什么变化了哟。感觉不仅仅是改变了对篮球的胜利接近麻木的无情态度,从什么时候起,这家伙像是更懂得照顾别人心情了,偶尔惹自己生气之后,之后也会有点笨拙地试图弥补。虽然这种改变很细微很细微,但是,会让人心情好起来呢。虽然自己之前口口声声说只是没办法放着他不管,可是,如今有了改变的阿大,却也,让人更想待在他身边了,吧。

果然,选择留在这家伙身边,是一件好事啊。

桃井收回目光,眼睛和嘴角都笑成弯弯的形状。

走了一会儿发现身后的少女没有跟过来,正准备回身询问的青峰,被桃井猛地扑上来挽住了手臂。

“阿大等等我啦!不要回去睡觉嘛,今天栞祭欸,陪我去那边逛逛啊,听说有好多好多活动,感觉很热闹的样子呢,晚上还会有烟火哦。别人都不像你一样天天睡觉的说,今吉前辈听说放假之后经常去多摩川钓鱼呢,阿大也去找点有趣的事情做啊。”

“五月你不要得寸进尺。一大早就去逛街?饶了我吧。”

“我不管哦,阿大放过我多少次鸽子啦,陪我三天三夜都够了!”

“好烦啦你。”

天空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将桃井五月对青峰的说教通通掩盖了过去。一架气势十足的民用直升机从他们头顶的天空稳定地飞过,虽然跟地面有相当的距离,螺旋翼的噪音仍穿破晴朗的清晨,让地面上的行人都不由抬头看了一眼。

这种排场真是惊人。青峰百无聊赖地又打了个哈欠,身边桃井的话却让他竖起了耳朵:“赤司君真是的,明明在帝光的时候很注意自己的出行不要给人距离感,这次却故意弄得很夸张呢。”

“哈?赤司?”

粉色头发的少女笑着挽住青峰的手臂:“就知道阿大你不会关心栞祭的相关活动,赤司君参加了清川杯将旗赛,所以今天他也会在东京,刚才的直升机飞行的方向也毫无疑问是向着比赛场馆,最重要的是,机身上,可是有赤司企业的标志哦。”

就算这样也不一定是赤司吧。嘛,五月的直觉应该不会有大差错,只是那个人今天这么大排场过来,应该不只是为了参加比赛而已吧。

今吉有句话说得好,算盘是小人物打的,赤司这样的家伙,到底想做什么,真是让人猜不透也不想猜。

放任少女挽住自己的手臂,青峰大辉朝着宿舍的方向迈步。

“不要往宿舍走啊!就算你想回去也得先把诚凛的狗还回去啊,所以先陪我去……欸?!狗狗,狗狗呢?”

“吵死啦,怎么会跑掉也没发现,白痴。”

“白痴的也包括阿大啊!你不是也没有发现么!”

“喂喂,是你抱着的啊。”

“我不知道怎么会跑掉嘛……赶快发邮件给哲君……”

在今天也吵吵嚷嚷却依然同进同出的少男少女走远之后,诚凛的吉祥物,身穿16号队服的黑白色柴犬哲也二号,静悄悄地从街角溜了出去。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哲君~今天我跟阿大去兑换栞祭限定的樱桃手链了!真是的,店员一开始非要说时间已经过去了什么的,明明就是他们不对嘛。如果换不成的话,哲君给我的那几个点标就浪费了。啊对了对了,我跟阿大看到诚凛的小狗了,好像是柴犬?为什么会跑到这边来啊,是走丢了么。本来想送到你那里去,结果跟阿大吵架的时候它跑走了……我和阿大会帮着找的!还有哲君也是的,不要让那么可爱的小狗到处乱跑呀。

发件人:桃井五月        收件人:黑子哲也        未阅读


 
评论(8)
热度(47)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