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我对此毫无信心,可我想看看我能不能跨过那片海,我不想再听到它随血液流动而涌起的潮汐。”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

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八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八章:无自觉烦人三人组的不幸相遇

 

“所谓暑假的三大要素,就是‘烟花’、‘浴衣’、‘试胆大会’。”相对坐在majiba靠窗位置的沙发座里的两位黑发年轻男性,吸引了窗外不少来往的人的注意,其中一个正竖起一根手指对着另一个说着什么,而另一个则露出神游太空的神情,不时做出灵光一闪的动作,然后飞快地在纸上写起来。

“这三大要素我去年暑假已经告诉海常的队友了,可惜,因为种种原因,尝试将这三大要素进行下去的首要前提都未能到位。”刚才发言的那位压低声音继续说下去,眼睛里露出深邃智慧的光芒。

“要素要速决。”对面的家伙突然这么插嘴了一句,然后记录在自己本子上。

“对,就是可爱的女孩子啊!不知为何每次尝试跟女孩子建立深层次的交流就会受挫,但是不管如何我相信我一定能在自己的青春耗尽之前留下美好的回忆! 不要犹豫了,fight伊月!”像是受到了激励,眼睛露出光芒的男性猛地握紧拳头,充满憧憬地看向斜前方。

“犹豫就吃不了鱿鱼。”对面的笔记男咬着圆珠笔,喃喃地来了一句,然后对着握拳的家伙投以感激的注目。

“我说,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建立交流的啊……”既不坐在深邃黑发男那一侧,也不坐在奋笔疾书男那一侧,自己另行搬了一把椅子然后反着坐在上面,手臂放到椅背上前前后后摇晃的金黄色头发的猫眼少年,像是终于忍受不了这两个人的奇怪电波,出声想加入到对话之中。

“叶山小太郎,”坐在左侧的前海常高校得分后卫森山由孝,飞快地拉开书包朝里面看了一眼,然后做了一个相当别扭的左手托腮的动作,严肃地对不安分的黄发男子说道,“女孩子这等可爱角色的迷人之处,你竟然无法理解么?”

“重点不是这个呀。话说你刚才在书包里藏了本什么,黄濑的写真集么!你照着黄濑的写真集在摆pose吧!”洛山高校三年级生小前锋叶山小太郎做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尖尖的虎牙露了出来。

“啊!灵感来了!可爱角色爱吃可可,写真集真不好写。”诚凛私立学校现三年级生控球后卫伊月俊,总是不遗余力地搜集笑点很奇怪的冷笑话并记录在自己的冷笑话本子上。此刻他也跟森山一样双眼放着光,一脸愉悦。

“真是的,大家都是傻瓜么……为什么球场上看不出来是这样的人啊!”虎牙猫眼的叶山小太郎终于露出了球场上也少见的有点崩溃的样子,“我不想坐在这里陪你们犯傻,我是来东京享受幸福的暑假时光和栞祭的烟火大会的!”

“你在说什么,叶山小太郎。”

“说什么呀叶山。”

森山和伊月同时扭过头来指着叶山小太郎,一脸正义凛然。

“让事情变成不得不大家一起坐在这里的罪魁祸首就是你啊。”

之前说过这三个人坐在一起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这并非青春的男孩子同时出现引发了奇妙联想导致的注意,也并非三人中上level的良好面貌激发的荷尔蒙作祟,而是因为,森山脸上有一个红色的巴掌印,同时衣服的左肩处有一大片擦伤,伊月的后背有两排有点奇怪的轱辘印和一个脚印,而叶山小太郎的鼻子上贴了一道胶布,他脚下的滑板非常无辜地静静躺在地板上。

“不对吧!并不是我一个人的错吧!”小太郎猛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而伊月则以鹫之钩爪的准确度和速度抓紧空当朝小太郎的嘴里塞了一个汉堡,以阻挡他之后要说的千言万语,“所以说……我明明……都是……不怪…………”

伊月露出清爽的微笑,像哄二号一样自然而然地拍了拍叶山的肩膀把他按了回去。

“为了赔罪,你们就继续帮我扩充冷笑话集吧。”

 

 

一开始的时候一切可是很美好的!

叶山小太郎向东京出发的时候,心情相当明朗。他甚至带上了不方便携带的滑板,在前往新干线火车站的路上绕着根武谷永吉和实渕玲央的周围一刻不停展示着滑板技巧,并非单纯地想炫耀,只是兴奋之情难以抑制,让他原本就好动的身体更加停不下来而已。

“木吉和花宫那两个人也在东京,不知道这次有没有机会见到。特别是花宫,真想看看他突然见到我们出现的表情。”玲央用一只手捧住脸,露出堪称妩媚的笑容。这次出行他只提了一个显得很女式的小包,不要以为他放弃了过去每逢合宿就必带大包小包保养品的习惯,那个超大的玲央特备包裹此刻正背在根武谷的背上。

“哈?那家伙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吧,他一定是心里一大堆不肯讲出来的阴暗想法然后当着我们的面选择一个乐意的方向演起来,嘿,我倒是很想看万一他遇到木吉时会摆出什么脸。”根武谷说着,又张开嘴打了个大大的嗝。

“脏死了!你这家伙!”

叶山小太郎踩着滑板从他们旁边“咻”地滑过。

风擦过身体的感觉太畅快了,好期待东京之行,他露出尖尖的虎牙向往地想。

到了东京之后也非常顺利。

只是在订酒店房间的时候起了一点争执。原本想订一个类似家庭间的三人三床大房,玲央姐坚决地拒绝,表示要开两个房间。

“玲央姐你没那么嫌吧,我们在更衣室的时候也不避讳的啊。”

“但是三个人用一个洗手间的话,我可是受不了的哦,洗手间有多重要,小太郎你一定不懂吧。”

叶山和根武谷对视一眼,想象了一下玲央姐不管任何“紧急情况”都霸占着洗手间梳洗的场景,接受了这个方案。

一直到开始单独活动之后,在这个活泼可爱的黄发小子眼里,一切都还是美好的。

抛开不知道去哪里准备大吃特吃的根武谷和不知道要去哪里购物的玲央,小太郎踩着滑板直接去了离赤司所说的比赛场馆最近的柏风公园。

“上了!”小太郎眼睛发亮地仰起头,双手摊开,像是一头在感受东京自由之风的松鼠。他手感柔和地将滑板顺着石板路滑出,紧跑两步跟上,一个腾跳就轻易地上板,在柏风公园里自如穿梭。

柏风公园在建设的时候,腹地特地挖出了一个椭圆形的下沉式广场,西侧则顺着坡地一级一级设置了台阶和扶手,因为比较宽敞,是周围玩滑板和旱冰鞋等新奇玩意儿的年轻人的聚集地,也适合举办露天的表演活动。叶山小太郎在出发前就已经知道这个地方,决定先滑到这里打发时间。

荡板,滑行,ollie,感受了滑轮的状况,叶山小太郎舔了舔自己的虎牙,眯着眼睛笑了一下。他现在的视野非常宽阔,长期运动下锻炼出的良好动态视觉和预判能力让他不会像一般人一样笨手笨脚,以高速穿过周围散步的行人时,他还不忘向小小受到惊吓的行人回头抱歉地挥一下手。

因为栞祭的原因,此刻在公园里的人数比他想得还多,顺着草地上铺设的石板路一路滑行到腹地的下沉式广场,感觉已经热身充分的小太郎,人来疯的老毛病又犯了,在查看了一眼下沉式广场的大概人员分布之后,脑子里腾地冒出了非常大胆的挑战。

OK,能行!这样自我鼓励着,他轻轻搓了搓手,一个加速抬板,直接上杆顺着扶手侧滑了五米,耳边是瞬间响起了游人的惊呼声,第一段栏杆到底之后他一个空中翻身顺手将滑板调整了位置,再刺杆滑过第二段栏杆,最后以acid drop 完美落地并用ollie搞定最后的四个大台阶,站在下沉式广场中央接受周围惊叹的目光吧!

很遗憾,以上是叶山小太郎的想象。

但是正如他所说,最终的事实与想象有所出入的原因,并不能全部算成他的责任。

叶山小太郎第一个过错,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那个斜靠在栏杆上咬着笔头沉思的家伙,是诚凛的控球后卫伊月俊。

当然,作为无冠的五将之一,叶山的反射神经非常发达,他确实有足够的自信即使出现突发情况他也可以完美解决。

即使出现的是伊月俊也一样。

小太郎第一个起跳到侧滑的过程非常完美,他考虑到了行人倚靠栏杆的阻碍,并以非常娴熟的技术控制着板从对方倚靠的地方跳跃了过去,滞空的时候他还得意了一瞬自己完美的操作和平衡能力,但他同时就发现,那个本不应该来得及躲开的人,在他跃起的同时向左侧闪开了。

伊月这时候抬起了头。

如果是别人的话,这时候应该只会呆呆地看着而不是伸出手朝高空的滑板少年比出大拇指,但是,伊月这么做了。

如果是别人的话,大概会因为一时的惊讶从板上摔下来或者失去平衡,但是,叶山小太郎不会。

“原来是eagle eye!好棒!”小太郎直接将赞叹的语言说了出来,然后空中翻身顺手将滑板调整了位置,再刺杆滑过第二段栏杆,最后以acid drop 完美落地并用ollie搞定最后的四个大台阶,站在下沉式广场中央接受周围惊叹的目光吧!加上伊月俊的大拇指。

很遗憾,以上还是叶山小太郎的想象。

叶山小太郎第二个过错,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那个向坐在最前端台阶的女生献殷勤的男子,是海常前任得分后卫森山由孝。

他在空中调整身体的动作过于偏向某个方向,在外行人眼里看起来就像要砸向台阶下方一样。

台阶下方,森山正在对一个非常可爱的双马尾少女说着什么,大概这次有点长进,不是什么“能请你喝杯茶么”这种老土台词,对方虽然没有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却还是耐着性子听他讲,在这种场合下,森山虽然没有伊月的鹫之眼,也还是敏感地察觉到来自身后的危机,将可爱的少女置于生命中第一地位的残念帅哥,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将少女一把抱在怀中然后向另一侧闪躲的动作。

“原来是海常的森山,好厉害的行动力!”小太郎直接将惊叹的语言说了出来,然后他非常漂亮地降落在原本就不会击中森山等人的预定位置,起跳刺杆过第二段栏杆,正如我们已经知道的这样,他构想的美妙着陆没有发生。

叶山小太郎的第三个过错,是他忽视了女孩子的行动力。

被森山突如其来抱在怀中的双马尾少女傻了一秒之后,凶狠地甩开了他,并顺势给了森山一个火辣辣的耳光。

“色狼!”女孩子尖声惊叫的威力是很大的,前一秒还沉浸在女孩子美妙的身体触感中沉醉不能自己的森山,被这一耳光打得毫无防备、晕头晕脑地顺着台阶滚了下去,身后是察觉到情况不对,匆匆赶来想要抓住森山未果的伊月,也在命运的推动下脚底一滑,朝着同一个方向滚了下去。而那个位置正是叶山小太郎原本计划做一个漂亮的acid drop的地点。

作为无冠的五将之一,叶山的反射神经非常发达,他确实有足够的自信即使出现突发情况仍然可以完美解决。但就算是叶山小太郎也没能料想到这种诡异的双人滚台阶突发状况,他匆忙地在空中改变身体方向,在三个人的惨叫声中,完成了并不漂亮的降落。

下沉式广场游玩的行人们纷纷对这三个头晕眼花叠在一起的少年报以含义复杂的目光。

 

 

“所以说,叶山小太郎你要付大部分责任。”森山残酷地把锅丢给小太郎。

小太郎捏了捏鼻梁,就痛得龇牙咧嘴:“我可是付了这顿饭钱啊,本来是想在东京好好玩一圈,特别是想找诚凛的人好好报个仇!”

“啊,原来你是为了报仇才狠狠踩我一脚,洛山的人真是小气。”伊月露出“了解了”的表情。

“不对啦!”叶山把嘴巴鼓了起来,然后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出现在那里啊?”

“栞祭啊。”森山和伊月又一次异口同声。

“栞祭很热闹,热闹的地方可爱的女孩子浓度也会上升,我怎么能错过这种大好机会?还有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是,海常的队友们似乎都来这边玩了。”森山又偷看了一眼自己的背包,这次换了一个左手轻抚头发的姿势。

“我嘛,是来刺探军情的。”伊月喝了一口可乐,露出跟清爽少年定位有所不符的神秘笑容,“有个家伙一直黏黏糊糊不成样子,打算在栞祭这天努力一把,我很好奇栞祭的氛围是不是适合,于是先来逛逛看。”

小太郎听得似懂非懂,但是又不好主动开口自觉招认,好在森山及时问了他:“那洛山的人为什么特意跑来东京呢?”

雷兽小太郎头上没人看得见的猫耳嗖地立了起来,跟他此刻洋洋得意的表情非常搭配:“你们一定不知道吧,那是因为呢——”

“等等,窗外那是?”伊月一下子凑到窗边,像是看到不可思议的场景,完全无视了小太郎的发言,“刚才跑过去的那只柴犬,看起来好像我们队的小狗二号啊。”

“认真听我讲啦!”

“哦哦感觉带只小狗的话搭讪女孩的效率会变得更高。”

“不改变说话方式的话还是没用,还有为什么都不听我讲?”

“感觉真的很像我们的二号,我发邮件给黑子问一下好了……”

“又看到了可爱的女孩子!感觉身体没那么不舒服了,二位,我们就此别过吧!”

“好哟,那我也要继续我的侦查工作,以及填充冷笑话本了。”

“诶,诶?!”

叶山小太郎的东京之行,看来稍微有点挫败。

 

 

——黑子,我在majiba看到了好像哲也二号的狗,实在是太像了感觉有点惊奇。不知道你今天过得怎样?昨晚在火神家吃得太撑了,今天要多散散步才行。对了,今天晚上有烟花,会发生有趣的事情哟。

发件人:伊月俊        收件人:黑子哲也        未阅读

——玲~央~姐!我今天好倒霉呜呜呜,有没有什么改善心情的做法?我遇到了诚凛的伊月和海常的森山,不对,前海常的森山,但是他们好像都不知道栞祭是赤司一手负责组织的诶。有意思有意思,赤司这次是想要做什么哦?

发件人:叶山小太郎    收件人:实渕玲央        已阅读


评论
热度(17)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