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也二号的东京一日迷走:第十九章

目录走这里:http://artmisia.lofter.com/post/27e617_ccebd77




第十九章:一直以来都——

 

天空呈现出蜜桃一样甜美暧昧的颜色,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分一分地洗成墨蓝。

太阳落下后夏日的闷热感终于消退。

红色的灯笼不知不觉已经点亮了,日向用筷子卷了一截冒着热气的拉面送到唇边,目光却不由停在了对面比红灯笼还要明艳的少女身上。

对方专心致志地吃着拉面,并没有察觉到这边投射过去的目光。她小口地将夹起的面条吹凉,然后非常不客气地咽下去,拉面上浮升的热气似乎衬得少女面颊上有好看的嫣红,又或者这只是日向的错觉。

在他察觉到自己怀着一种深层次的情感注视着对方微微沁汗的鼻尖、光洁的额角以及形状精致可爱的耳朵时,他像是也被自己吓到了一般狼狈地收回了目光,恶狠狠地把筷子上的拉面送进嘴里,以致于理所当然地被烫到了。

上一次跟丽子一起吃饭的时候,她还会时不时用手拨一下耳边的碎发,而自从Winter Cup决赛之后,她又剪回干练清爽的短发,不用再努力把头发在脑后绑出一小截。

一直到他亲自把她的头发剪掉之后,日向依然不好意思对她说,其实长头发也蛮好看的。

那家伙怎么说的来着,“你可千万不要让我留长头发哦,打理起来麻烦死了。”

不会麻烦啊,我帮你打理不就好了?

差点就这样说了。

要是当时说了就好了。

胡思乱想的过程中,丽子好看的浴衣袖子在他眼前招了招,将他从发呆中拉回来。意识到对方已经吃完了,日向仓促地消灭自己碗里剩下的拉面。

明明夏日的夜比白天清爽,却觉得眼前被什么雾气氤氲成一片。下午在约好的地点看见那抹绯红的身影,那认识多年的少女明明一如往常笑着朝这边打了招呼,自己竟然迟疑着不敢相认。

这次是第一次见到丽子穿浴衣,夺目耀眼的红色,并不显得俗气。丽子本身是清爽干练的女孩子,一直被吐槽说女子力缺乏,但她穿这件浴衣的时候,往日因为看惯了校服而察觉不出的秀丽竟然让日向感到脸上发烫。

“诶,不好看吗?”当时丽子站在街角,有些不安地伸开手臂摇晃着袖子,然后在日向的眼前左右转了一圈,这动作也让日向轻轻吸了一口气。

“这个是我妈妈帮我挑的浴衣哦。说是之前跟伊月的妈妈逛街的时候,突然提到今年夏季有个有趣的祭典,干脆一起买了新的浴衣。我觉得这件有点太惹眼了,但是妈妈坚持让我穿出来……怎么样呢,日向君?”

很适合你,非常美丽。

他并未讲出口,只是顿了一下,然后把脸别开:“啊,我家也买了新的浴衣。”

“很适合你哦。”同样的一句话,他要挣扎半天,丽子却能轻松随便就讲出口。少女眼睛眨了一眨,随后自顾自地踩着木屐朝前方走去,“今天我想去看看新的球鞋,听说栞祭期间有活动!然后有一个店的拉面一直很想吃来着,日向君等会儿陪我一起吧。还有……”

丽子说的所有话他明明都听进耳朵里,却又微妙地没有听进去,只是情不自禁地跟在丽子的身后,偶尔回应她的询问,偶尔被要求讲讲意见,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这个点。

“接下来去那边看看?”丽子指着人潮汹涌的某个角落。

日向草草瞥了一眼,随意地应下来:“嗯,随便啊。”

“或者去那边?”少女的手指换了个方向。

“也,可以啊。”

丽子扬起手里的手袋轻轻敲了一下日向的胸口。

“别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嘛,是日向君你请我出来玩的吧。还是说,其实是想讨论一下未来球队的发展方向什么的?”

球队的发展方向啊……

一直都是以这个借口来请她出门的。

深夜里也敢发邮件请她出门的理由,周末请她出来吃饭的理由,偶尔训练结束也能多和她说会儿话的理由,都是这个。学校的球队根基还不稳定,新人还没有融入氛围,训练计划是不是要调整,每次总是那么巧,有这么多可以跟教练商量的事情。

“说自己讨厌做事情拖拖拉拉的人,结果自己还不是拖了这么久?”

半个月前,训练结束后跟伊月一起买汽水时,对方平平淡淡地谈到了这件事情。当时日向差点被汽水呛死。

“谁拖拖拉拉了啊!”

虚张声势地反驳了过去,伊月则一副“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甚至还一脸叹息地伸手拍了拍日向的肩膀,这姿态让日向受了刺激。但不服气也没辙,确实如伊月所言,自己那份心思揣了两年,硬是没有说出口。

“栞祭的时候,约教练出去玩嘛。气氛很合适啊。”伊月并没有讲得太深,从这个意义上,日向感激他多年心知肚明的体贴。

“也不是不愿意,但是总会有事情吧,球队什么的。”

“又拿这个当借口?”伊月难以置信地盯着他。

“不是啊!比如说可能小金他们要跟教练商量事情之类的。”

伊月意味深长地看了他半天,然后罕见地收起了记录冷笑话的本子,摆出要进行严肃对话的脸。

“我说,日向啊。”

日向心虚地看了看多年老友的表情,突然意识到他要说什么了。

“我们已经高三了哦。”

一个必须面对的事实。

“篮球部再有半年就要开始人员接替的工作,训练强度会更高,而且很快就要决定是升学还是就职,闲暇的时间也会变得更少。”

“可以没有遗憾地告知一切,就只在这个暑假了。”

日向张了张嘴:“所以,就,更不要用什么有的没的让大家都分心……”

“是吗?”伊月也没有多纠缠,把手里的汽水喝光之后,将瓶子扔进了垃圾桶,“好好想清楚,日向。”

日向听着那个瓶子哐地一声落进垃圾桶里的声音,像是从梦里清醒过来一样。

相田丽子和日向顺平,已经是高三生了。

自己不是不努力,但是和丽子以及木吉那种成绩始终保持在前列的学生不一样,自己的成绩大概在中等位置,如果没有奇迹发生,并不足以考上东大一类的一流大学,而丽子则相反。也就是说,这也许是最后一个可以这么亲密接触的假期。如果错过了,那么升上大学之后,就更加不会有机会了。

已经重新开始打篮球了。

已经组建了篮球部。

已经进入了全国大赛。

已经拿到了总冠军。

每次都在说只要这件事完成了就去告白,却一直拖延到现在,拖延到每一个可以拿来做借口的目标都已经实现的现在。

“喂丽子。”他出声叫住前方的少女,看对方回过头来。

从初中认识她开始,看她短发再留到长发再回到短发,自己一度放弃篮球再重新开始打篮球,每一次在球场上感到开始绝望的时候,余光瞥到她坚定的脸庞就会感觉重新握住希望,每一次胜利之后都想和那个人一起分享,想抱住她和她一起大笑,每一次失利之后也想对那个人说,不要难过,我们会卷土重来。

想要和她在一起。

掩饰了这么多年依然固执地不肯讲出来的这句话。自以为自己也没有发觉的感情,在不知道的时候已经生长出拔不掉的根。看着对方递过来的目光开始感到胸口发闷,拳头攥起来仍然感觉非常软弱无力,就好像要面临什么审判一样。

日向短暂地屏住呼吸。

“叮铃铃铃铃铃!”

日向的手机开始发出响声。

“队长!”

“黑子失踪啦!”

下意识地接起了电话,在他意识到自己这个举动非常愚蠢时,在日向一片空白的大脑中就只剩下接通之后手机里传来的这句惊呼。

 

 

“哈?怎么会这样?”

接到的电话是河原打来的。诚凛的队员们私下里互相交换了信息之后,得出了唯一的结论就是,黑子今天失踪了,二号则在东京的大街上到处乱跑。

“我们还去了黑子家里,结果黑子的奶奶说黑子一大早就出门了,不希望老人家担心就没有跟她说黑子手机关机人也找不到的事情……二号的话木吉也说有人看到了,还有伊月也说有看到,应该不是错觉才对。”

“所以说,二号本来今天是黑子负责照顾的,结果黑子失踪,手机关机,二号到处乱跑?”

“就是这样。”

日向把手机关上,一扫刚才黏黏糊糊犹犹豫豫的神色,对丽子说:“感觉很让人担心,谁知道黑子今天的行程?沿着一路去查一查应该能有发现,再没有消息就报警吧。”

“说到跟黑子关系最好的话——”丽子举着手机开始在通讯录里翻找,半晌,抬头跟日向交换了眼神。

“那个眉毛分叉的篮球笨蛋今天也一天都没有消息啊?!”

“两个人跑哪里去玩然后把手机丢了么……”

“那也不会放着二号不管啦。”

“总之先发邮件给所有认识的人问一下黑子和二号的事情……”

事情的发展出人意料。

收到了桃井充满了颜文字的回信表示一大早有看到过二号,也发了邮件给黑子却没有回信;黄濑也回复了类似的发言,字里行间跳脱的烦人劲儿能冲破屏幕;绿间和高尾的回信感觉像是在说相声一样一唱一和,同样是见到了二号但是黑子不知道在哪里;木吉的回信明明很关心却不知为何充满了车到山前必有路的轻松语气;冰室则表示早上还收到过火神的邮件说他今天会一直在体育馆训练,所以去那边找找会有收获;紫原则直接在冰室的回信里声称有看到过二号,以及“小黑子假期会去书店买书,可以问问看他一直去的书店有没有线索”。

在收集整理所有得来的信息时,诚凛篮球部的成员不知不觉汇聚在了一起。在伊月家吃了流水素面然后转道走过来的伊月、小金井和水户部,完成打工之后换了便装正在逛街的河原和福田,跟女朋友甜蜜约会了一天之后的土田,大家像是打定主意要聚在一起商量一下怎么回事似的。只有木吉因为还在摊位那边,而降旗说有事情所以没有来。

“教练这身浴衣好漂亮!”

“超有女人味,都不像教练了。”

“你会不会说话啊!”

“队长也穿了浴衣啊,难道是约会么……”

“不是!只是栞祭很难得所以顺便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训练目标!”

“队长你这句话并没有逻辑哦。”

“啰嗦!”

“水户部说教练和队长的浴衣看起来好协调,非常好看~”

明明是两个人的约会,还特意拜托了伊月去帮忙把别人支开,却还是变成了眼下这个让人头痛的情况。日向感觉自己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了起来。

刚才只要再多给一分钟的话就说出口了,结果现在怎么样也不适合继续。

先把精力放在找二号和黑子上面吧。

“简单的推测,黑子会去离自己家最近的书店吧。”

“嗯,而且感觉也听他提过有些书店的名字。好像有一个书店的店主是位老爷爷,跟黑子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叫清什么来着?”

“清川书店,我有时候也会去那里买书。”日向推了推眼镜,“那家店进历史相关的书籍非常有品位,而且店主是退役的将棋棋手,据说段位很高。”

“诶!那不就是今天清川杯的亚军!听说清川杯是以清川前龙王参与作为噱头来吸引大众报名的,原来退役之后开了一间书店么。”

“等等,清川杯是今天的比赛,清川店长去参加了清川杯。黑子跟清川店长关系很好。那么……”

“今天谁来负责看店?”

“难道是黑子么!但是为什么手机都联系不上啊?”

回应这个问题的,是一声熟悉的狗叫。

让所有人担心了一整天的黑白色的柴犬,在离众人十米之外,目光纯洁地看着大家。

 

 

几乎每一个路人都在扭头看着这个神奇的场景。

太阳彻底沉了下去,连天边绮丽的霞色也已被青灰色的夜幕吞并,街道上的路灯全部点亮了,此时,接近十个人左右的高中生在朝着某个方向拼命地跑着,里面还夹杂了一位穿着绯红色浴衣的少女。在这个浩荡大队的前方十米处,有一只穿着衣服的黑白色的柴犬以更让人惊讶的速度向前冲刺。

颤颤巍巍彼此搀扶着的老爷爷老奶奶安详地看着这队人风卷残云一样跑过了这条街道,露出幸福的笑容。

“年轻真好呀。”

而正在狂奔中的诚凛篮球部显然没这么好的心情。河原惊奇地看着跑步速度完全不输给男士的丽子,一边喘着气一边发问:“教练你穿着木屐还能这么跑,没问题么?”

“不,要,看,不,起,女,孩,子,啊!”丽子把袖子一口气往上撸了一把,露出接近狰狞的神情冲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这番发言非常帅气,遗憾的是木屐和高跟鞋一样不适合奔跑,在眼看就要捉到二号的瞬间,她的木屐轻轻滑了一下。

“呜哇。”猛地止住步伐,发出小小的抽气声后,相田丽子在路边上停了下来,随后毫不犹豫地对前方停下来观察她情况的大部队做出指示。

“我没事,你们继续追啦!要把二号捉住啊!”

在看着大部队消失在前面转角处,她轻轻揉了揉脚踝处,发出小声的呻吟。

“穿着木屐就不要跑那么狠啊,景虎先生看到你扭到了,估计得活剥了我。”

身后传来日向的声音。

他朝丽子伸出了手:“我来扶着你走吧。”

抬头看着夜色中浮现出的熟悉的面容,丽子朝对方大方地笑了一下。

“真是不好意思,那就麻烦你啦。”

说着,她握住了日向的手。

柔韧有力的手。

丽子的手日向很熟悉,作为教练的丽子经常为队员做肌肉按摩。按说早不会再因为这种程度的身体接触而感到目眩,可是日向感觉脑内深处泛起一片白光。他还来不及为此产生什么绮思,就只能用力地托住丽子的身体,保证她不因身体失衡而跌倒。

“还好么?脚能活动一下么?”

丽子低头试着自行检查自己的脚踝,然后朝日向点点头。

“虽然跑得很急突然扭到有点吓人,但是没有拉伤,只要稍微休息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

“是么。”

就说只要队员去捉二号就好了啊,穿着木屐干什么要逞强啊!

“那就好。”

一点也不好!扭伤可能会很严重!

他并没有说出口。

只要跟丽子讲无关球队的话就会变得有点不自觉的冷淡,自己也说不明白这是什么心理,即使明明关心得要命。听说丽子的脚没有事,心情在埋怨她之余稍微放松了一些,也因此能感受到一些更细微的东西。

比如,丽子现在紧紧靠着自己,比如,丽子的手其实有点凉,比如,丽子的浴衣在夜色中依然非常耀眼。

现在这个时机应该不算很突兀吧。

然而,这次换丽子的手机响了。

“遇到了火神?那个笨蛋今天在干嘛啊……”

“所以说是在体育馆没错么?黑子的手机在他手上?他是不是白痴啊!”

“火神也说黑子今天有说要去清川书店是么?那麻烦联系一下清川书店的店主,顺便去那边看一下吧。嗯,拜托了。”

“我的脚没事,不用担心,日向也在这边陪着我。”

“好的,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

丽子微微侧着头打着电话,露出后颈漂亮的曲线,柔软干净的头发在灯光下仿佛也在发着光,日向静静地看着她。

这个少女一直支撑这诚凛,从没有任何资源的篮球部开始,一直陪伴着每一个队员。

也一直陪伴着日向。

从他冲动而好胜的初中时代,到颓废而放纵的低谷时期,到重整精神而取得胜利的冬季杯。

她一直在。

“好像差不多事情可以解决了,真是太好了。”

丽子爽利地笑着对他这样说,表情仿佛跟多年前初见时那个嚣张又自信的少女迥然不同,又全然一致,多年来一直在他身边,然而还有半年,或许更短的时间,彼此就将分离。

随便谁的电话什么情况都不可以再来打扰了。

“抱歉,教练。”

日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伸手按住丽子的肩膀。因为丽子的左脚没有办法受力,眼前的情况又稍微有点出乎意料,她的身体很自然地向前倾了一下,将身体的重量压在日向的怀里,等到察觉的时候,两个人的距离已经到了微妙且危险的程度。

日向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右手缓慢地靠近丽子的脸颊。

开着玩笑说只要大家赢了就给每个队员一个吻的丽子,因为做的料理太过惊人而失落的丽子,因为感受到自身作为教练的局限而痛恨自己的丽子,在训练场里如修罗附体一样勒令队员完成训练的丽子。

脸颊如此柔软。

因为前所未有的对待而处于轻度失语状态的丽子,一动不动,睁大眼睛看着他。看着他呼吸逐渐加深,然后身体逐渐靠近。

再这样的话。

再这样的话……

日向在最后移开了目光。

“抱歉。”他这样说着,身体顿了一下,稍微向后移动了一点。

“直接这样做大概会伤害你的感受。对不起啊,教练。”

明明决定了今天一定要改口叫她丽子。

日向低下头,逃避着少女的目光。

“我觉得我应该要讲出来。高三的时间其实很短暂,分离的时间近在眼前了吧,如果不讲出来的话,我一定会后悔。今天本来也一直为了这件事情在做准备,可是无论演练过多少次,说出口之前还是会不断地犹豫。”

“因为我很害怕。害怕如果讲出来被拒绝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真是的,感觉非常贪心啊。明明没有打算做朋友,却借口说万一被拒绝的话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一直以来,我都——”

按住丽子肩膀的那只手被丽子的手掌轻轻盖住。

在他说出那句话的同时。

“非常喜欢你。”

 

 

——那个,今天不小心把脚扭到了,不过不用担心我,日向君会送我回去。给妈妈说一声不用留我的饭,在外面吃过了。啊,栞祭,栞祭感觉很有趣!

发件人:相田丽子        收件人:相田景虎        已阅读

——居然敢让我的宝贝丽子糖受伤?!我要扒了那个刺猬头小子的皮!

发件人:相田景虎        收件人:相田丽子        已阅读


 
评论
热度(21)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