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该取个什么标题才好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不喜欢在公共场合暴露出暗色调的情绪,始终觉得这是戳破羞耻心的事情。虽然不清楚如何形成这种想法,但已经成为这种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个人去电影院哭会很麻烦的,你身边的人当然在看电影,但偶尔画面明亮起来映到你脸上的泪痕,或者擦拭脸庞的动作引起了邻座的注意,偶发性不含恶意的目光都会让我不好意思。

这本身不算严重的困扰,只不过会让人顾忌于去影院欣赏过于深入的那类影片——深入到自己都没有察觉,却已经遽然拒绝被陌生人感知到的那部分情绪。我历来喜欢看爆米花大片,说白了只是去大屏幕下愉悦地消费一场已然不算奢侈的小型意淫,但让我在看电影的时候付出一些不必要的自我沉浸,我会更希望那只发生在唯有我一人的场合。

所以电影院是个很矛盾的存在,为了更有效率地让众人共同享受到更优越的影音享受,大家要放弃一部分自我空间,与此生此世大概只相逢一次的陌生人坐在相邻的位置,互相装作没有注意到对方的脸——当然好看的电影的确会让人忘记身边的存在。

更优越的影音享受让观者更容易沉浸在电影勾勒出的世界里,而电影院又是那么容易地让人从那个世界拉回到现实。

君名将电影院才有的这种矛盾且反复的折磨大大加强。

我有一点微小的叛逆心,但凡口碑颇好销量亦佳偏偏又不老老实实深挖商业价值总是被受众从中得出点特别滋味的作品,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书也好,我都不太想成为它的俘虏。这固然有点不讲道理但是请容我自我申辩一二,真正上佳的作品即使面对先天的苛刻标准也会让有心挑刺的受众心服口服比如说我当年可讨厌史湘云可是看完全书还是不得不说她真的好可爱哦。

我抱着十二万分的不屑冷眼旁观我的某一个群和某一个群群友像傻乎乎的羊一样一个接一个跳进新海诚的悬崖,抱着十二万分的自信笃定就算我跟贵群再无任何共同语言我米琪雅也是不要去看君名的。这点别扭最大的根源是新海诚其人。

我没有看过他以前声名鹊起时期的那几部动画电影,总觉得听名字就矫情又讨厌,我喜欢清爽干脆的故事,要悲剧就毁得干净给你看,不喜欢那种雨水一样绵延病榻最后不得不被现实的灰尘磨得两相分离的嗟叹,生活在单身都市已经很艰难了,干嘛非要给自己找不痛快?何况动辄被夸奖得超越现实的画面对我来说诱惑力不大。

我也想不太起来最后到底为什么去看了君名。

我家狐狸很早之前就告知了我全部的剧情梗概,这个故事最核心的诡计早在我开始观看之前我已经一清二楚,我甚至怀疑在点破了内核之后这个故事还有何动人之处,却不得不臣服这个世界上果然有根本不需要讲故事就能打动人心的作品。

泷像表演一样在惨白的月亮下面对空气大声质问不存在的那个名字,那逐渐加强逐渐惶急的语气,的的确确击中了我。

我不确定这个故事如果将节奏再做一些调整是不是更好,但我知道最后泷和三叶终于重逢的瞬间,我心里也溢满了无法盛容的巨大欢喜。我被这部作品的感情一网捕获,于是不管中间到底存不存在逻辑,我只觉得选择去跟随自己的情感是不会错的。

说到底,我没有被打动的作品才需要罗列理由说明它的好处,我既然被打动了,那它当然就是好的。

我事后努力回想,也许是新海诚本人并不擅长通过日常的相处细节展现出两个人情感的逐渐升温,索性抛弃自己的短板,公然用MV强硬地给观众植入理直气壮的定论:他们就是对彼此有感情了,你们服不服?又因为这一部分的节奏极快,就算隐约觉得似乎不是这个发展,却又会被跟前辈约会的时候那一点骤然展现的舒缓带跑,学姐那段似是而非的话也许显得十分突然且没有道理,但是就像催眠术士常用的把戏,当你听到这段话的时候,你心里会埋下相信的种子。

如果观众比剧中人先一步相信他们之间的纽带,那么有感情是什么很稀奇的事情么?那么成为对方最重要的人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新海诚在这部作品中展现了相当强横的推进力,他不需要自我设置一个完美的情感链条来梳理二人的关系,他选择让观众自己填补空隙,而被音乐和画面所牵引的白羊们,就会乖乖地跟随他的指示。这本来是西尾维新最喜欢在文字枝节里玩弄的戏法,但是因为君名是一个如此简单,简单到一旦说穿就几乎没有情节的故事,这样的强横反而显得光风霁月磊落王道。

这不是一个恋爱故事。固然两个人都将对方认为是此生最重要的最无法忘记也最无法替代的那个人,可是他们在漫长的互换身体的时光中,没有相遇。

他们在那个逢魔时刻的黄昏所祈求得到的不仅仅是挽回三年的时光,也不仅仅是拯救那个寄托了回忆的小镇,最根本的根本,是想得到一次真正的相遇。

两个人互换身体的时光里,彼此都十分默契地不肯触碰那条界限,拿到了对方的手机号却绝对不会轻易使用,互相肆无忌惮地把各自的人生弄得乱七八糟,做出在脸上和身上写字的傻瓜行径,也许心里还自认为自己比那个小子(丫头)更了解ta的朋友和ta的生活,这种日子未免给人感觉太幸福了吧,幸福到不给人留空间去细想,你如此熟悉这个人的一切,你却从来,从来,从来没有与TA相见。

用自己的眼睛,用自己的双手,自己的嘴巴,去看到对方,去握住对方,去向对方询问。

这是抚摸并不属于自己的胸部一万次也无法代替的邂逅,是也许一生只有一次错过就永远错过的机遇。

我不清楚新海诚为什么在三叶前往东京又回来的这一段剧情里高高拿起轻轻放下,但我知道女生对这一段剧情必然心有戚戚,抱着此生必然有一人会记住自己认出自己的期待,离开从未离开过的小镇,前往虽然无数次相处其间却又未曾真正属于过自己的东京,三叶那种性格的妹子,无疑是鼓足了全部的勇气。她甚至毫不给自己退路,不给自己理由地对妹妹直言:去东京是为了约会,不正是因为这份赌上一切的天真希望吗?

可是彼此之间失落了三年,对方也只是在心中疑惑,好奇怪的女生啊。

假设新海诚抓住这个双方都一无所知的时间差大做文章,想必本作又是一部秒5,然而当时间的流转成全的是一次救赎,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和急迫感就将原本那点颇接近现实感的倦怠疲惫冲垮,变成即使没有人会相信也一定要尝试一次的拼死挣扎。

就是这样的心情下,就是这样的设定下,两个人相隔了三年的时空却擦肩而过的瞬间若有察觉,即使所有观众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也会因此理所当然地动容吧。

明明从来没有在彼此都知晓一切的情况下相遇过,真的见面了,讲起话来却不显得生疏隔阂,仿佛早就这样对话过很多次,早就这样见面过很多次,自然而然地像是两个人就应该这样简单地开始一样。

跨过那里就是彼世,想从彼世归来,就要付出相当于自己半身的代价。

君名说三叶的口嚼酒是她的代价,但是观众想必心知肚明,泷和三叶本来就是彼此的半身,想要破坏命中注定的那颗彗星坠落的结果,那么就只能付出你最视为珍宝,心中自觉最为重要,绝对不想忘记,无论如何不能忘记的那段记忆,那个人。

总见到有言论说,两个人互相等待了八年,但是,那并不能称为等待,等待是起码知晓所想等待的是何种存在的一种状态,泷和三叶却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在怅惘中想要寻求什么。

我在想这是不是新海诚自我思考的另一个尝试,他也许在秒5中认为固然曾经情深爱重,却能因为种种琐碎推远彼此的距离,那么在君名中,是不是那种来不及被确认的心情,不曾被现实考验过,而是直接抹平了那些记忆深处的痕迹,那份情感却能在身体上真正地活下来呢?

发生过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再被抹去,即使想不起来也好,只要见到那个人,就知道ta是自己想要见到的那个人了。

我当然认同新海诚设置了过于特殊过于接近奇迹的若干条件,以至于观众对二人重逢的期待度高到了不可思议的强度,想必最后真的一期一会再不相遇,给新海诚寄刀片的观众数量不会很少,我也当然认为真实的恋情绝不是这样轻巧地被命运所指派,仿佛只要去做就能达成心愿的天真浪漫,我更知道新海诚的这部作品其实毛病多多,但是,但是。

最后泪流满面的三叶,是多么幸福啊。

我已经说过我不喜欢在公共场合暴露个人的一些私人的情感了,其实写这种东西对我来说也是很不好意思的……我不希望太明显地展露我从中感受到的一些情绪,但是又不希望真的只埋藏在自己心里,顾左右而言他地乱七八糟谈了些影院随想,想必大家也知道我真的很喜欢君名了吧!但是我是不会吹它的!死心吧!!!这部作品还差得远呢!!不要以为已经是大师了!!

以上!!


 
评论(13)
热度(19)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