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我对此毫无信心,可我想看看我能不能跨过那片海,我不想再听到它随血液流动而涌起的潮汐。”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

久保与二弦琴:“寓言”与“故事”

写之前略做了一点功课,惊闻鬼妈妈和僵尸新娘的制作公司也是laika,心情顿时更微妙了起来。不得不说我对鬼妈妈的动画电影制作中删掉了猫的角色加入了一个小男孩这件事诟病了超久,而僵尸新娘的剧本问题在魔弦里依然存在,于是对这一部观感不好的理由顿时感觉找到了源头……

好啦下面是正题。会有海量剧透。

久保与二弦琴其实给我的观看感受不好,也许是之前报了太高期待,看的过程中是用相对挑剔的态度去感受的。音乐的确是亮点,但除了音乐之外的其余部分……太弱了。

关于画面,我之前刚好在微博提到过,如果想要让观众自然地接受一个世界,文字作品要避免过于详尽的解释,视觉性的作品则可以通过画面中的细节来丰盈世界的设定,但是魔弦在这方面做的并不好,我不清楚是不是因为定格动画的缘故,有相当一些画面给人的感受是只着眼于人物的动态,而无法兼顾周遭环境氛围的跟进。

而且或者是我已然习惯迪斯尼和梦工厂设置的那类东方脸,魔弦在人物外形设计上我显然不满意,当然我可以用“风格”一说说服自己,只是嘛……

关于剧情,由于我现在知道鬼妈妈和僵尸新娘的制作公司也是Laika,我能不能嚎叫一声这么多年过去贵司怎么还是这个毛病,明明是不同的导演,给人感觉短板竟然是一处。当你尝试制作一个充满隐喻的接近寓言的故事,那我会认为作品中的细节不适合像认真讲故事的那类动画一样,使角色太,怎么说呢,太接地气。这会降解作品中特有的那股氛围,我明白寓言式的故事不可能,也没必要给读者一个圆满合理的世界观交代,可是当你在作品中加入了足量的细节让观众错认为这剧情是可以交代的,那么当期望无法满足,对这作品有失望也是正常的情绪。

魔弦的初始登场相当惊艳,疑似neta神奈川海浪的风暴之夜,身穿和服的女性高举起手中的拨子用力挥下,其力量足以分海斩浪。随后是反复重现贯穿全剧的那段不要轻易眨眼的台词,以及直接宣示男主的眼睛被外公夺取。甚至一直到男主在小镇给众人弹奏着二弦琴,操纵着纸折叠出复杂的故事,然后被翩然而至追杀他的小姨赶上,母亲在最后一刻牺牲了自我保护他,期待他继承父亲的传承,去夺回对抗的力量。

一直到这里都是很经典很王道的表述和画面,节奏的把握也很好,但是从逃亡和成长开始的这一刻起,这个故事陷入了无法自圆的诡异歧路。正如我所说,当观众认可这是一个寓言的时候,这作品中有的漏洞是不会被拿来作为漏洞的,因为寓言本来就应该这样没有初始没有结束,源于虚无终于虚无。可是当男主要寻找真相,寻找力量,寻找成长的时候,故事里给他和甲虫以及猴子的相处增加了超量的不可思议甚至让人深感矛盾的细节,这作品就从寓言调整成了故事,而且是不够合格的,过分宽容自我漏洞的故事。我从一开头就怀疑过人物设置的走向,我万万没想到最后居然真的是我初始预想的那样,我对此感到错愕,也感到难以接受。父亲与母亲角色的失落,要通过与原本的父亲母亲迥异的两个变了形的“类人”来填补,这种填补是观众向从中看到的主角的救赎么,恐怕不见得吧。

因为发烧了所以不想写太多,总而言之,我对这部动画是不够满意的,但是仔细想想我对僵尸新娘和鬼妈妈都是很不满意的,那如今这样的评价也应该能算是理所当然……

音乐确实极好,有那么几个镜头也极为惊艳,小姨造型虽然太刻板了,但是还是足够惹眼,外公就更不用说了,梦中拨弦而坐,与君款款相谈,这等风度我实在很不想接受结尾那条怪鱼……你们搞什么啦!

我相信主创都努力对日本文化做了研究,但从我的看法来说,即使作品中那些荒诞的恐怖感意外与东方元素相通共源,但要说这部作品得了东亚文化的内核,恐怕多少有抬高的意思,远没有得到神髓啊,远远没有。

评论
热度(7)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