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魔弦,补充谈一些东西

我说制作方隐约摸到了一些边缘但是不得神髓,主要是因为,我觉得里面有一些设定是有认真考虑的,但是表现出来如同笑话。

比如说小绿提到男主的自我成长道路中努力得到了三件珍宝,但是最后对决外公时这三件装备毫无用处。我觉得这个其实并不是漏洞,不如说这是作品的核心理念,也就是对踏上征途的迷茫少年而言,最强的利器并非自认为从旅途中得到的一切,而是从一开始就陪伴在自己身边,自己却浑然不知,直到失去后从用回忆重新补齐的,家人之爱。

二弦琴也并不是单纯指那把琴,毫无疑问指的是爸爸妈妈。父亲的弦、母亲的弦和久保自己的弦合起来,才是构成最终可以战胜外公的最强武器。

虫子与猴子这两个角色我一开始就觉得应该是分别承担了久保父亲和母亲的角色,但是我万万没想到那哪里是承担了这个角色,根本就是那两个角色——虫子某种意义上会让人联想到卡夫卡的变形记,半藏的形象一开始就是高度神化的结果,被半疯癫的母亲用过于崇敬的口吻娓娓道来,即使失败也来得极为惨烈果决,可真相与此背道而驰,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错愕感和本作想要深挖的情感相悖,我是很好奇男主如何面对自己父亲的那种伟岸形象的破裂,因为虫子与父亲实质上相差甚远。当然,猴子担当了母亲这个角色同样也和母亲大相径庭,无论是性格、外形还是,气质。这也由此引发了两种理解。

一个是认为虫子和猴子并不是父亲和母亲的化身,父亲和母亲早在故事开始就已经死去,形象在逐步淡化,而虫子和猴子分别是二者残存的执念,以并不完全符合男主想象的存在陪伴在男主身边,分解他无法与父母共同生活的遗憾,但终究与久保的父母并非相同个体。另一个理解则是,虫子与猴子才是父母的真实本性,流传在故事中的父亲和母亲也许完美无缺,也许毫无弱点,但绝不真实,绝不温暖,与父母在船上毫无形象的吃鱼,互相看不起彼此的小弱点,偶尔打趣调侃,这才是久保真正想要得到的一些东西。

两种看法都可以解释一些视角,但对我而言,两种看法都无法改善这部片子的遗憾观感,无论是传说中的父亲和母亲,还是作品中尝试树立起的红尘中的虫子与猴子,都既不立体,也不生动,这样的角色刻画,是很难让人真正感动的。

我对整个片子里几个镜头印象特别深,残念的是这几个镜头的惊艳撑不起来全片:外公第一次与久保梦中相遇,老人家仙风道骨,我当然知道这是个坏蛋,也当然理解最终对决时毫不掩饰的狰狞面孔,但是能不能别这样啊!他初见面那个镜头多美!另一处则是与小姨初次见面,鬼气森森,笑音细细,小姨那个造型也真是,传统古老但是有效的刺激啊【兴奋。另外几次抬起拨子用力挥弦都做的特别好,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这个镜头都做的不好的话,这片子就完蛋透了吧!

这是一个残酷的故事,一个少年,被迫在还不能理解这个世界的时候就要直面世界,他可以发出天真的诘问:为什么外公和小姨要这样对我呢?我们难道不是一家人么?但是他得不到答案,母亲和父亲也没有给他机会得到答案,他从生下来就已经选定了敌人,或者说被敌人选定。即使最终他得到了三件神兵利器,得到了初始的三根弦音,失去的就永远不会再回来,思念和记忆的力量的确强大,但是那无法真正代替相聚的幸福光阴。这样的故事是有机会做的极有穿透力的,特别是它的音乐和美工毫无疑问极其牛逼,但是在这种强力外观加持下还是把故事讲得凌乱,Laika,你可长点心吧【不耐

 
评论(1)
热度(12)
超级杂食,随时有可能刷or创作任何突有所感的作品/cp相关。所以不论因为什么原因点进我的主页,都,不太建议关注我。
© 米琪雅Misia | Powered by LOFTER